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原本干净利索的谦福号粮食铺里,仿佛糟了贼抢,撒了一地的粗粮,一个瑟瑟发抖的小伙计,正拿着短柄扫帚闷头不语往簸箩里扫粮食,过了外堂,内厅也是一片狼藉,桌椅板凳翻倒在地,墙上挂的、桌上摆的,不是碎了一地,就是没了踪影,刘掌柜摸索了半天,也找出个完整的茶碗,只好用掉了半个嘴的茶壶,闷了半壶高末儿,唉声叹气找出个豁口的饭碗用抹布擦了擦,搁在桌上。


  杨爷越发奇怪,他是心直口快装不下事儿,问道:“刘掌柜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光天化日天子脚下,是糟了劫还是。。。。。。。”


  刘掌柜痛苦地摇摇头,满眼含泪摇摆了双手:“甭提啦,甭提啦!麻绳穿豆腐,提不起来啊!杨爷,先喝一碗,幸亏这茶叶,没叫他们翻出来,您再不来,许是明天咱爷们就见不着喽!”

  杨爷不会安慰人,端起饭碗,咕嘟嘟喝了半碗,一抹嘴问:“您知道我是个直肠子,有话直说么!要是地面儿的混混光棍儿干的,咱找他们评理去!”


  “这年月,哪还有理呐!”刘掌柜说罢老泪纵横。说了原委。

  前些日子,官面儿上来要各粮食铺预备粮食,给新进京的官军、义和拳吃,其实原本朝廷有粮仓,一处在通州大仓,是仓场侍郎管着,一处在朝阳门外,是专供文武百官吃用的,一处设在皇城东华门外,是专供内廷太监、执事人员吃用,内务府在景山和大内还有几处专供御用的粮仓。不过年深日久,朝廷积弊甚多,除了皇上、太监吃用的粮仓还足,就连专供文武百官饭食的粮仓也被官吏们侵蚀一空,账册上是满的,里头全是沙子,粮食呢?叫管库的偷着卖了分赃,他们都跟油乎乎耗子似得肥透了,也不怕查,真要严厉查下来,这帮人一把火连库房都烧了,报个“天干物燥,失火失察。”,上头也总不能把灰烬一斤斤查看不是?

  平常日子口儿说是升平日久、太平无事、上下相蒙、粉饰裱糊,大家睁一眼闭一眼,也看不出来,可这年月一下从各处涌进来十几万义和拳和十来万官军,各大粮仓立即现了原形!老佛爷听了大怒,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查办,也来不及。人是铁、饭是钢,吃不饱饭,数十万虎狼壮汉云集京畿之内,一翻脸顿时就能要了朝廷的命!朝廷只好往下压,这份儿苦差事,全压在了老百姓身上。

  原先办这种差事,皆是顺天府衙役带着账簿子到各家铺子“商量”,每户发一张盖了官府大印的“信票”,日后,凭票或是去户部衙门或是去顺天府领银子,反正都不足数,损失多少,商家们自认倒霉。

  然这回不一样,顺天府管不了地面上,兵丁衙役也被官军、义和拳吓得逃避一空,朝廷一经颁布旨意,大大小小赶来京都勤王护驾的官军、义和拳哪有什么银子买粮食?无不明火执仗带了人马,纵兵抢劫!一波波四处踅摸,碰上好说话还好,只抢东西,碰上脾气不好的,抢了你的东西,还外带砸了铺子。只有荣中堂管理的武卫中军还好些,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刘掌柜的铺子,前些日子来了十几拨要粮食的,连条子信票也没有,搜得搜、抢得抢,拉走了百十石细粮粗粮,正干上他二少爷照应店面,说了几句不满的话,叫一群义和拳拳打脚踢揍了个半死,把铺子打砸一空,还是刘掌柜现拿了100两银子跪在地下求他们,才被饶了性命。抬回家延医治疗,也不过剩了几口气在,人算是废了。


  刘掌柜抹了把泪,哽咽道:“谁知道这是怎么的了?流年不利呐!破财砸店外带伤人!杨爷,也就是您,不是外人,不介,我可不敢乱说,这世道。。。。。。”


  “反了他们啦!您没去报官呐?咱们北京城是有王法的地儿!这帮子乱民,难道朝廷就没人管管?!”杨爷觉得憋闷,敞开怀,咕嘟嘟又喝了一碗。

  “嘘!”刘掌柜慌得跳起来往外探头瞧瞧,惊慌失措:“我的爷!您可千万别乱嚷嚷!这要叫他们听见了,给您按一个汉奸走狗的罪名,当场按住就杀头!管?谁敢管?!您没瞧见前门大街那头乌烟瘴气成了什么样子?神魔乱舞!老大的‘奉旨’牌子、徐中堂的大字挂在那儿,人家是奉旨进京保国的!谁敢说话!听说”刘掌柜压低了声音:“连庆王、荣中堂都一筹莫展,宫里的太监们都开始练神拳呢!现而今也不知朝廷是怎么了,怎么信了这些个玩意儿。”

  刘掌柜接过饭碗,自己也喝了半碗,凄笑道:“您瞅瞅,连茶碗也没给咱爷们留一个,全碎(cei)了,我呐,不瞒您,自家还留了一点儿白面,您不嫌弃,就拿着,老少爷们都知道您是孝子,这时候,还想着老娘,这就不易!您也甭给钱,给钱我也不要,就算我给老太太一份儿礼啵。”不等杨爷推辞,刘掌柜颤巍巍起身,从内堂角落拉出个柜子,小心翼翼用个小布口袋,抓挠了一会儿,想想又拿了个口袋,踅摸了一个红漆茶盘子,舀了几下子棒子面,提溜过来,塞给杨爷:“您拿着,赶上好时候,这点儿东西,拿出来不够寒掺的!打我的脸!给老太太问好吧。”

  “不介!我怎么能白要您的粮食呢!”杨爷红头胀脸起来,摸腰包,嘿!腰里带的碎银子和铜钱,一个不见!杨爷尴尬半天才想起来,必然是方才在前门大街看热闹,叫小贼给偷了去!他娘的,这都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