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前院早炸了营喽,饶是杨爷、小张儿在后头那么折腾,白日累得七死八活的兵丁、伙计都睡得死猪一般,打更得也迷迷糊糊,谁也没在意,可老太太屋里一传出惨叫可把大家伙儿吓坏喽,跳起来各执刀剑想往里冲又被规矩束缚着,不敢。这声嚎叫在半夜空旷的荒村传出去老远,街面上的兵丁、大爷们也被惊醒,惶惶然不知出了啥大事,一窝蜂往里冲,被门口的刘安生带人拦住,争吵声、怒骂声、埋怨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弄得刘安生手足无措,可职责所在,任谁也不敢随意叫他们进来。院里披着外褂跑出来的大少爷铁青着脸拉着正满脸惊疑提鞋的李总管问话,大少奶奶和月饼脸的姨奶奶哭喊着救人,只有小少爷打着哈欠没事人一样困意十足。


  “老太太怎么样了?还不赶紧进去瞧瞧?!崔管事呢?!”杨爷抹了一把汗,大叫。众人正惊慌,见俩人从后院跑出来,一个提溜着大鞭子,一个提着满是污血的刀,顿时呆若木鸡。大少爷惊得一哆嗦,差点摔倒,李总管皱纹乱颤手指小张儿和杨爷:“你、你、你们这是……来人!”


  几个健壮伙计立马儿冲了过来,将二人围住,生怕他俩逞凶。


  “错啦错啦!李总管,此地凶险万分,不宜久留!后院棺材里诈尸啦!快进去瞧瞧老太太怎么样!”小张儿急哭了,紧急间又说不明白,更显得二人心慌意乱图谋不轨,诈尸?众人半信半疑,阴着脸的李总管不待问询,老太太屋里又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啊!有、有鬼!有鬼啊!!”沉闷而深不可测的午夜时分,惊恐无力而惨绝的叫声听得人心里一阵阵发毛。然而大家伙儿都是懂规矩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外头兵丁、大爷们七嘴八舌叫喊着冲进去救人,院里的大小伙计护卫见崔管事不在,都看李总管,李总管瞧大少爷,等他拿主意,边上大少奶奶、姨奶奶又哭又喊,大少爷期期艾艾优柔寡断讷讷说不出话,紧关节要,竟是热锅蚂蚁似得没一个能做主的!

  场面乱作一团,小少爷打着哈欠懒洋洋说:“别叫喊啦,莫不是老祖宗做了噩梦,叫噩梦魇着啦?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还常做呢!”

  “闭嘴吧我的小祖宗!”李总管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咬牙狠狠瞪了他一眼,像是说他,更是说给在场的其他人听:“老祖宗洪福齐天,神佛保佑,必定长春万年!你们呐,甭想歪的!”


  杨爷莫名其妙,这帮逃难的人真是奇怪,危急关头不进去救人,都好像各怀鬼胎琢磨啥呢?李总管话里话外透着别有深意,小少爷说做梦?难不成这真是一场梦么?


  小少爷说对了,老太太,方才还真做了个古怪的“梦”。


  一路之上的劳累,并没有她很快入睡,俩大丫头找了个破瓦盆烧了点热水给她洗了洗脚,算是解了点乏,叹息着倒在腌臜破烂的破土炕上,被周围说不出的潮味、臭味熏得脑仁发疼,金尊玉贵的老太太哪受过这些委屈?俩丫头悄没声靠在炕下抹眼泪。

  老太太性子一向如此,她早年守寡,多少年来风风雨雨坎坷荆棘早历练出每逢大事持重肃然,成竹在胸的本事,无论多大的塌天事儿,都能果决明毅、杀伐决断,叫多少人匍匐在她脚下山呼称颂,怡然自得尝尽了美妙滋味儿。谁知道老了老了,自己一时糊涂,咋闹出这么一档子泼天大祸,去国离家狼狈逃命。比起40多年前车驾北狩热河,此时此景更是凄风苦雨惨痛不堪,没粮没水没人招待,沿途甚至连个接待的地方官也一个不见,那些平日里满口忠君爱国的官儿早跑没了影儿!这帮狗奴才,就会说好听的,危难时刻丢下他们孤儿寡母,不闻不问。跟随的这些奴仆那些风言风语她不是没听见,可听见了又能咋办?革职处死?现今谁还把她放在眼里?!还不得靠她自己忍着,装迷糊听不见。


  儿子软弱任性无能、儿媳妇兼侄女更是个老实头子,庸碌腼腆,小儿子,哼!自己真瞎了眼,先前能看上他!还有他那个狗名儿爹!


  闻闻身上的汗味,老太太更睡不踏实了,在京城哪辈子吃过这苦?那水殿清凉、翠华羽盖、步辇轻尘和临别时表面镇定实则乱作一团、惶惶然不可终日的场景,一股脑涌上心头,又酸又辣又恨又恼,狠狠撞击她尚有火气的心。搅得她五味杂陈六神无主,长吁短叹,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过,也有件快事,就是临走时,把那个小妖精给扔到井里!

  那小蹄子,成天介在儿子面前挑唆进谗,小小年纪不守规矩,竟然敢跟她抢买官卖官的生意!这还得了!都知道选她姐俩是给儿子面子,本以为选俩小的能懂事儿,谁知这小妖精自小妖娆精明,进了宫就把儿子的魂儿抓走啦,破坏祖制、跟自己竞争奢华?!能的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蹄子。临走还想叫儿子留守京城,跟洋人打连连。幸亏自己处心积虑找防着她呢,一声令下叫崔管事把她扔进那口狭小的井里吃泥巴去吧,跟我斗?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