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说你个大头鬼!”杨爷死命挣着大鞭子啐了一口,狠狠骂道:“没娶就没娶,爷还没娶呢!要死,也得叫它先死!”说着话左手一翻腕子把“小神锋”对准右臂黑黝黝虬结肌肉“噌”就是一划。小张儿看傻了。

  刀真快,杨爷右臂鲜血直流,他咬牙切齿把“小神锋”左右抹足了热血,对小张儿吼:“你还楞什么呢!等着吃窝头呢!快把你那刀拿来沾血,听我招呼!”


  “是唻!您、您这玩的是啥幺蛾子!”小张窜过来拿刀接了杨爷滴滴塔塔鲜血,看伤口肉皮翻滚,心里发紧。却问不出缘由。杨爷急了眼,冷笑道:“咱们今儿给它来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小子,一会儿我把人脑袋拽出来,倒要瞅瞅它脖子多长,你轻功好,看准机会把它砍下来,明白了没有?”


  “明白啦!大叔吆,您擎好吧!”两人大喊大叫,既为自己也为对方鼓着劲儿,院外响起叮叮当当砍杀声,杨爷心知不妙,立马儿往上抓住鞭子,在手上缠了几圈,脚下生根丹田一叫劲儿、腮帮子鼓足双臂肌肉鼓胀,大吼道:“起!”,死命拉着鞭子往怀里带。


  这一发力,拽得蛇嘴里正耀武扬威的人脑袋长舌忍不住往前扯,逼得那脑袋凄厉大叫,哪抵得上眼珠子爆红的杨爷?神力王可不是白叫的,杨爷双臂千斤神力,硬生生把人脑袋从蛇嘴扯出来五六尺,小张儿举刀不敢错眼瞧着,原来人头后面是个硕长的人形,胳膊腿俱全,形体却跟小了一圈的蛇怪仿佛,小手小爪光溜溜连着腰身。人脑袋被扯出极限,半空里就听“咔咔咔”骨节迸裂声,人头的长舌却就是不撤,死命缠着杨爷大鞭左右摇晃,左突右转怪叫连连。



  “还不动手!”满身大汗的杨爷一声叫,左手宝刀插在地下,双手拉鞭猛然发力,人脑袋“嗖”整个身子被拉扯出蛇嘴,就两只绑了绊腿绳的脚被蛇嘴狠狠吸住。小张儿瞅准机会,双手举着神雀刀斜纵身跳起来六七尺,对着被拉成一条线儿的诡异人头就是一刀!


  刀锋幽光闪烁,“噗”的一声,神雀刀不偏不倚正砍在人头后颈子上,金光一闪,“撕拉……哧!啪!”,脖子硬生生断了,小张儿一个飞脚侧踢,人头带着哀嚎飞起来好几丈在空中飞旋,杨爷瞅准机会猛然一拉,大鞭子带着长舌飞了回来,扔了长舌右手一挥,胳膊上淋漓鲜血洒满大鞭,顿时弥漫开一阵血腥气。

  巨蛇见口中人形被杨爷、小张儿合伙灭了,勃然大怒,嗷嗷大叫蛇身猛地往上一蹿张大嘴要接住人头,杨爷哪容它再放肆,顾不得右臂剧痛,一甩沾满了鲜血的大鞭子,就见半天飞过两条急速飞影儿,二龙夺宝对着掉落的人头而去。


  “好畜生!今儿爷爷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杨爷喊了一嗓子,一转鞭子柄,小张儿张大嘴看傻了。


  “嗖啪!”一声脆响,力到鞭到,咕咕唧唧怪叫的人头被抽了个稀烂!半天里来了个天女散花,骨分肉烂污血飞溅,冒出股甜腻腻的腥气,成了堆碎肉纷纷落地。人头落地见风就化,飘荡出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随风飘荡,刚才被小张儿斩下的人声也早烂成了脓血。


  可煞作怪,蛇嘴人头被除了,外头街面上蹦跳的死僵顿时僵住,举手投足仿佛提线木偶再也动不了,地下冒出来的白骨爪子也跟枯枝败叶似得纷纷散架。天上黑气浓雾也渐渐淡然散去,院外众人得了活命,欢呼雀跃,大声念佛呢!

  浑身是血的崔管事领着几人提溜刀进来帮忙,被院里血腥气差点熏了个跟头,见杨爷占了上风,众人举刀执仗纷纷涌上前。




  最近几天脖子恢复了一些,得把前些天的工作工作补上,停了几天,朋友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