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爷细细打量他几眼,大概四十七八岁年纪,身材高大,大方脸儿,直鼻胖腮,眉目粗重,阔口短须,白润润脸上,一丝皱纹不见,虽是灰细布大褂、白袜布鞋,生的却是一副天然富贵像,举手投足也带着庄重雅致气度,双手肥嫩如同出水的莲藕,不仅留着长指甲,左手还戴着枚盈盈碧绿的翡翠戒指!只是眉头紧锁,一脸懊丧之气,咕嘟嘟喝着白干儿如同灌水。

  杨爷纳闷了:此人绝不是下苦力或小家百姓,说富贵?看穿戴不像,可说贫贱,又不像。到底是干啥的呢?

  那位爷警觉有人瞧他,抬头望了望杨爷,两只昏暗眸子,眼下发虚,一看不是酒色过度就是心神过度的。

  “咕噜噜。。。。。。。”旁边传来一股子烟味,把杨爷的烟瘾熏上来了。方才把烟袋锅子给了刘掌柜的去城外逃命,紧急中也忘了烟瘾,这会子一闻烟味,便浑身不自在,嘴里老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有点坐立不安,想问问冯掌柜的,铺子里呜呜呀呀生意忙,又不好意思。

  烟瘾么,不想还好,一想起来,杨爷吧吧嘴,越发想来一口,见同桌这位腰里露出半截火镰荷包,琢磨着必然是位抽烟的爷们,便忍不住轻声问询:“这位爷,请问一声,您带着烟袋锅没有?”

  京城老少爷们在一块,有个敬烟杆儿的规矩,见面掏出烟袋锅,递给对方,打火抽烟,你尝尝我的,我尝尝你的,也是一种礼节,跟互敬鼻烟壶一样,不过呢,是抽旱烟哥们弟兄的礼节。

  那位爷抬起醉醺醺眼看了杨爷两眼,说:“您问我呢?”

  “是,这不烟瘾上来了,想抽一袋子,还没带烟袋锅儿,您要是方便。。。。。。。”

  “方便!”那位爷突然咧嘴笑了,大咧咧一挥手:“小子,把烟袋装、装满了,给这位爷点一锅儿!”

  挨着坐的年轻小伙儿紧紧盯住杨爷,警觉着不动,醉醺醺的爷立马儿拍了他脑袋:“麻溜儿的!怎么不听话?”

  咦?敢情这是主仆呐!

  小伙儿翻了翻白眼儿,不情不愿从怀里小心摸出个蓝绸长条小包袱,打开取出个一尺多长的烟袋锅,另一个小伙儿掏出个缂丝金彩花绣的烟袋荷包,俩人装烟。

  这可把杨爷看傻了。怎么抽个烟,还这么讲究?再说这位爷来大酒缸,还带俩仆人?到底是干嘛的?


  
  


  图为1900年前后中国博物馆,图片转载自网络,向那位朋友致谢!

  1900年4月21日,法国巴黎举办了盛况空前的万国博览会,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筹备了数年,参与了此次万国博览会,为了招揽观众,法国政府还特地雇用了一批华工,精心设计并建造了一座结构巧妙新颖的“中国博物馆”和一个八角亭。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在博览会上看到“中国博物馆”和八角亭,赞叹不已,尤为喜爱,就花重金把两座建筑买了下来,叫人小心拆迁到布鲁塞尔,重建在拉肯王宫的御花园内,成为比利时王室的专有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博物馆”连同八角亭从御花园中独立出来,变成向公众开放的旅游点。

  万国博览会,就是后世的世界博览会,简称“世博会”。1900年,清政府也派外交人员向法国问询参加事宜,还在国内略微筹备了一点儿,可惜因庚子之变和八国联军侵华,没有来得及参加。

  另外,当时各国皇室、首脑和民众都在关注巴黎的盛会,庚子之变对于洋人来说,其实算一件“意外突发事件”,没有预料到后来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各国报纸大概在5月初才开始小规模报道,详细情况我会在公众号里写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