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大少爷颇有兴致,慢慢凑过来,杨爷一直看不太透眼前这位年轻人,看起来正当年的年纪,却一脸愁苦忧思,闷闷不乐,跟这一大家子人一点儿不像。

  俩人在镇上慢慢溜达,左看右瞧熙熙攘攘或买或卖、或赶集、或坐了小摊上大口吃喝大声说笑的山民,都觉得新奇。

  “大少爷,您抽一袋不?”杨爷刚递过烟袋敬烟,神色忧郁的大少爷瞥了烟袋一眼,猛然睁大眼再看一眼,却变了颜色,口气变得又阴又沉,盯着杨爷问:“把、把式,这是谁的烟袋?!”

  杨爷一愣,说:“您这话问的,这自然是我的。还能是大少爷你的?这是我……” 话没说完,手一松,杨爷的烟袋锅子被大少爷猛拽过去,举着看了半晌,两眼通红神色恍惚,望着那枚晶莹碧绿的翡翠烟嘴直叹气。半晌抬头问:“你、你认得杨豫甫?”

  原本杨爷疑惑,这大少爷是不是有癔症啊?一惊一乍的,听他说到“杨豫甫”三字,顿时大惊,上下打量了大少爷几眼,急问:“您、您也认得他?那是我差点一个头磕在地下的大哥啊!”


  大少爷浑身颤抖正要说话,不远处来了几匹马,前头一人瞥见几人,立即滚鞍下马小跑过来,“啪”一个千儿打在地下:“恭请大少爷安。”

  是刘安生几人。大少爷忙收了悲色,问:“前头怎么了?延庆州的官儿呢?”

  “回大少爷,”刘安生几人抹了一把臭汗,嗫喏结巴说:“呃……见、见是见到州官了,一个姓秦的,可忒不是东西。说、说咱们一无合符、二无令牌、三无军机的滚单、四无关防印信,连兵部的勘合文书也没有,他、他不认!”

  “啊?”大少爷眼中冒火气得,一阵头晕,吓得后头俩伙计赶紧扶住他。

  “大少爷息怒。奴才们跟他费了好些口舌,叫他过来伺候,顺便要些粮食车马,谁知他不仅不给,还训斥奴才们身份不明、意欲讹诈的罪过。气得奴才们当场想宰了他,可……”

  “别说了!你们回老祖宗去吧,叫她老人家做主。”气呼呼的大少爷竟是任事不管,一甩袖子拉着杨爷往前就走。


  杨爷疑惑地回头望望,刘安生几人飞马奔了老镇长家,这才问:“大少爷,您生的哪门子气?人家当官的遇上这种事,只有藏得躲的,哪有个雪中送炭的?甭生气,我卖卖这一百多斤,安安稳稳把您和老太太送到平安地界就得。”


  “你是个好人!”大少爷轻叹一声诚挚的看着杨爷:“别提他们啦,说说这烟袋的来历。”

  杨爷便捡着能说的,细细说了一边他跟杨大人在京城的事,说到收尸一场,大少爷紧紧攥着烟袋欲哭无泪,“嘶嘶”直吸气,憋得胸口起伏不定,瞧见个小酒馆,问跟随的俩伙计:“去买瓶酒。”

  俩伙计面面相觑,看样子是没带钱,大少爷哭笑不得,杨爷迈步进去,用带的铜钱买了瓶老酒,出来递给大少爷,只见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往地下洒了些酒,默默祝祷一番,起来已是泪眼汪汪,端起酒咕咚咚喝了一大口,辣的他眼圈通红,叹口气,把烟袋、酒都递给杨爷,说:“你是忠义之士,杨豫甫临终还能认识你这么个好人,算他平日积德有福,没白活。把式,你也喝一口吧!”


  杨爷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接过酒喝了两口,举着烟袋锅子不住琢磨:真他娘怪!这大少爷莫非跟杨大哥认识?还是熟人?不然一听他慷慨死难,还这么悲痛祭奠。可这人看起来年纪轻轻,整日忧思愁闷,也不像个大官大吏,左不过是哪个亲贵家的大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