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好茶饭得一口口吃,才能慢慢品味不是??




  这天,黑四爷正在大街上查他的盘子——就是店铺。突然,从斜过儿窜过来一人,撞了他一下。
  黑四爷那是练家子,左手一个探爪,就抓了那人,仔细一看,脸熟。


  那小子看见黑四爷,仿佛老鼠见了猫,赶紧跪下请求饶命。


  “你小子不是海大人家的门房嘛?!!怎么成这样了?“黑四爷撇撇嘴满脸不屑。


  |”您老不知道,我们老爷在天津住下了,这不,家里也让吴大帅抄了,没饭辙了,请四爷赏饭吃!“
  ”你??你会干嘛,四爷赏的饭,怕你吃不了!呵呵呵,家是哪里的?看在咱们多年的认识的份儿上,赏你几块钱,回老家种地吧。“


  黑四爷还算仗义,摸出几块大洋正要扔给他,一眼看见门房小子怀里鼓鼓囊囊的,就大喝一声:好小子!敢偷东西!怀里带的什么?!!


  门房爬起来就想跑,没等起身,早让四爷身边的保镖们几拳打懵了,搜索一番呈递给黑四爷。


  一个蓝花包袱,四爷打开一瞧——真他妈无巧不成书!!原来,正是自己送给海大人这个老棒子法螺!
  ”你小子,活该挨揍,又胆小又不老实,滚!!“扔下几块大洋,黑四爷扬长而去。




  回了家,黑四爷想到太太整天吃斋念佛的,这东西正好,借花献佛送给了王夫人,王夫人见了,直念佛不已,赶紧回佛堂诵经去了。
  黑四爷看了太太虔诚的样子,不禁大笑着摇头,叫了一桌酒菜,自斟自饮,琢磨着最近要跟吴大帅拉拉关系,找谁能说上话。
  可惜了那2000两金子,不然吴大帅早胜利几天,这金子就不花在海大人身上了,不过听说吴大帅是个儒将,不喜欢金银财宝,那得在”文化“上下下功夫。


  那当儿,北京天黑的早,夜色降临,正当红木大条案上的雕花自鸣钟当当当当的打了8下,黑四爷叫来3姨太来唱小曲的时候。


  “啊!!!!!!!!“一声凄厉而恐怖的叫声,传遍了黑四爷这座三进大院子,带着漫天夜色里不知名的诡异,久久不能平息。。。。。。。。。

  六

  且说黑四爷正听着小曲喝着小酒,悠然自乐,忽然,一生凄厉而恐怖的叫喊声唬的他手中酒杯啪啦声掉在硬木桌上,摔了个粉粉碎!!


  “来人!!去看看怎么回事?!!”说着,黑四爷顺手拿起桌边4尺多长的银箍手杖,撇了小妾就冲出了屋门。


  好家伙,这声喊叫,把整个黑四爷这座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全惊醒了,仆人们手执棍棒刀剑跟随黑四爷就往后院奔,丫鬟老婆子们都吓得瑟瑟发抖,挤在一起不敢出声。


  四爷心中恼火,自己白花了2000两黄金不说,刚消停点,自己这座宅子自从建成,那是近20年从来没人敢在这里闹事,太岁头上动土,姥姥!!长了几个脑袋!!


  叫喊声是后院王夫人的正房西梢间的小佛堂传出来的。


  北京的老宅子,是数百年万变不离其宗的四合院,大四合院套小四合院,大宅门后院都有个小花园。
  前客厅、后正房,都是三明两暗的五间房子,就连宫廷王府也不外乎如此。


  后院正房门口,有俩小丫头瘫在地下,口吐白沫花容变色。黑四爷一看,里屋亮着忽明忽暗的电灯和五彩玻璃灯,心中也是纳闷,眼珠一转吩咐道——管家,到我书房抽斗里,把那支干爹尔大人送我的勃朗宁撸子拿来!!


