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礼部小官儿贴完,看场面太乱,抹头就走。剩下一堆人七嘴八舌叫喊得厉害,乱哄哄听不清,还是城门口小官看实在不成样,请了位人群里花白胡须的老先生,出来给大家伙儿念。小官大喊:“老少爷们!甭嚷嚷!先听这位老先生给念念圣旨!这是才颁下来的,都甭嚷嚷啦!”

  老先生满头是汗,摘了瓜皮小帽忽闪着凉风,气喘吁吁道:“大家伙儿听我念念啊,有不懂的,再说!咳咳。”清清嗓子,先眯眼看了几遍,闭眼红了脸,提气大声念道:“

  内阁奉上谕:我朝二百数十年来,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迨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

  初亦就我范围,讵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乃益肆嚣张,欺凌我国家,侵犯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迁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平民,大则侮慢神圣!我国赤子,仇怒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烧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

  朝廷仍不开衅,如前保护者,恐伤我人民耳。故再降旨申禁,保卫使馆,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我赤子之谕。原为民教解释宿嫌,朝廷柔服远人,至矣尽矣。乃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挟,昨日复公然有杜士立照会,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归彼看管,否则以力袭取。危词恫喝,意在肆其猖獗,震动畿辅。平日交邻之道,我未尝失礼于彼,彼自称教化之国,乃无礼横行。专恃兵坚利器,自取决裂如此乎?!

  朕临御将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待朕如天帝。况慈圣中兴宇宙,思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衹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所无。朕今涕泪以告先庙,慷慨以誓师徙,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
  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近畿及山东等省,义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数十万人,至于五尺童子,赤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彼尚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难翦彼凶焰,张国之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饷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烈;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即刻严诛,决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有厚望焉!钦此。通谕知之。”


  念完了,老头喘着粗气,聚精会神又一句一句解释了,末了涨红了脸大喊:“老少爷们,洋鬼子欺人太甚!朝廷已经下了宣战圣旨,咱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啊!”

  “好!干他个狗操的!杀尽洋鬼子!”

  “杀尽洋鬼子!”

  。。。。。。。。

  周围形形色色的百姓有的振臂高呼、有的脸色惨白、有的彷徨无措、有的凄然泪下。也有些知道内情的,冷笑不已。光绪爷两年前早就被囚禁在南海瀛台,吃穿坐卧都有太监监视,天天密报慈禧老佛爷,成日介吃不饱穿不暖,哪来这么健旺的精气神儿和惊天口气?!还不是那位掌握至高皇权40余年的慈禧老佛爷瞧见洋人叫她退位让权,请光绪爷亲政,不禁恼羞成怒、羞愤交加才闹出这场塌天大祸?


  略识几个字的杨爷长叹几声,心里五味杂陈,越发惦记老娘,吆喝着马车要走。前头忽然一阵大乱,大家嚷嚷着:“关城门啦!要走的快着些!”

  挥鞭打马,杨爷急匆匆往外挤,等他挤到城门口一看,嘚!两扇高大的城门早已紧闭,任凭老百姓怎么叫喊,看门的就是不开,他被死死关在城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