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日头上升,崔管事回来了,姓秦的州官虽没跟着来伺候,也不知崔管事使了什么神通,竟要来了一驮轿!对于逃难一行人马来说,这可是好事。队伍里本来就是车少人多,老太太和俩大丫头挤在杨爷马车里前头还得带着个口无遮拦惹是生非的小少爷,早憋得老太太心里拱火,若不是逃难,早就大发雷霆。

  就这,崔管事也说了不少秦州官的坏话,听得老太太老脸一抽一抽,冷笑了几声:“这狗奴才,早晚有他瞧得!”说罢领着众人出了镇长家,自己个儿坐了驮轿,由李总管、崔管事领着伙计两侧伺候,杨爷的大车,便匀给大少爷单独坐,小少爷和俩大丫头,被打发到后头跟别人挤车去喽。

  一行人艰难上路,走了大半天,才远远看见了延庆州和怀来县的交接之地——榆林堡。

  有了这乘驮轿和老镇长给的粮食,老太太滋润多了,在颤悠悠的驮轿上悠闲吸着水烟。只可怜大少爷忧愁不乐坐在杨爷大轱辘车上被震得头晕目眩,直犯恶心。水烟袋没了,大少爷就抱着手里贴身不离的楠木匣子不言语。小张儿和一个老仆人在一边伺候,也不敢乱说话。就是杨爷心里没事,没话找话,跟大少爷闲聊天。


  “少爷,您不嫌脏,抽我这个。”杨爷递过旱烟杆,大少爷看了看他,接过来欣赏半天,打火抽烟。

  “大少爷啊,瞧着您是读书人,识文断字的,您给咱念叨念叨,老镇长说的黑虎岭的荒村,又是吊死俩大闺女,又是黑和尚的,可咱们一行人咋会遇上棺材里的死僵和满村白骨,还有那么一条大蟒蛇呢?”

  小张儿干笑了两声,赶紧随着问:“杨大叔,您真问对了,咱们大少爷可是念了不少书。”

  大少爷瞥了小张一眼,咬着翡翠烟嘴闭眼想了想,轻叹了一声,拍了拍车辕上杨爷的背:“把式,这话说起来可是怪力乱神喽。圣人有言:怪力乱神,子所不语。其实我想,当年孔夫子闻听大泽之西有麒麟降世,亲往观看,却是麒麟被无知农人打死,惊得夫子他老人家掉下马晕倒,醒来后大哭不止,从此停笔不在书写文字,说了句:吾道尽矣!面上说是圣人为天下苍生忧,不过,那麒麟乃是四灵兽之一,岂不也是怪力乱神了?”

  说罢摇头一笑,很见俊雅风采,杨爷一怔,暗想:这大少爷平日闷闷不乐,笑起来还挺好看呢!

  “您说的那是圣人,我虽认识几个字,可实在想不通这事儿。大少爷,莫不是这里头有什么弯弯绕?”

  大少爷点点头,又点了一袋烟,显得轻松多了:“哎,就是如此。你没听过那句话:国之将亡,必出妖孽?”

  “啊?”小张儿吓得脸色骤变吐了吐舌头。

  杨爷倒不在乎,问:“您这话可透着玄吆!据我看,虽然洋鬼子打进来,咱们大清地方还是这么老大,他们准待不住!再者说,我常听天桥的评书,从唐朝以后,外头打进来的也多了,不管是大元朝还是咱们大清朝,进了咱们这块,后来不就变成咱们这儿的人了?吃喝拉撒睡,都得跟着孔圣人定的行。您说是啵?”

  “呵呵呵,”大少爷皱眉笑了,点点头:“嗯,你这也是一个说法。不过,史书上说的可不是这话。”

  大少爷思索着,便说了隋、唐、北宋、明朝灭亡前出现的种种天文、地理、生灵万物的种种异变,不是长虹贯日就是山崩地裂,加上畜生口出人言、畜类化作人形跟人交配生子,飓风狂吹、龙蛇混杂交战、大泽出污血、宫廷鬼夜哭,种种奇闻轶事,把杨爷、小张儿听得毛骨悚然,一愣一愣的,连连倒吸冷气。也不知他打哪儿看来的。

  “说是天变地异,其实是人事不修触怒上苍,才天怒人怨,天道轮回,运涨运消,降下祸患。不然,为何承平时并无这些怪事呢?譬如说黑虎岭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