  管家一溜烟跑了,黑四爷吩咐众多家丁,把正房团团围住,燃起来灯笼火把,亮如白昼。


  他倒是不怕什么人来行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年轻时他也干过蹿房越脊杀人越货的活儿,在外头打打杀杀惯了,他就怕有人来个灯下黑!!想到这儿,多年豪横的黑四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手举着手杖,右手一按绷簧,唰的变戏法儿一样,从手杖里抽出一把亮闪闪雪愣愣的宝剑!


  这就是老年间,练家子和大户人家主人常用的手杖剑,外表手杖斯斯文文,内里却是用上好的钢口打造的宝剑。


  枪拿来了,四爷右手执剑,左手端着手枪,一点头,管家掀开门帘字,四爷就进来了。


  正房里还是静悄悄的,一股浓重的檀香味道弥漫四周。


  正屋没人,"夫人??夫人!!!??”四爷往西梢间的佛堂闪目观瞧,


  “夫人!!!你。。。。“ 再看平时吃斋念佛的王夫人,面目狰狞、口鼻歪斜、肤如淡金,早已气息全无的倒在蒲团上昏死过去!


  而佛堂里,静谧依然,只有供奉的那尊阿弥陀佛和两边的胁持菩萨,金身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桌上摆着五彩瓷的五供和木鱼、净瓶、香茶供果是崭新的,只有今天自己带回家的白法螺,在紫檀盒子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那白,惨的跟人骨一样。




  四爷招呼人进屋,亲自扶起王夫人,再看王夫人,气息微微,就剩下进气,快没了出气,而管家带人仔细看了屋子里面,一切如常。。。


  四个姨太太装乔作势拿捏着就要开哭,姐姐长姐姐短跟唱喜歌儿一样。
  “都他们闭嘴!!滚出去!!管家,赶紧去请大夫!!”又气又怒的黑四眉毛高挑,心理却很明白,这肯定是出事了。


  叫过来管家,去厨房、茶房仔细查了查,有没有下毒一事,又让人用银筷子试了试王夫人吃的晚餐剩饭。


  啥事也没有,奇怪。


  看看四位陪着小心退出去的姨太太,他知道,自己在家里,绝没人敢谋害王夫人,而最近其他三个霸天,也没听说要对付自己,而官面上,更不可能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
  就算要谋害,也得谋害自己,吓唬一个女人有啥用?!!


  思索许久,看着床上的王夫人,更是虚弱,全身都抽搐起来,嘴里不停喃喃道——别过来,鬼!!啊!


  四爷有些心疼。


  毕竟块40年夫妻嘛。“把那两个小丫头灌点姜汤,不行就喷凉水!带到书房见我!找3个老成的丫头,2个老妈子,在这间屋里值夜!剩下的人,散了吧。“


  管家一叠声出去吩咐。


  ”慢着!告诉下人们,嘴都给老子闭上!谁要是敢出去胡吣,我揭了他的皮!!别怪我黑四手黑!“


  黑四阴惨惨的一张大脸,下人们知道,这次四爷真的怒了。。。。。。。。











  老话说,人的嘴,大河水。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不到三天,京城里赫赫威名的东霸天黑四爷家闹鬼的事儿,还是像旋风一般,伴着春天的风沙尘土吹遍了四九城。


  那时候没有电视手机,识字的人又很少,京城的老少爷们儿大妈嫂子们,最喜欢的就是从大街小巷传来的那些道听途说的故事把戏。


  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简直比黑四爷当年在西山比武,一掌劈死前任东霸天白大爷还家喻户晓。路人都纷纷传言————这是黑四爷坏事干多了,糟了天谴报应!!




