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到家,杨爷便把那两小口袋粮食小心藏了,跟老娘说了这一日的奇遇原委,把老太太吓得脸煞白,拉住儿子就不松手喽,叨叨了半天神佛保佑,说:“儿啊,这世道太乱,你可别轻易出去乱跑啦,娘又瞧不见,就你一根儿独苗,万一有个好歹,咱娘俩死也死在一块儿!可甭叫我窝心,见不了你死去的爹。”

  “晓得了,娘,您老把心搁在肚子里,咱都是穷苦老百姓,不招灾不惹祸的,谁还跟咱过不去?您说,老佛爷一顿饭80道菜还嫌少,咱呢?有口嚼裹儿就不错!”


  老太太点点头,疑惑:“你救得那人给你多少银子?咱这种小门小户,可别跟他们打连连,咱高攀不上,赶紧的,找日子还了他。就说我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为这个。还了他,咱心里安生。”

  老太太摸了摸一辈子没摸过的银票,问是多少,杨爷沾湿了手指,先打开第一张,三。。。。。。千!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口,猛烈咳嗽了几声,又打开第二张,五千!



  “咋了?票子是假的??”老太太问。


  “不是!是。。。。。。”杨爷使劲儿揉揉眼,按捺嗵嗵直跳的心,数了一遍,一共是一万三千两!!

  杨爷呆了,一卷票子掉在炕上。


  做梦似的拾起来又数了好几遍,没错,恒泰的票子,有印有戳有水印,紫花精印,最小的一张写的凭票即付银一千两!乖乖,别说一辈子,就是他赶十辈子的大车,也赚不来一千银子呐!

  老话说清酒红人脸,钱财动人心。即便是杨爷这么敦实厚道的爷们,也大张了嘴,嘴干舌短心跳,一颗心揪成乱麻,眼冒金光,战抖不已。

  一出手就是一万多两银子!这位杨大人的手面之大、性子之豪爽,真叫人叹为观止。那年月,京西一亩好地,不过才15两银子,一两黄金不过才值33两!怨不得连宫里缺吃喝,杨大人毫不在乎叫管家在自己后库里拿些呢,看来,这位大人,简直是个财神爷!

  杨爷没敢给老娘说真话,只说数不少,等哪天有工夫,赶紧给人家还回去。擦了把满脸热汗,杨爷心惊胆战地佩服老娘,日后真得离这位杨大人远点,这哪是正儿八经的官儿?不贪不敛的,一个正一品大学士一年俸禄才几个子儿?!这种富贵熏天的大人老爷,可不是自己能结交的。

  当天晚上,杨爷心里揣了个耗子似得睡不着喽,满炕翻烧饼,被银票烧的黏糊糊全是汗,又怕别人惦记上,又怕丢了,起来躺下好几趟,直到半夜出门用冷水擦了擦,才算安静了。


  事不宜迟,转过天来杨爷就要赶车去皇城酒粗局送银子,刚到右安门一瞧,城门关着,永定门、左安门都是如此,整个前三门全是城门紧闭,内外不通,各门原先的步军统领衙门和城门官一个不见,全换了虎神营、义和拳的兵马,荷枪实弹虎视眈眈,嚷嚷着叫大家伙儿去广安门、广渠门入城。

  这就封城了?!城外推车、挑担的老百姓们无不惶恐惊乱,小声嘀咕,一场大难不可避免喽。

  杨爷气的无法,转车去了西直门,这里也禁卫森严,城门口防卫比平时加了十倍不止,两扇包铁大门只开了一扇,也是由虎神营的兵马驻守,一溜儿的百姓排了长队,正等严查。

  好不容易进了城,更是拥挤不堪,不少京城里的住户大车小辆的往外挤,一拉溜儿得好几里地,全是要出城的人,等汗流浃背的杨爷好容易穿过人群,到了广安门外大街,“咣咣咣!”前头人头攒动沸沸扬扬的人群远处,传来鸣锣开道声响,老少爷们纷纷矗立远眺。是刑部出红差!


  这日子口,朝廷全乱了套,连万岁爷的三十万寿,也只是在乾清宫正殿升座,百官零零散散朝贺了一次,连太和殿也没开,銮驾只在皇城内转了一圈,半道上还叫义和拳给抢了。整个朝廷,也仿佛只有杀人还算守规矩。

  大清朝杀人,继承大明王朝,都有老规矩,只是把锦衣卫南北镇抚司废了,厂卫没了以后,凡朝廷大刑戮,都由各省按察司报上来,朝廷以刑部为主审,都察院纠察,大理寺复核,这叫三法司三推三问,扎扎实实定了案,再上奏御览。

  即便是御览钦定后,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杀了。还得挑时候。赶在秋分之后,管刑部的大学士带领刑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大理寺正卿,带着案卷入宫,在懋勤殿或乾清宫西暖阁,恭请皇上朱笔勾决。这就是囚犯们最后逃生的机会。

  御案上展开案卷,几位大人跪在御前,将案卷里可怜、可悯、可恕以及事关忠孝节烈、贵胄八议、伦理纲常、独子独脉的这些情由上奏天听,御前太监们还得点燃六枝婴儿胳膊粗的大白素烛,众位大臣三次跪请皇上笔下超生,皇上这才根据案情、心情的好坏,提着朱笔,在死囚名单上圈圈点点。这就是有名的懋勤殿勾决大典。

  为什么呢?因自古以来,杀人就是国家大事,西汉以来,便有“朝纲刑赏诛戮,以应天时四季,以合天心。”的天人合一传统,皇上是天子,自然不能例外。如若案卷囚犯确有可恕之情,比如孝子孝女、孤苦嫡脉、贵胄八议等等,皇上便会笔下留情,画个圈儿,朱笔注明如何减免罪责、特赦无罪。赶上皇帝万寿、皇太后万寿或国家有庆典、大军得胜,免死的人就多,赶上皇上心情不好,挥笔随便画几个大叉叉,那么囚犯们就必死无疑喽。

  这套制度,自隋唐以后一直传到大清朝,也是天子享有诛戮赦免的最高皇权之一,所以历代君王无不牢牢掌握,明清尤甚,豪雄英主,断不容许刑、赏大权给臣下所掌,以至皇权倾颓、太阿旁移。

  一旦皇帝决定,就是钦定,接旨后的大学士赶紧命刑部预备,由特选的刑部侍郎为监斩官,捧着圣旨前往刑部宣谕,提出囚犯,一起奔宣武门外的菜市口的刑场,开刀问斩。


  还有一种杀人方式,则是特旨杀人。这也是最高皇权的一种。如若皇帝对哪个儿官实在瞧不上或那个囚犯、老百姓实在不满意,便可不交三法司办理,径直传下朱谕或上谕,将人抓了来,直接由御前侍卫奉旨监斩,在菜市口问斩。即便不方便斩首示众,也可在皇城里杖毙。

  不过大部分皇帝,顾及着天命和体面,都想捞个“仁君”美名,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乱用这种杀人方式,一旦大开杀戒,不分好歹随意诛戮,不用说朝廷里御史言官得上书奏本,就是史官们在史册上记录几笔“非刑杀人”,传到后世,谁再拿正眼儿瞧他呢?


  这天也不例外,远处浩浩荡荡来了这队人马,都是一水儿刑部衙役。为首的挥鞭驱逐围观百姓,后头举着刑部正堂大官衔牌子的衙役,跟着是两个凶狠胖大,扛着鬼头刀的侩子手,两边是护卫的兵丁,后头是一乘四人抬的绿呢大轿,再往后看,老少爷们可就傻了,连杨爷也忍不住“咦?”地喊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