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因此,谁也不会拉下脸面和上百年的字号名声,傻不唧唧的跟着什么妓女、拉洋车的力巴儿出洋相,


  有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劝了商会会长“王会长,你可别犯糊涂,别的行当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咱们这行,还是稳当点吧,前有王莽篡汉,后有曹操夺权,这可都在史书上遗臭万年的人,这么个闹法,不是好事。孙大炮还在南边儿呢,你可别掉进去白染一水。”

  几位老先生这么一说,50多岁的王会长心里也犹豫起来,他可不想在大家伙儿面前栽了面子,让人说自己都土埋了半截还当狗腿子,京城里的老少爷们儿,舌头尖上能骂死人呐,可上头的命令也不能不听啊,谁知道袁大总统这帮子虾兵蟹将能干出什么事儿呢!

  最近,还让王会长为难的,还有一档子事儿————他的日本朋友山田一男,要买件佛头!!


  原来,东交民巷路西口,有个日本铺子,叫山田商社,专门经营日本出产的土特产品和首饰饰品,比如司空见惯的日本机织绸缎、花伞、东洋肥皂、煤油、火柴和日本手表、小刀、烟盒以及日本人穿的大袍子和服,拖拉板儿鞋,东西琳琅满目,价格也合理,算是物美价廉,在京城也算小有名气,不仅使馆区里的东、西洋人,就连不少大官儿的太太、小姐和有钱的贵妇人,去买东西的也络绎不绝。
  老板是个又矮又胖又和气的日本商人,叫山田一男。
  这位山田一男,老家住在日本东京郊外,也是个普通人家,山田家子嗣艰难,几代单传,到了他这一辈儿,除了一个妹妹,就他一人,父母去世的又早,因而,早在光绪年间,年轻的山田一男觉得日本不好混,就告别了妹妹,一个人漂洋过海来了大清国的首都北京做生意。

  王会长怎么认识的山田呢??

  还是庚子年间,义和拳闹的京都大乱,杀了德国公使克林德和日本使馆的书记官,造成了国际外交丑闻,惹翻了洋人们,东西洋各国的洋人荷枪实弹、驾着铁甲船就到了天津大沽口,要西太后老佛爷支持维新变法,把大权交还给光绪皇上。
  这消息把临朝听政的老佛爷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又赶上朝廷里的端王、刚毅、徐桐等顽固派和老道学先生们撺掇,一口气杀了4位主和派大臣,就下令跟英法美德奥日意俄八国开了战!
  可惜大清国练兵练了这些年,兵将都不中用,洋人一路打到通州,联军进攻北京城。太后老佛爷又惊又怕,生怕洋人进京要宰了她这个罪魁祸首,像40年前她男人咸丰皇上扔下京都百万军民避难热河一样,连夜带着光绪皇上和皇后、妃子,一溜烟儿跑了。
  八国联军进了北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年40出头的王会长还是个大掌柜,家里被劫掠一空,女儿上了吊。他领着儿子和母亲无路可去,正好被作为联军临时翻译官的山田一男给救了,联军不仅没杀他,还让他给帮着找粮食酒水,后来,王会长又跟负责议和的庆王爷拉上了关系,这才扶摇直上,做起了粮食、古玩生意,买卖越做越大。

  为这,王会长和救命恩人山田一男成了好朋友。

  最近,在中国待了20多年的山田一男也许是年纪大了,思乡情切,也许是银子赚够了,几次跟王会长说,要回日本养老了。
  王会长自然舍不得,别看山田一男是个日本人,可中国话说的流熟,穿着、打扮、衣食住行完全是个老北京的做派。
  他爱吃的是全聚德的烤鸭子、东来顺的涮羊肉、大街上的卤煮火烧和老马家的羊头肉,喝的是竹叶青、二锅头、状元红,穿的是四大祥的绸缎、内联升的鞋、戴的马聚源的帽子,连谭老板和梅老板的京剧,山田也能半真半假的哼上一段。
  您要不认识猛然在大街上见了,绝看不出他是个日本人。

  再说,王会长跟山田一男很聊得来,山田不像一般东洋人那样对中国人趾高气昂、气势汹汹,为人很是平和热情,俩人没事就小酌一杯,说说古、论论今,聊聊北京城的历史、东京城的文化,还有茶道、插花、剑道、书法。
  因此,听了山田一男要回国,王会长非常不舍,舍不得归舍不得,博古通今的王会长,也知道狐死首丘、越鸟南枝的典故,思乡之情人之本性嘛,那天两人酒酣耳热之际,王会长多了句嘴,问山田喜欢什么,要送他一件礼物,算是两人友情的见证,也是个念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