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把式,你有所不知。”大少爷正了正身子,若有所思道:“大凡常人死去在太阴之地埋葬,受地气熏蒸融化,容易骨肉消融或异化为尸身不坏,吸取日精月华,想那蛇怪本来就是个麟甲爬虫,再有道行,也比不得万物之元首的人,它必然是借助吞入腹中的人体,加倍修炼,大有裨益。而控制的那些尸首,已然成为死僵,既可守护黑虎岭风水宝地,阻挡其他邪魔占据,又能让他们血肉融化在地脉中,加成太阴地脉功效,后来失踪被害的那些过路人,必然也是如此。哎,也不知这些地方官昏庸糊涂如此,才让百姓糟了这些年大难。”大少爷言下大有忿忿不平,望了望前头老太太那顶驮轿,又把怒火化作一声长叹,吞了下去。



  几人聊得热络,杨爷脸上没显出,心里更纳罕:这大少爷瞧着文弱,却气度端庄博古通今,说话做事也不错,怎么老太太百般看不惯呢?这一行人马行动说话,瞧着跟市面上大家子富豪贵胄都不相同。到底做啥的?

  想起昨日听曲前刘安生说的什么合符、令牌和勘合,杨爷疑惑越来越深,他决定,赶紧把这帮人送到安稳地界,抽身回去。



  榆林堡里满地瓦砾,蒿草老高,四角都破破烂烂,一条正街上骡马粪便屎尿横流,臭气熏天,满街的脏水,苍蝇横飞,卷成一个个硕大的球骚扰着进来的人们,堡门口跪着几个衣衫整齐的人,面对蜂拥而入逃难的人,似乎嘀咕了几句,杨爷也没听清,一直把车赶到堡里一家骡马店外头。


  随即跪着的几个人小跑过来,为首的是个穿了蓝布大褂白净的中年人,小眼短须,举手投足有板有眼,瞧着就精明干练,颇为敏捷。前头崔管事接上头,也不知说了些啥,中年人面露难色,后头一群又累又饿的人涌上来,霎时就把他围上了,要吃要喝要水要铺盖的,骡马店外头顿时七嘴八舌沸反盈天。还亏了李总管出来说了几句,这中年人才讪讪而退。


  小张儿服侍大少爷下了马车,跟着冬瓜脸的大少奶奶和月饼脸的姨奶奶们鱼贯而入,小少爷闲不住,黢黑的手抓着个贴饼子鼓着腮帮子吭哧吭哧干嚼,乱哄哄的人群里跑出来个瘦高挑中年汉子,偷偷过来给他擦汗整理衣服,溺爱地嘱咐他什么。


  杨爷卸了马,四处找水,可找来找去,这堡里竟然滴水皆无,几颗高耸的老树也蔫头耷脑,正四处询问,满街连个当地人也没有。急得杨爷直转悠。

  一抬头,正瞧见那个白净中年汉子,满脸大汗端着一锅绿豆粥,后头下人端了个大木托盘,里头盘碗罗列,还有两碟咸菜,匆匆进了骡马店,片刻出来,气喘吁吁找了个角落噗通瘫倒,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老阳儿很高,这里又热又闷,满流浃背的杨爷知道他是当地人,赶紧过来问询。这人一听招呼,猛地跳起来,打量了杨爷几眼,恭恭敬敬打千儿作揖:“尊驾您、您要点啥?您看,我这里可没吃的啦,都供奉上头。您可别生气,您说,我叫下头人去办!”

  杨爷被这礼节吓了一跳,赶紧还礼不迭:“这位爷,我是车把式,当不起这么大的礼儿。要点水饮马,您老看哪里有水?”

  话音未落,里头崔管事昂头出来,一拍中年人,他顿时矮了一节儿,陪笑问:“崔管事,您还缺点啥?”

  崔管事看看俩人,嘴一撇,抱着手问:“嗨,里头吃饭没家伙,你这儿有碗没预备调羹筷子,是诚心叫上头用手抓着吃?!”

  “哎吆!赎罪赎罪!您瞧,我咋敢呢!”中年人差点哭了,又是打躬又是作揖:“您老圣明,今儿早晨可可儿预备了几桌子饭菜,连桌椅板凳俱全,没等您来,全叫前头的乱兵抢光了,就剩了一锅粥和咸菜,嘶……这会儿上哪去找筷子调羹呢?!”说话急的他团团乱转。

  杨爷暗笑,不知这人什么来路,略一打量,指着他腰间道:“这位爷,您腰里这是什么?”

  中年人一摸,顿时喜上眉梢,赶紧摘下来递给崔管事,陪笑道:“这是我的,您不嫌弃,敬上去请上头先委屈着。”

  原来是一套富豪贵人官僚们出门常带的暗绿鱼皮镶金的三合鞘牙筷小刀。崔管事拿在手里掂了掂,挺满意,指着杨爷冲他嚷嚷:“这是我们的车把式,我的把兄弟!老祖宗顶看重的人,你可甭小瞧他!”说完冲杨爷一乐,转身进了店。

  等崔管事进去,这人更是满脸堆下笑,直冲杨爷打躬作揖,嘴里念叨:“失敬失敬!不知是把式老哥!多多见谅!多亏老兄、多亏老兄啦!不介,今儿非得出了错!”

  杨爷笑了,心说这人咋见了这帮逃难的跟见了天神一般,就崔管事两句话吓得他恭敬如此,恨不得跪在地下叫主子。杨爷实诚,看不得这个,赶紧拉住他,一起去找水。

  这人很精干,也不嫌腌臜,在堡里乱瓦堆里找出几个破桶,呼噜呼噜满脸热汗半是陪笑半是解说:“您老哥有福啊!”

  “啊?有福?”杨爷哈哈大笑:“这位爷,您可甭拿我开心,您说这大热天,一路艰难逃过来,有啥福?”

  那人神秘笑笑,领着杨爷出了堡,外头有两口破井,俩人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上几桶水,哩哩啦啦提溜过来饮马。那人掏出个小烟袋锅敬了烟,挽挽袖子跟杨爷蹲下一起干活。

  “我说老哥,您可得在老祖宗面前,给兄弟我美言几句哦。哎,不是不想招待,”中年人一指远处吵吵嚷嚷的大爷、伙计和兵丁们,小声说:“县里本来就穷,又赶着闹义和拳、乱兵,啥都抢了,若不是我支撑着,这怀来早没了人影儿。事到如今,就请老兄多多美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