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爷他们路过的那座山,叫黑虎岭,村子叫罗家村,也不知哪朝哪代留下的,村里百十户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地方虽小,田地肥沃、沟渠纵横、山里果树茂盛,百姓们自耕自重,说不上富有,可也温饱无忧,在京西一路,也算个山明水秀的世外桃源。这镇长老伴的娘家先辈,就是那个村的。

  道光末年,山西大旱,朝廷赈济不多,黎民涂炭,扶老携幼逃难到京畿一带,有那么几户,就在罗家村落了脚。罗家村的老族长,还算是个仁义厚道的人,看看几户人家着实惨,就收留了他们,在村外不远的公地上,指了一片地,叫他们盖屋起房,山里的地有的是,划了几亩给他们,自种自吃,这几户千恩万谢,便安居下来。

  山里人实在,乡里乡亲,看不得近在家门的人嗷嗷待哺穷苦无依无靠,村里的老百姓有的送点种子、有的送点吃喝、有的送点穿戴,这些外乡人不多时便和村里人热络起来,大家一起出工种地一起洗洗涮涮,慢慢融入其中。

  多半年的工夫,老族长就发现,村里人对其中一家热心过头,仔细一打听,就明白了。原来,逃难来的一家人离,有个姓王的,家中有俩双胞女儿,大女儿叫秀,二女儿叫芸,可可都是二八佳人,虽说不上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容,却唇红齿白俏丽端庄,在这山里,是一对不可多得的美人姊妹花。村里的后生多,女孩少,王家姐俩自然成了后生们的茶余饭后夜里梦里的相思对象。

  在老族长看来,这可不太好,老话说女大不中留,罗家村虽说小,又在山里,毕竟是直隶省天子脚下,有规矩的地方,俩美人进了村,闹得年轻人鸡飞狗跳心思乱动,山西那边又流行唱小曲儿,每日闲来无事,王家姊妹俩敞开嗓子就是一段甜腻动人的小曲儿,引得四处的闲汉、后生癞皮狗一样跟在后头指指点点两眼冒光,实在不雅。还有一宗,老族长掌管宗族多年,一直平安无事,老了老了,万一族里闹出些偷鸡戏狗见不得人的丑事,岂不把祖宗的老脸都丢尽啦?

  便找来王家家长说了几次,让他们管管女儿。谁知丁点儿不管用,俩女孩还是我行我素。这就愈发招忌。

  老族长家,有三个儿子,都是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后生,哥仨从小就爱舞枪弄棒,家里富裕,也不爱下地做活,久而久之,便仗着老爷子的名声在村里成了霸王,四里八乡哪里有个热闹、庙会、大集,也少不了他们哥仨的身影,等闲人不敢招惹,说不上欺男霸女,可在这块,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老爷子这个族长,也靠着儿子们才坐的安稳。所以,哥仨号称罗家三虎。

  罗家老大成了亲,老二老三还未婚配,瞧不上附近的村姑山女,正好王家俩姑娘貌美俏丽,哥俩儿就起了觊觎之心,瞒着老爷子常去王家找俩姊妹,也不知俩姊妹怎么想的,十分瞧不上二人,天长日久,村里人风言风语传得厉害,俗话说舌头底下压死人,老族长大怒之余,便在祠堂痛打了俩儿子一顿,要把王家赶出罗家村。

  谁知,这就酿成伦常惨剧!哥俩儿趁着王家惨兮兮迁走的当儿,在半路上杀了王家老夫妇,强暴了姐俩儿,痛快之余,为防俩女人闹事报官,便将二人勒死,抛尸荒野!


  等俩人回了家,还装作啥事没有呢。谁知第二天一大早,老族长高大的院墙外,便响起了家里长工们凄厉惊恐的惨叫!

  等一家人出去一瞧,登时吓得肝胆俱裂毛骨悚然,杀人抛尸的俩小子一屁股瘫在地下就尿了。大门口的横梁上,对着黑漆大门晃晃荡荡吊着俩人,青面獠牙、血红长舌、眼珠暴突,一身华服,不是王家被杀的那闺女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