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爷对京城历代传下来神神鬼鬼的事儿,门清儿,自小没少听老娘念叨,长大成人,赶大车道听途说的奇闻异事多了去喽,因而见此地水井有异,早留了心,再看屋里这口棺材,更提心吊胆,嘬了牙花子一挺身走了进来,吓得崔管事一哆嗦:“哎!我说把式老哥,您、您可别乱进去!您这是要干啥?”
  杨爷阴着脸,眼风扫了一下,周围破烂堆累,屋里很干燥,他像找什么东西似得蹑足潜踪趴在地下看了半天,脸快贴到地面儿上了,轻轻抬头,又在角落里踅摸了很久,眨眨眼,疑惑地跺跺脚,又出屋在院里挖宝似得踅摸了一圈,迈步进屋绕着这口硕大棺材走了两圈,沉思不语。

  人高马大的崔管事似乎很忌讳棺材,苦着脸侍立在外,看杨爷发癔症一般折腾半天,才小声问:“把式老哥,您瞧出什么来啦?难道这里……”

  “嘘!”杨爷附耳在棺材盖上,静静听了会儿,起来疑惑地看看院里,叹了口气说:“管事的,我看,这里住不得。”

  “啊?住不得!”崔管事一怔,差点哭了:“您瞧这天儿,咱们一行人马苦巴巴人困马乏,再不歇歇,别人撑得住,老祖宗和大少爷、小少爷受不了哇。您看出点什么门道儿?”

  杨爷背着手出了屋,点了袋烟,咕噜噜抽了两口,似乎犹豫了一下,环顾四周野树荒村,气氛森然,头上一轮红日早已西沉,释放着自己最后的光芒,半边已然掩在突兀的峰峦之下,殷红一片的光给山边镀了一层玫瑰紫,又热又闷,枝叶上的蝉鸣也猛然扩大,点头莫名其妙的说:“管事的,要住也可以,我怕老太太不安宁,这么着,咱们换个房子吧。”

  话音未落,小张儿挎刀匆匆跑进来,打千儿道:“师父,把式大叔!您们还在这儿墨迹什么?老太太刚休息了,叫师父布置护卫呢,把式大叔,您也快去看看,您的马不知怎么惊了。”

  “啊?”杨爷意外,这马虽然不是名种,可也是自己百里挑一的脚力,跟自己走南闯北惯了,怎么会惊呢?待要走,拉着崔管事折回来,说:“咱们得防备着点,管事、小张儿,你俩过来。”

  二人不知道他要干啥,杨爷指点道:“小张儿,去前头破院找个门板捂得,最少三尺高。”杨爷比划了一下,小张儿想问,崔管事一瞪眼,他赶紧去了,杨爷点点头:“管事,咱俩找找这院里有没有大石头、大石板,把井盖上。”

  崔管事两眼止不住打量杨爷:“盖上井口?”

  “甭问了,快点。”

  找来找去,在角落里,找了个长满青苔的俩大磨盘,杨爷努努嘴,让崔管事搬一个,崔管事惊讶说:“乖乖,这玩意我可有年头没举过啦,我老师教我武艺那当儿,可是整天摆弄这玩意呢。”杨爷笑道:“咱俩一人一个!”说话间一猫腰,两手抓住一个,大叫一声:“起!”好家伙,五六百斤一个石头磨盘,愣是叫他举起来啦。

  只见他提气移步,走到井台上,“轰!”巨响一声,将井口严严实实堵上了,崔管事也是跟高人苦练过的主儿,一见此状忍不住称赞道:“好神力!”忍不住要显摆显摆,运气蹲身,抱着另一个,起了两下,才踉踉跄跄抱起来,满头大汗抱过来搁在杨爷摆好的磨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