  传来传去就传到黑四爷耳朵里,他想发怒,可不知道找谁发,接连半个月,西南北三霸天都亲自带着重礼登门拜访,问候王夫人起居,客气的简直不像话,刘二奶奶还送了抹着眼泪,从那张老脸上抹掉了半斤护肤官粉,送了一匣子珠玉首饰。
  从他们形形色色半真半假的神色里,黑四爷真的看不出啥,都在京城混着,而江湖礼数是最不能缺少的,即使这些人心怀叵测,肚子里长牙,不过,大面儿上一点没错。


  而京城警察总署、宪兵司令部和大大小小跟他联络不少的衙门,更是派人大包小包的来送礼,送的是礼,看的是人情————太太死了万人哭,老爷死了没人抬嘛!!


  黑四爷住的东城炒面胡同,一天到晚车水马龙人影憧憧,好似厂甸大庙会一样热闹非常,洋车、汽车、马车、自行车、驴车一直排出胡同口2里地远。


  无数的人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各种各样的笑或者哭,川流不息的进进出出。


  不知道真相的老百姓,简直就认为王夫人死了,可都嚷嚷着——人家大门上没挂丧事牌子,也吊纸钱,您们着什么急?!!


  黑四爷看着一窝蜂忙乱的家里,还得硬撑着应酬这些苍蝇似得人,是啊,跟当年撂街当混混不一样喽,自己也是在四九城有名有号的人物,可不能差了礼数儿,让人背后嚼舌头。。
  还有,不能让那些一直想对自己下手的人,看自己笑话!
  爷得挺直了!


  而王夫人,依旧昏迷不醒。


  黑四爷不怕花钱,让人请来了中医西医巫医,像京城鼎鼎大名的四大名医、给老佛爷和光绪爷看过病的御医、德国、日本、法兰西、美国的洋大夫、出马跳大神的巫婆子、神汉和巫师,形形色色赶集一样从各处请来,来了就看,看完都摇头。医生们不行,那些巫婆神汉们,在四爷宅子里,搭起了法台,各种民间巫术一起上阵,喷火、符水、诵经、念咒,一座好好的大宅门,让这些人搞得乌烟瘴气神鬼四出,比天坛耍把戏的还闹腾。




  即使这些四面八方的大仙儿们足足折腾了半个月,几乎把整个东城的牛鬼蛇神都请来治病。


  王夫人还是不见好转,只能用同仁堂的续命汤吊命。


  那位问了,不是有俩丫头吗?她们在现场应该知道点原因!


  黑四爷早就拳头加巴掌加皮鞭子教训过她俩了。


  情况问出一点点儿——————


  那天晚上,刚起灯,也就是7点多钟,王夫人吃完晚饭,溜了一会弯儿,就去小佛堂念经了,俩丫头在门口帘子外面伺候。


  到了快8点钟,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阵忽悠悠的阴风,吹得人寒毛乍起,屋里的灯也闪烁不明,正当俩人有些害怕,要进屋问询,就听屋里”啊!。。。。。“的一声冲破浓重夜色,随之响起一片:吱吱咭粒粒粒粒又像耗子撕咬棺材板子的声音。


  俩人吓得抱头鼠窜,还没迈开步,门帘呼呼呼被风吹开了————猛然间,借着月色,一个惨白兮兮的苗条身影就那么一蹦一跳的飘了出来!!!


  飘出来。。。。。飘出来。。。。。。。
  俩人没看清咋回事,两眼一翻,吓昏过去。。。。








  黑四爷起初听了,以为俩人在编故事,明摆着,佛堂里这么多佛像,都是请雍和宫或大觉寺的大和尚开了光的,哪个妖魔敢在佛前放肆?!


  再者说,王夫人平时惜老怜贫救济穷人,他多少知道,反正自己有钱,花多少他不在乎,自己臭名远扬,可王夫人没干过啥坏事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黑四爷为了制止谣言,把两个丫头关进后院柴房,不准出门。
  而此后,那位飘乎乎的白影仿佛跟黑四爷叫上了劲儿,天天出现在四爷家的茶房、厨房、客厅、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