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天上零零星星下雨了,跟着前头人马过了景山西街,贴着墙根儿急速赶路,杨爷心里纳闷:这绕来绕去的,还不赶紧走?一队凌乱不堪的人群,仿佛偷偷摸摸避人似得专捡僻静的地界走,刚一愣神儿,后头枪炮声一阵接一阵猛烈,硝烟烈火长了眼似得跟在他们屁股后头,吓得车上的人吱呀乱叫,细雨纷纷,周围又是虎神营、义和拳咆哮震天的喊杀和无计其数逃难的老百姓们恐惧得奔跑、拥挤,整个队伍不断有人掉队、逃跑,等稀稀拉拉出了地安门,到了鼓楼,就剩下一半人了。急得趴在驴背上长相丑陋的老管家在后头对着伙计们直骂娘,可任谁也不听他的,到处都是残兵败将和逃难的人,凄惨、愤怒的叫喊声,早把他骂娘声淹没了。

  到了鼓楼,前头刘安生回报:前头人多,得等等。杨爷身边虎头虎脑的小少爷欢快得蹦下车,就要去路边卖吃食的摊子前买东西,叫崔管事一把拉住,可煞作怪,杨爷车上的老太太倒是很沉稳,四周那么多乱兵难民,枪炮齐鸣,烟尘火海,也没吓着她,只是吩咐:有雨布没有?车里漏雨!

  杨爷听了,这才发觉自己和众人身上潮乎乎的,都淋了雨,也不顾及,一掀帘子,喊:“大妈,您把紧里头那块布递我,咱这车瞧着脏,其实零件都是我新换的,足足够用!”

  老太太看他直眉瞪眼盯着自己,撇撇嘴不太乐意,一皱眉,脸上粉渣子直往下掉,回过脸要俩丫头摸索出雨布,递给杨爷,瞅瞅车棚子上淅淅沥沥的雨水,叹了口气:“车把式,下回掀帘子先跟我说声!”

  “嘚!”杨爷觉得好笑,忙活了一会儿,用雨布严严实实遮盖了车棚,其他车马也遮盖了,这才回身隔着帘子问:“大妈,您、您别在意,我是个粗人,不懂您大户人家的规矩。我娘先前常嘱咐我,得懂礼儿,这不么,从没拉过您这么尊贵的人儿,今儿个头一趟,您多担待!”

  “走啦!走啦!”小少爷捧着几块油炸糕塞进嘴里,大吃大嚼,崔管事冲他摆摆手,一行人随着拥挤不堪的人群直奔德胜门。

  杨爷挥鞭,就听车棚里老太太大骂左边跨辕的这位小少爷,小少爷翻了翻白眼儿,一脸不忿,可不敢还嘴,看得杨爷直乐,不大会儿,老太太问:“车把式,你家老娘多大年纪了?”

  “托您福,60开外啦。”

  “身子骨还好么?”

  “还凑合吧,就是眼睛不中用了,看不见。哎,这年月,有口嚼裹儿,能活着就不易。嗨!我说那位爷,你,你看着你那驴点儿!都撞上我车啦,瞪什么眼?!我车里坐着老家儿呢!真他妈不像话,逃难还带那么老些东西!”杨爷正跟边上一位骑驴抢路的生气。

  “老家儿?什么叫老家儿啊?”隔着帘子,老太太仿佛笑了。

  杨爷抹了把雨水:“哦?您、您不是咱们京里人?这也不知道?老家儿,就是家里老人的意思。我可没占您便宜的意思,看您跟我娘岁数差不离大,随口说的。”

  半晌,里头才说:“这话我都多少年没听过喽,是这么个意思。”

  “快赶你的车!怎么那么些废话!”战火硝烟里,崔管事的一点儿不怕,骑着马跑来跑去,跟喝了蜜蜂屎一样兴奋,训了杨爷两句。

  “驾!看道儿啊!老少爷们看道儿!”杨爷不言语了,知道大户人家毛病事儿多极了。还内外有别,心里膈应。

  雨越下越大,京城道路,本来就是无风三尺土,有雨一城泥,沾了雨,黄乎乎黑拉拉的臭泥巴到处都是,一踩上去,能陷进半条腿!杨爷这队车马也走得很辛苦,半路上陷进去不知多少次,幸好跟随的人多,也给劲儿,推得推,拉得拉,终于到了德胜门。


  放眼望去,德胜门内外早就堵成一团乱麻!乱纷纷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篷车、轿子、轿车、马车、驴车和步行逃难的人群热锅蚂蚁似得拥在一处,杂乱无章毫无次序,都要出城。前几天城门口贴的圣旨,早让雨水打湿了,乌漆麻黑掉在地下被人踩马踏成了纸浆子,再没人管。

  “快他妈开城门!这帮官军,都死哪儿去啦!平时就知道欺负老百姓!”

  “你挤个屁啊!没瞅见城门只开了一半儿?!急着给你爹抢孝帽子去!”

  “操你大爷,你敢骂人!”

  …………

  前头七嘴八舌又打又闹,前几天还嚷嚷着跟洋鬼子拼命的老少爷们,又为了逃难跟自己人扭打在一处,炮火连天中,格外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