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哦!还有这么档子!咋没听说过呢!”几位一听婊子,都瞪眼伸脖来了兴头。

  “这还能有假?!”这位煞有介事瞪了眼:“我表叔就在载公爷府上伺候,这里头枝枝蔓蔓的全门儿清。你说巧不巧?钱多扎眼,赶上抢婊子,把载公爷的面子扫了个精光!现而今大阿哥一门贵盛,咱们端王爷擎等着做太上皇,他还护着万岁爷,忤逆老佛爷,这不是找死?!哎,就是苦了他一家子喽。听说去年。。。。。。”


  几个人喝酒吃肉叽叽咕咕歪头斜眼笑得淫邪,杨爷心里越发不安,又仗胆喊了一声:“诸位爷,我这儿有礼啦!”


  “吆,你、你是干啥的?”说得正热闹的被打断了,领头这位小官儿登时沉了脸,翻翻眼皮问。


  “我想跟诸位爷打听个事儿。”杨爷又是一躬。


  “没工夫!你小子没瞧大爷们在商量战事么?敢跑到这儿来蹭听儿?不要命啦!快滚!”小官儿没好气训斥。


  杨爷憋住气,从怀里摸索出一吊钱,送过去:“给诸位爷添点酒菜。”

  为首小官儿上下打量他几眼,麻溜儿接过去揣进怀里,擦擦油嘴变了笑:“挺机灵的,说吧,问什么?先说好喽,可有一宗,军国大事不能告诉你,是吧,兄弟们!哈哈哈哈。”

  周围兵丁哄堂大笑。


  杨爷半蹲下,掏出新买的烟袋锅,装满一敬,那位摆摆手:“得着,我这儿有,小兰花,来,抽一锅儿。”对火点烟,送了钱,有了烟,几句话,杨爷就跟营兵聊到一块了。


  “你找这家的哪位?他们家昨儿刚被抄了家。”小官摁摁烟丝,疑惑眼前其貌不扬的杨爷跟富满京城的杨大人什么关系。

  一听抄家,杨爷心一沉,多了个心眼儿,陪笑道:“我哪认识什么大人呢,我是城外的,我表弟在这府里伺候人,不知道咋了,好多天没回去,我大姨叫我来瞅瞅儿子。您几位说,他们被抄家啦?十几天前我来,还没事儿呢!这是为什么呀?”

  “怪道呢!原来是城外的。”小官儿毫不在意一摆手:“兄弟,你呐,真来晚啦。昨儿我亲眼瞧着我们营里头和义和拳抄的他们家,他们主子被送到刑部天牢去啦,家里头亲戚眷属,应该在贤良寺暂居,下人们都没事儿,估摸着你表弟早被赶出来,不定还发了笔小财呢!不知道去乐呵啦,甭担心,这年头,下边人没啥事,朝廷抄家拿问,也没有个抓人家下人的理儿不是?”

  “啊?”杨爷顿感事态紧急,可不能流露,小心问:“这位爷,我赶问一句,他、他们家这是为什么呐?”

  “为什么?”小官儿盘起腿咕噜噜抽了几口,吐出浓烟笑嘻嘻道:“一看你就不常进城,哪有那么些个为什么?通敌叛国,挖地道接济洋鬼子,知道不知道!家里钱太多啦!懂不懂?哦,大概齐还有跟我们载公爷抢婊子,你就更不知道喽。”看看杨爷懵懂,小官儿哈哈笑道:“你知道这里头住着谁不?”


  “不是一位姓杨的大人么?光听说是内务府的堂官。”杨爷摸摸胸前,恨不得马上去刑部天牢。看这劲儿,小官儿还挺有谈兴。

  “闹了归齐,你还真是个稀里糊涂!哈哈哈,你表弟没告诉你,这里头住的当朝户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原先老佛爷跟前儿顶得意儿的杨豫甫杨大人?咱们北京城四大富豪之一呐!朝廷银库里有多少银子,他们家就有多少!内务府库里有什么好玩意儿,他们家就有什么!好嘛,兄弟们,你们可没瞧见。”小官儿扎煞了手,扫视四周营兵,显摆道:“昨儿把我也吓着喽,冲进他们家打开地库,我的老天爷!光白银一车车往外拉,拉了好几百车呐!”

  “好几百车!”众人惊呼。

  “那敢情!我瞪眼瞧着呢。我听记账的官儿说,妈呀,整整300多万两啊!夹壁墙里,抄出来40多万两黄金!真真儿的!那金元宝,一个这么老大!”小官满口吐沫双手比划着:“跟大馒头似得!其余金银珍宝头面首饰,还得上百箱呢,还有那么老些瓷瓶、瓷碗、衣服、字画,全叫义和拳给祸害啦,烧得烧、砸得砸,忒他妈糟蹋东西。我还从他们厨房里头拾了几十个盘子碗儿,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

  “拿到地安门外古董铺一看,好家伙,全是一水儿的雍正官窑!一个不起眼的破碗,卖了30两!不介,就咱们领的那点儿饷,买盐不咸打醋不酸,哥们上哪儿请你们吃盒子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