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此刻菜市口早已又被围得人山人海,京城里这几日越发乱了套,四面八方进城的义和拳、各地兵马数不胜数,正阳门被烧后,也挡不住他们狂热的气焰,把个东交民巷、西什库等地当成战场。打了个几进几出。老百姓们虽然慌张,听说朝廷又要杀人,还是络绎不绝跑来看热闹。这也是老北京的民风之一: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热闹么,不能不看!

  远处来的这队人马,跟那天差不离,前呼后拥着四人大轿,后头还是两辆驴车,兵丁衙役各执皮鞭刀剑,在外围护送,到了西鹤年堂门口,大轿里又走出那天那个刑部侍郎,徐成玉!这次他更是得意,闻着鼻烟儿伸着兰花指就上了台,撇嘴大喊:“把人犯带上来!”


  杨爷带着老顺管家挤进水泄不通人群,焦急张望,果然,从驴车里走出俩官,老少爷们又是一阵惊呼:“妈呀!这、这咋还是穿着官衣来杀头!还是俩大官!”

  老顺管家不相信眼睛似得仔细揉揉眼,懵了。

  这俩人都是70开外的红顶子大员,前头一个身材高大的,他认得,正是那日给许大人收尸的兵部尚书、总理衙门大臣徐大人!后头这个更是老迈,瘦脸上皱纹堆累,一脸肃然,颤巍巍迈着方步,竭力保持着大臣体统,连大帽子上的珊瑚顶子和大红缨子都一尘不染,不认识!

  “咦?难道临了,上头开恩啦?”老顺管家喜极而泣,拉着杨爷问,杨爷刚咧嘴要笑,远处突然尘土飞扬,烟尘大起。


  “闪开!快闪开!”打西长安街上,来了支马队,为首的蓝翎侍卫挥舞马鞭高叫不已,引得老少爷们瞬时骚动。

  “莫不是又有旨意?”懂行的老人疑惑。

  “不对吧?这日子口,什么邪乎事儿没有?您往后看!”

  片刻马队蜂拥而至,后头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十分漂亮,全套锦绣雕鞍,錾银马镫上端坐一人,黑脸黑须,40多岁年纪,大辫子缠在脖子上,一身绛紫色四开衩王公行服,镀金套扣晶亮,手里提溜着一根玉柄马鞭子,挺胸仰脸鼻孔朝天,咧着大嘴乐得吃了蜜蜂屎似得一路耀威扬威趾高气昂边走边喊:“老少爷们,瞧瞧!这就是忤逆皇太后,家里挖地道给洋鬼子通风报信儿的汉奸走狗呐!哈哈哈哈哈,今儿,这汉奸叫爷给拿住啦!大家伙儿瞧呐!”

  这位爷四周簇拥了一伙儿包头巾的义和拳也跟着咋呼,杨爷纵身上了车辕,远远一看,顿时面如死灰!


  原来那匹马后头,拉着根粗绳儿,后头地下拖着个腌臜不堪早已看不出人形的“人”!

  坏喽!杨爷一股寒气从脚趾头冒上来,拉着老顺管家上车辕一看,“啊!老、老爷!!”老管家一个心痛当场昏死过去。


  杨爷来不及救他,下来就要往人群里冲,老少爷们正看得兴头上指指点点,谁还给他让道。说话间那位爷早踩着奴才下了马,随手扔给他们马鞭子,十分潇洒吩咐左右:“把犯官提溜上来!”


  后头家丁把马屁股上四肢被捆的死死地血肉模糊被马踩人踢看不出是死是活的人解下来,拖死狗一样拖上了刑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