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来,您、您尝尝我这个!”那位爷亲自接过烟袋,塞进杨爷手里,嚯!这烟袋,真他妈漂亮。

  一尺长的烟袋锅,紫檀杆儿,上头浅雕了云龙献寿,前头是镂花镶金边儿紫铜的锅子,后头一寸长绿如春水的一支玻璃翠烟嘴儿水汪汪润泽光彩!活了30多年的杨爷,第一次见这稀罕物件,再没见识也知道这玩意儿可不便宜!

  “这?”杨爷赶紧双手接过来,他倒不是矫情,是觉得非亲非故,冒然用了人家这么贵重的烟袋锅,显得太冒失。

  那位爷带了酒,也不管不顾,非要他尝,杨爷刚含了烟嘴,那位从腰里缂丝火镰荷包里掏摸出个豆腐干大小的白银珐琅物什,看杨爷皱眉疑惑,便笑着摇摇头,轻轻一按机关“啪。”白银珐琅物什头上突然冒出一股蓝盈盈火苗子!

  “这是、这是啥呀?火镰?还是取灯儿?”杨爷端着烟袋呆住了。

  “你就别啰嗦啦!”那位把烟袋塞进惊讶的杨爷嘴里,用火点燃了烟叶,摁灭了物什揣回荷包,嘻嘻笑道:“怎么样,烟味还正?”

  杨爷猛吸一口,一股香醇厚重的烟气直入喉咙,细品品还带点果香。这是什么烟?小兰花?不是。大金花?也不是。小金花更不对。也不是更下等的干叶子。杨爷打15岁开始抽旱烟,零零碎碎也尝过不少好烟,真没尝过这么好闻的。

  吞云吐雾半晌,过了瘾头,杨爷小心在鞋底磕打磕打烟灰,双手奉还烟袋,对着笑眯眯看着他的那位爷拱手道:“真地道!您这烟袋好,烟叶子也不赖。谢您了!幸亏遇见您,不介,今儿这烟瘾还过不去啦。您不嫌弃,我敬您一碗。请!”说着举杯冲那位爷一敬,仰脖喝了。


  “好!痛快!!”那位爷皱眉苦笑:“这才是老爷们,能吃能喝能抽!嘚来!甭客气,方才心里头不痛快,冲撞了您几句,您甭介意!”也干了杯中酒。

  “小子,给我也来一锅儿!”一边仆人接过去,赶忙用绸布使劲儿擦了擦嘴子,还直瞪杨爷。

  杨爷不在乎,推杯换盏,跟那位爷越唠越热乎。那人瞧着气度不凡,说话聊天却很随和,跟方才判若两人,还带着戏谑,杨爷是个直肠子,一来二去,特别投机。

  “这位爷,按您说,洋人们都在鼓捣。。。。。。鼓捣什么万、万国会?是咱们自己闹腾地人家不得不来?”

  杨爷眨眨眼问。

  “是啊。”那位爷也不怕旁人听见,大嗓门开了:“这事儿没错,人家新闻纸上都报道啦,法国巴黎,各国皇上、国王去的也不少,不是咱们自己闹,谁有闲工夫上咱儿这来?这不,还邀请咱们大清国也派人去,不瞒您,兄弟,哥哥我就操持多少日子,谁知道辛苦半天,哎。。。。。。”说罢唉声叹气不已。


  “可我在前门大街瞧啦,人家那神拳神功也不是假的呀?连齐天大圣都能请下九天,不赖!就是有点豪横,朝廷也该管管才是。”

  “谁说不是呢?可怎么管?谁敢管呐?你是不知道,他们那些装神弄鬼的把戏,早泄底啦。”那位爷略微低声说:“什么神功、请神仙?全他妈是假的!他们有点儿硬功是真,可火枪里头,只有炮药,没有子儿,冒烟伤不了人。您要上去,也能演一段!就说去年刚闹起来,袁大人在山东济南府,不信这个邪,专门宴请义和拳首领,说啦,你们不是有神功刀枪不入么?咱试试?一翻脸叫戈什哈卫士把几个头领抓起来,在巡抚大院外头,用英国13响快枪,砰砰乓乓一阵乱枪,全宰了。神功神仙也不见啦!义和拳在山东站不住脚,这才跑到直隶、天津来!又让端王、刚大人、徐老道他们看中了。。。。。。告诉你,这里头含着不少事儿呢!出去也别乱说呀。”

  两边小仆人看主人喝多了胡咧咧,小脸煞白,趁着人多直摆手,这位爷醉了七八分,那管得住嘴?杨爷似懂非懂琢磨了一会儿,彻底懵了:闹了半天,看起来慷概激昂、热血沸腾的义和拳奉旨入京,还有这么些弯弯绕呢!


  他不明白,也不愿明白,只要伺候好老娘,有吃有喝,也就不错。杨爷又跟那位爷干了两杯,再不客气,抽了一袋子烟,那位爷酒气上涌,抽抽鼻子,眼里愁苦忧郁五色俱全,悲切切交加,坐着掐腰运气,张嘴来了一句:“哎呀,我有心替皇爷把贼扫哦。。。。。。手中缺少杀人的刀!”

  这句似悲似仇带着勇猛刚健的词儿打了个旋儿,被那位爷浑厚苍茫气韵悠长的唱腔托地满屋飞舞,直直击中人心,活脱脱一个醉了的祢衡,比谭老板腔调不差。


  “好!”杨爷双手鼓掌,四周有些懂戏的老少爷们,一听京戏,也把方才的争执扔到九霄云外去喽,轰然叫起了好。那位爷也是性情中人,受不得捧,大家伙儿一捧,他就来了劲儿,摇头晃脑唱了几句群英会,大家鼓起耳朵停了聊天,瞪眼倾听,有几位老戏迷,还随着腔调拍打锣鼓点儿,忙得一头热汗的冯掌柜,也笑了。


  “吆嗬!诸位老少爷们,都在这儿高乐呢!”门帘一挑,外头走进一群头扎红巾,膀大腰圆提着刀剑的义和拳,为首的满口沙哑嗓京腔儿,扬脸背手晃着膀子、迈方步,拿腔作调,他这一进来,仿佛百灵堆里钻进个夜猫子!众人正听得入神,不由转脸瞅他,瞧瞧谁这么豪横不懂规矩。


  一见这位40郎当岁,肥头大耳满脸痞气,上身义和拳短衣,腰扎精铜虎头大带,下头蓝绸裤子牛皮短靴,气势汹汹目中无人,后头还跟着十几个大汉,老少爷们顿时低了头,有认识他的,赶紧陪笑,其余窃窃私语,不敢说话。

  “这是谁?”

  “啧,你怎么连他都不认识!这就是西霸天手下的一个混混儿头!黄二歪,有功夫,如今听说也参加了义和拳,专一带着团里的人四处打砸抢,搂了多少钱财啦!还成了里头的师兄呢!”

  “哦。听过,听过,他不是去年被下了顺天府大牢么?”

  “嗐,这年月,哪有准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