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几个凶猛衙役窜上去,摁住俩人就要使绊子,被小个子官儿逮住猛然顺手一个大嘴巴,打得衙役转身打了个旋儿,几人都被俩官儿的气势镇懵了。为首的那人哈哈冷笑喊道:“徐成玉!你小子甭张狂!有你哭的时候!”说完冲老少爷们稳稳抱拳:“诸位,京师大变在即,诸位有家有业有老有少的,赶紧带着家眷逃命去吧!听我一句。。。。。。”

  这番话把从未见过这般杀人刑场的百姓、衙役和刽子手全吓住喽,老百姓们罕见的疑惑、不解、奇怪、纳罕,漠然无语,早忘了鼓掌叫好。

  “这俩人是发了癔症不是?”有人问杨爷,杨爷鼓着腮摇头:“不能吧?发癔症还能拉到这里砍头?!再说,都穿着官衣呢!”

  “那、那怎么跟戏台上唱戏似得?”


  正座上的监斩官早已气的三尸神暴跳,连连拍案咆哮:“闭嘴!闭嘴!给我闭嘴!你俩汉奸走狗,竟然公然违抗圣旨,在这里造谣蛊惑人心,来人,给我把他俩嘴堵上!掌嘴!”

  不等衙役扑上来,大个子官儿大吼一声:“我看谁敢!”二目如电挺直胸脯叫道:“徐成玉,你捧出圣旨来看看!上头只说斩首,皇上并没有把我们革职罢官!我与袁大人依然是朝廷二品大员,谁敢造次?!你敢叫人打我们,你先就是违反圣命!我就是死了,御史言官也饶不了你!”

  这顿怒吼,把监斩官儿气焰顿时压了下去,死命摁住案板,后槽牙咬的嘎嘣嘣直响,却毫无办法,只得任他们大喊大吼。


  这会儿打远处来了辆华丽马车,后头跟着几个仆人抱着大包袱,还有几个扛着两具棺材呼呼往这跑,杨爷一看,咦,领头的那个,不是那日见得杨大人的黄胡子管家么?难道杨大人来为被杀的俩官儿操办后事?他不是内务府堂官么,还管这个?

  可车到了外头,就是挤不进去,黄胡子管家急的又哭又叫:“老少爷们,借光!借借光!”等到了近前,车停下,下来这位,却不是杨大人,是个穿了仙鹤补服老迈年高的一品大员,扶着仆人颤巍巍挤进来,冲死刑台上俩官连连拱手,满脸是泪。

  “时辰差不多啦!”监斩的徐大人瞥见那位一品大员,急匆匆大喊,那位一品大员哭得气喘吁吁,不住拭泪,黄胡子管家立即附耳说了几句什么,他才止泪,正眼也不看监斩官,捧着两碗酒给台上俩官。举着碗想说什么,可一张嘴泪如雨下,台上二人也摆手止住他的嘱咐,一扬脖子喝干了,扔了碗,跪在当场。


  监斩官冷笑几声,这才从侍从手里捧过一封明黄面的折子,打开了,清清嗓子,大声念道:“奉朱谕:吏部侍郎、总理衙门大臣许景澄,钦加二品衔、太常寺卿袁昶,屡次被人参奏,声名恶劣。平日办理洋务,各存私心。每日召见,任意妄奏,莠言乱政!且语多离间,有不忍言者,实属大不敬!朕奉皇太后懿旨,此辈若不严加惩处,何以整肃群僚百官?许景澄、袁昶著即行正法!以昭炯戒。特谕。”

  死刑台上俩官朝北叩首如仪,喊道:“臣等遵旨谢恩!”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做这惺惺之态!来啊,行刑!”徐大人舒展眉毛,接过两根硕长写着许景澄、袁昶名字的大签,接过朱砂笔在上头画了大圈儿,狠狠画了两个大叉叉。直接扔出去!

  俩官儿摘了红顶大帽子,颤巍巍趴在木头墩子上,四周除了两家人哀嚎,声息皆无,看热闹的老百姓瞪大了眼,不知所措瞧着这一幕。

  “斩!”监斩官一扬头恶狠狠喊道。

  从未杀过穿着朝服大官的刽子手,略微颤抖举起了鬼头大刀,猛然向下一劈!

  杨爷眼前一红,两颗人头滴溜溜跌落尘埃,响起一片惊叫,尸身脖腔里的鲜血如瀑布般喷涌而出,遍地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