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


  老头的家,在镇东头,门外几颗大柳树,一所乡间不多见的青砖院落,高大的门楼,门外青石拴马桩、上马石皆备,树下几个总角的小孩儿一身裹的粗布大褂,跑来跑去皮猴子似得玩得十分高兴。


  院子不太合格局,没有倒座房,正房五大间,左右各四间,院里收拾的纤尘不染,一根草棍也无,一边堆着几堆拆伙垛,西跨院里驴马叫声嗷嗷的,仿佛是个牲畜院,一个老妈妈正在院里洗衣服,几只鸟在梧桐树上叽叽喳喳欢快鸣叫,一片安谧温馨。


  杨爷爱马,想去溜溜,可这会儿,老头以为他是个管事儿的,当家老太太也不肯放他去,便吩咐小张派人去伺候牲口,留下杨爷陪着说话。


  老头挺大方,派人在院里摆了些粗木桌椅,请众人坐了,叫老伴沏茶倒水,端了几盘果子来,瞧见老太太端着水烟袋,自己也微笑着拿出一个云白铜的,稳稳坐下,喝茶抽烟。


  不多会儿,镇上几个管事的来报,粮食米面菜果都送到打谷场上,安排伙计兵丁们吃饭呢,可瞧着人太多,饭不够吃。

  “那没什么,”老头吹了口纸楣子,咕噜噜抽了半袋,思索道:“镇上再凑点,剩下都是我的,叫几个小子上这儿来,从后院再抬四石粮食去,加上两石玉米面,别的不敢说,窝头饼子管够。”


  杨爷端了碗香喷喷的茉莉花茶吸溜着,一瞧老头做派,真不愧是个能拿事的镇长,看着家居,满富足。

  老太太闻言感概又感激,忙道谢,眼光可被桌上的花生、大枣、山楂、饽饽点心吸引了,李总管一面道谢,一面给老太太递果子。

  “哎,你们只要不是匪人就好哇,咱们这山里穷是穷点,靠天吃饭,老天爷保佑着,总有碗饭吃,比不得你们城里。天灾人祸,逃难到此,一顿饱饭咱们还能帮衬,再说,既然是城里来的贵人们,总也不会叫咱们为难,等完了事儿随便赏下点什么,也就是喽。”老头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杨爷点点头,挺佩服。

  李总管陪笑道:“您老是菩萨心肠,祈求上天保佑您多福多寿吧。”

  “多福多寿不敢说,快80啦,管着这一亩三分地,只要给朝廷交足了税,大家伙能吃个半饱就得。赶上年景好,请个戏班子唱曲儿的来耍耍,大家乐呵乐呵,就少骂我几句呵呵。”

  老头挺豁达,大家听了都笑。一面让着大家吃花生红枣山楂,老头问:“您诸位说打京城来,前阵子州里传下话来,说北京城里闹腾的挺厉害,又是洋鬼子又是义和拳的,这会儿到底怎么啦?”


  不提这话还好,一说起来,老太太第一个撑不住,眼泪汪汪就要往下掉,大少爷也唉声叹气,可当着主家儿,还不好哭,半晌,崔管事抹抹满脸热汗,捡着能说的说了一番,听得老头连连叹息。

  “说是天灾,还是人祸!不瞒诸位,我还是道光末年的老秀才呢,考了多少次,也没赚下个举人,年纪大了也就算了。在里山旮旯里聊度残生,外头客商们来来往往,常说今年不祥当,什么闰八月起刀兵,看来也是真的。不过我想,圣人的书上说察天人之分,观道命之异,人道既天道,总归是朝廷处置不当,才酿成如此剧祸,不然,事起之时,早着手消大难于萌芽,哪能到得这步田地?”

  悔恨交加的老太太深深点头,泪眼婆娑:“就是您老这话!唉,这才是老成厚道之言。这一路来遇了多少艰难,沿路的官儿跑的跑散的散,好容易在您这儿才吃上顿饱饭。”

  “您过奖,看您也是大家子的当家人,管个家也不容易呐。何况一个国呢?只要不瞎折腾,老百姓有碗饭吃,总错不了。王德如风、民德如草,上头刮什么风,下头就往哪边飘,只要不刮乱风暴风,安安稳稳和气致祥,日子还能过差了?”

  一番言浅意深的话,听得众人连连点头,尤其是老太太和大少爷,感概不已。崔管事爱显摆,好充能的,便把昨晚荒村遇精怪如何逃脱的事儿说了,指着杨爷说:“我们这家子,亏得这位老哥,不介,今儿说不定在哪儿呢!”

  “什么?你、你们打那荒、荒村过来?!”老头手里的水烟袋叮当落地,猛然睁大了眼,勃然变色,嘴唇苍白脸色发青,一下跳起来退后几步大白天见了鬼似得死死盯住众人!

  “当家的,你这是怎么啦?”老伴儿用围裙擦着手踮着小脚疑惑地出了屋,看老头抖得体若筛糠,众人面面相觑,老伴儿赶紧扶住老头。


  老头张大了嘴,呜呜呀呀说了一顿谁也听不懂的话,末了,指着杨爷众人哆嗦着一脸死相:“他们、他们是鬼!”


  这大天白日的,老头一番话不仅把老伴儿吓得面无人色,惊恐望着众人不知所措,连老太太大少爷一行人也如凉水浇头一脑袋懵了。

  大家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如何解释,崔管事的一听这话有点生气,过来一把抓住老头:“嗨你这人,怎么平白无故说这丧气话诬赖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