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趴在驴上老管家感激地瞅瞅舅爷爷,一旁小张儿毕竟年轻,眼珠儿一转笑呵呵问:“老祖宗,舅爷爷说的是,肃大爷、那大爷、漪大爷、载大爷、泽大爷都没车坐,走得腿肿了,再说,您也该打尖儿啦。”

  半晌,车里没动静,杨爷看看后头那群人歪七扭八早躺在泥地上死狗一样喘气儿呢,忍不住说:“大妈!前头快到八达岭啦,我看,咱们到关上去瞅瞅,过了八达岭就是居庸关。那里原先是驿道,有驿站和镇子。您老说呢?”

  “听把式的吧!祥弟,叫后头加把劲儿,到居庸关再歇息!”

  “嗻!”老头儿眼含欣赏冲杨爷点点头,被人架回去传了话,大家伙儿这才强打精神起身行路。

  话是传下去了,这帮大爷又跟着车马溜溜儿走了一个多时辰,刚到八达岭附近,累得七死八活的大爷们一头栽倒在大道两边的庄稼地头,再也不动弹,死猪一样抱着脚脖子、小腿乱哼哼,有的叫苦连天、有的大声哭泣、有的垂泪、有的奄奄一息,护驾的兵马也东倒西歪倒下歇息,只有些贴身奴仆不敢叫苦,跟着车马满满走。


  八达岭,是明长城内九关之一,居庸关的前哨,大明朝那当儿,号称天下九塞之一,是护卫京师最为重要的一处关口,地势险要驻扎重兵,两旁山道崎岖,客栈、粮行、商铺、驿站遍布,乃京西第一关口。大清入关后,因武功卓绝、统一内外蒙古,抚有四海,自圣祖康熙爷开始,并不十分太重视这里,圣祖爷有祖训:形胜固难凭,在德不在险也。河山之固,莫如民心归附,所谓众志成城者也。因此,清代历朝天子,也不并如大明一样岁岁花费亿万修葺内外关口,只把其当做京师内外交通要道。

  八达岭也是一样,已然400多年沧桑岁月,早让这里关口倾颓、石基崩坏,尽自还是高大巍峨,却没了金戈铁马雄关漫道的气势,远望,层层峰峦叠嶂、野树芳草萋萋,碧绿色茵茵四溢,古柏苍藤插天蔽日,枝繁叶茂,遮蔽了大半城关,透着阴凉舒适,跟大道两边的商铺、客栈、农田一样,毫无人烟,一处清凉世界却如同森然鬼域。


  “人、人呢?”车上的老太太不知是饿得累得还是渴得,一张冬瓜脸拉得老长,透着苍白气恼。

  崔管事打马回来,很潇洒地跳下来打千儿道:“回老祖宗,这里没有人烟。镇上的人都跑光了。还有些……死了。我看,这里清凉,也有风,咱们在这儿歇歇吧。”

  老太太无声叹息,点点头,旁边驴上的李总管更是塌了架一样苦着脸下来,跟小张搀扶老太太下车,俩大丫头也悄无声息下来伺候。


  “咕噜噜……”不知道谁的肚子出了声儿,片刻大家伙儿的肚子里都开始鸣叫。一路狂奔了几十里地,都饿了。

  刘安生扶着李总管踅摸了半天,背着一口袋碎银子去镇上买吃食,去了半天,嘴都喊裂了,愣是丁点儿吃喝没买回来,灰心丧气的李总管抹着眼泪回来,束手无策,大少爷、小少爷和少奶奶、格格们更是面面相觑,他们更是麻爪儿。众人只对着一口袋碎银子发愁:一堆人总不能吃银子呐!

  李总管拉长驴脸:“哎,总以为带着点钱,能沿途买些个吃食,这下倒好,一两银子买个馍还找不着买家!老祖宗,奴才该死!”


  靠着块大石头上纳凉的老太太闭目养神,摆摆手。众人正无奈,杨爷见此处水草丰美,撒开马叫它溜达吃草,自己个儿打怀里摸出早上买的小芝麻烧饼和焦圈儿,蹲在地下大口大口吃着。


  “嗯?!”崔管事、李总管、小张儿连上大少爷、小少爷、少奶奶、格格们立时就被杨爷吧唧吧唧吃东西声音和香喷喷烧饼、焦圈儿味吸引了目光。崔管事、李总管这个气吆,冲他直瞪眼,杨爷低头瞧不见,咀嚼声更大,小少爷撅嘴可怜兮兮舔着手指头望着一块块焦黄喷香的小芝麻烧饼被杨爷塞进大嘴,大少爷苦了脸,握紧了手里的小楠木匣子,张张干裂的嘴唇,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冬瓜脸老太太实在忍不住了,摆手叫过崔管事,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崔管事大摇大摆走过来:“嗨!爷们,你忒不懂事儿啦!怎么自己个儿吃独食呢?”

  杨爷一抬头,嘴里不停:“咋?”


  崔管事指指他手里的吃食。杨爷笑了笑:“噢,我赶车的自己带的吃食,还得送你一些?咱行里可没这个规矩,赶车的还得给主家儿预备饭食。再说,您们都是贵人,能吃这些个?”

  崔管事瞅着这个四六不通的敦实汉子,恨不得一把抓过来胖揍他一顿,再把他手里的烧饼、焦圈儿捧到老太太面前,可这会儿用得着杨爷,他身上又带着功夫,崔管事不敢。蹲下身变了语气小声催促:“我的哥哥!您就当给我个面儿,我们这帮人无所谓,可我们老太太、大少爷、小少爷不能饿着呐。饿坏了他们,我们就有罪过。您看,我买您的!成不?一两银子一个烧饼……五两一个?”


  杨爷叹口气拍拍手里的芝麻,斜了崔管事一眼:“您呐,富贵人家出身,就知道花银子的好处?岂不知有时候拿着银子也白搭!您不瞧瞧,那庄稼地里到处都是吃的,还用吃我这点儿?”

  崔管事一头雾水,看着不远处一地的高粱、玉米。这当儿,杨爷小心捧着油纸包走到老太太跟前儿:“大妈,这是我早起买的点儿吃食,您要不嫌弃,先垫补垫补。东西不多,大少爷也吃一口吧。”

  没等李总管说啥,就见老太太冲杨爷感叹连连,泪光闪闪,一手拿了烧饼,一手拿了焦圈儿,不管不顾往嘴里塞,这顿吃吆,足足吃了三个芝麻烧饼、俩焦圈儿才停止,末了抹抹嘴,直打嗝,把剩下的俩烧饼递给大少爷、焦圈递给小少爷,俩人立马儿大口吃起来。老太太嘴里咂摸着滋味,似是带着欣喜还有点不好意思,舔着舌头乐了:“好吃!真好吃!这小芝麻烧饼我认识,这焦黄酥脆的是什么?”

  “是外头卖的焦圈儿!老祖宗。”李总管见主子吃饱了,陪笑道。

  老太太不住点头,极为欣喜看着杨爷,说:“赏!”

  “赏、赏?”李总管呆住,这会儿什么都没有,赏啥?老太太很快觉得尴尬,轻叹一声:“小李子,记着,日后要好好赏车把式!”

  “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