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王老先生嚼着米粒大小的花生仁,紧锁眉头尖叫道:“阴门阵跟绝户阵差不离啊!该死的洋鬼子!敢弄这么邪乎的阵法对付咱!那位黄爷,您说,咱们家家户户该预备点啥破才能破他的阵!”

  “这位老先生高见,”唬住了大家伙儿,黄爷异常得意,眉飞色舞精神焕发:“正告诸位,这阴门阵,就是洋鬼子最臭不要脸、最恶心人的一种妖法,他们呐,把洋婆子裤裆里的毛和洋小孩儿的头发、指甲盖剪下来,念了妖经,放进大炮、火枪里,开坛做法,咱们的神拳神法碰上这个,就不怎么灵验啦!咱们的大炮鸟枪呢?一碰上这种妖法,不是炸膛就是打不过去,伤不着洋鬼子!”

  “啊!!”屋里顿时炸了营。这还得了?!大清是礼仪之邦,自汉魏以来便独尊儒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早把老少爷们熏陶了数千年,甭说普通女人在宋儒以后看来,不过是生孩子用的,不仅地位低下,她们的身体和用品,在男人们看来,是最肮脏也最不洁净的玩意儿,就连中宫皇后在大内,见了皇帝也得磕头跪拜,名义上是“一体”,其实也自称“奴才”。这也是大清国的常规。然洋鬼子不仅不讲究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还把女人的那玩意儿塞进大炮对付咱,这种心理的冲击,仿佛是个讲究了一辈子道学的老学究,正睡着觉,被一位二八佳人钻进了被窝,那种莫名惊诧、愤怒、恶心还带着一点神秘,在老少爷们心里烧了一把大火。

  杨爷也傻了,他可从没听过有这种腌臜恶心的打法。旁边那位爷却捂着肚子趴在酒缸盖上咯咯猛笑不止。

  “嗨!那位,你笑什么?喝多啦?仔细听着!”黄二歪一指杨爷身边那位爷,继续说:“徐中堂不愧老成谋国,博学多才!他老人家专门跟翰林院的学士老爷们谋划了,又跟我们大师兄商量好啦,咱们,来个以毒攻毒!”


  “啊?”老少爷们全瞪大眼了,莫非。。。。。。

  “别害怕,您瞧您那眼珠子!都听我说!徐老中堂翻阅史书,查到这法子,忒他妈歹毒,不过也不是没办法破!洋鬼子有那脏玩意儿,咱们有老娘们的裹脚布、马桶、裤衩子和月事带子!老少爷们回家去,凡是家里有姑娘、媳妇儿、老娘们的,预备好这些东西,我们挨家挨户上门收。”


  “这、这管用不?”有人听直恶心。

  “当然管用!”喝着酒的王老先生深以为然帮腔说:“四十多年前,朝廷剿灭长毛那当儿,攻下金陵城,用的就是这法子,专门克制洋鬼子妖法!再早,道光年间,洋鬼子打广州,咱们也用过,只要城墙上摆设好马桶,竖起月事带子,把裹脚布缠在咱们的大炮上,洋鬼子一开炮就炸膛!哈哈,这主意妙啊,徐老中堂不愧三朝元老、饱学鸿儒!我这就回家预备去!”

  “老爷子,您稍等。”黄二歪摆摆手:“还有呢!从下月初一起,咱们各家各户的老少爷们,一律在门口竖起两盏红灯,记住,要大红的,咱神拳里头的红灯照姐妹儿,打天津卫特意来京城,设坛做法,请九天神火,烧洋鬼子的使馆、教堂呐!都记住喽!”

  大家一听只要挂俩红灯笼就能做法烧死洋人,又异常热闹起来,七嘴八舌说个不停。黄二歪挥挥手:“好啦,您诸位喝着,我忙活去啦,冯掌柜,记着点啊!我们大师兄说啦,等灭了洋鬼子,再杀一龙二虎三百羊!保管咱们大清国江山永固、万世太平!”

  冯掌柜刚陪笑答应一声。

  “砰!”一声巨响,吓得大家伙儿一颤,杨爷也一惊。他身边这位爷一手掀翻了酒缸盖,也不管酒壶菜碟子乱飞,愤然起身手指黄二歪怒吼:“放你妈的狗臭罗圈屁!你他妈再说一遍!你们要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