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老兄!您赶紧着,请进衙门呐。饭菜都预备好啦。”待两宫、太监、宫女们进了衙门,老吴跑过来拉起傻呆呆还在地下跪着的杨爷。

  杨爷两手扎煞着,从未有过的慌张,也不知跟眼前的县太爷说啥。老吴笑呵呵说:“哎,我说您老哥实诚,您也忒实诚啦!没别的,这份儿擎天保驾的功劳,跑不了您,快,崔副总管来叫您啦!”

  正说着,崔管事大步流星出来,脸上似笑非笑仰脸道:“吴大人,赶紧进去预备膳食吧,老佛爷和万岁爷都饿了,有预备的吃食点心果子甭琢磨,大盘快上!”一拍呆愣的杨爷笑道:“兄弟!你瞅瞅、瞅瞅,吓着了吧?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一家人啦,快,跟咱进去吃饭,来个人,把我哥们儿的马拉过去喂上!”

  好嘛,崔管事大包大揽拍着杨爷肩膀,拉他进了衙门。先在厢房里跟内廷几位总管们一桌,吃喝了一阵,几位打京城跟出来的总管太监都见识过杨爷那晚杀妖除怪,满口佩服,崔管事又笑呵呵帮着吹嘘杨爷的功夫,不大会儿这桌满满鸡鸭鱼肉的宴席被众人吃光,崔管事一人就吃了两盘红烧肉,抹抹嘴还觉得没过瘾呢。等换上茶来,崔管事说 :“嘿嘿,赶着咱老佛爷洪福齐天,万岁爷众神护佑,先前就派了我的差事,领着咱大内会功夫的小子们在蹈和门外伺候,那夜外城正打得厉害,洋鬼子的炮弹子弹乒乒乓乓跟猫叫似得叫唤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老佛爷就下旨赶紧走,正碰上我这位杨兄弟,不介,可难保不测呐!今儿可算说明了身份,也有外官孝敬啦,兄弟,以后跟着咱们吃香的喝辣的,绝少不了你的好处!”

  杨爷面对这群公鸭嗓子面如老妪似得太监,吃也不是喝也不是,原先不知道身份还好,这下知道了,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心里七上八下不知说啥,这也不是杨爷胆小,虽说他久历江湖,哪辈子能料到今儿遇上这么大阵仗,崔管事以为他被吓呆了,就一个劲儿安慰。众太监也凑趣儿,屋里七嘴八舌说的热闹。

  小张儿笑眯眯跑了进来,打千儿道:“给师父请安!”

  崔管事点点头问:“老佛爷、万岁爷在里头怎么样了?”

  “回师父!老佛爷、万岁爷沐浴、用膳已毕,老佛爷喝了两杯茶,换了吴县官进上的衣裳,瞧着挺高兴,正跟吴县官聊家常呢,您猜怎么着?这县官不大,可还是曾老侯爷的孙女婿,甲午年做过李中堂随员,去过日本国呢!”

  “哪个曾侯爷?”

  “嗐,不就是曾文正公曾国藩嘛!”

  崔管事惊讶道:“我说这小子看着精明干练挺机敏呢,原来是他老人家的孙女婿,忠臣之后!嗯,咱爷们投了他,总算能吃顿饱饭喽!”

  “老佛爷有话,叫杨大叔进去呢。”

  众太监一听,赶紧起身催促,杨爷哪迈得开步?只是摇头不去,崔管事哈哈大笑:“兄弟啊,这是好事儿,老佛爷必然要封赏呐,有哥哥我在,你怕啥?走!”说话亲自给杨爷弹弹土,放下裤筒,叫小张儿打水伺候杨爷洗了脸,看了看,挺满意。这才背着手大摇大摆在前,领着杨爷到了二堂门外。

  几人倾听,里头传出淡淡哭泣声、欣慰笑声和老吴温柔和煦的说话声,小张儿探头,正被李总管瞧见,说:“老佛爷,杨把式宣来了。”

  “快叫!”

  崔管事闻言立即大喊:“老佛爷叫杨把式的起儿!”一把拉着杨爷进门,杨爷不敢抬头,进门糊里糊涂跪下,砰砰砰先磕头,喊道:“小、小民杨……”

  “罢了、罢了!快起来吧!看急的这头汗,莲英、玉贵啊,你俩甭闹哄他啦呵呵呵呵,他是个老实人,咱娘们这套章法,可别吓坏他。把式,起来吧。”

  杨爷又磕了个头,这才起身,瞥见老吴坐在个小板凳上恭恭敬敬垂手聆听。

  “你是个忠臣!”慈禧太后的声音既慈祥又温和,好像老妈妈嘱咐儿子,杨爷懵懂,等崔管事一捅他,才知道说的自己,赶忙回话:“呃……都是太后老佛爷洪福齐天,皇上百神护佑,小、小人没做啥。”
  崔管事一听,得!这位爷还真会说,把自己方才闲聊的话拿上来。

  慈禧太后就爱听这个,满脸祥和微笑:“话是这么说,可事儿还得说清楚。哎,洋鬼子不依不饶打进来,我们母子俩能顺顺当当出来,还不是靠你们赤胆忠心,老话说疾风识劲草、板荡识忠臣!你就是我们娘俩的恩人呐!不像那些个成日介嘴上说的好听,一出事儿都跑没影儿的狗东西!”

  “不、不敢,不敢当。小民只求送老佛爷、皇上到安稳地界,再回京接我的老娘,现今太后老佛爷既已安全,小民想、想回京,请老佛爷恩准。”

  杨爷好容易想明白怎么说话,跪下磕了个头。

  “怎么样?小吴?我说这个杨把式是个忠臣吧?不仅是个忠臣,还是大孝子,忠孝可嘉!把式啊,你甭走啦,今后就跟着我吧,这回跟我出来的,连上莲英、玉贵,都得赏!”

  慈禧太后怡然自得咕噜噜抽着水烟,满屋众人闻言颂圣不止,杨爷可不这么想,都传说老佛爷喜怒无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会儿笑呵呵夸赞不止,谁知道哪天变了就能要人命?伴君如伴虎呐。

  因此竭力以老母没人伺候为名,不敢领赏。慈禧太后越发满意杨爷的孝敬,传下话:“赏是都得赏的,你是头一功!这么多年听政,我可是有功必赏。嗯……莲英呐,先记着,封杨把式五品顶戴,御前伺候!待到了安静地方,只要有官缺,遇缺先补!”

  “嗻!”李总管低头答应,看不清他的表情。

  “快谢恩啊!”崔管事摁着杨爷趴下磕头,慈禧笑道:“这会儿没有官服顶戴,小吴,你给杨把式预备一身。再有,我封了小吴四品顶戴,前路行宫粮台会办,这两道旨意,叫军机处拟旨,等印来了再发。把式啊,你娘的事别着急,我听小吴说,这几日从京城、三河、丰台逃难过来的人也多,说不定你娘也奔这儿来啦,叫小吴四下里派人查访着,咱们一路奔波,在这儿也多待几天。”

  “是!”。
  尽管杨爷得了五品顶戴,可一听不能回去接老娘,满心不乐意,这会儿只能点头答应。慈禧太后聊了一个多时辰还兴致勃勃,嘱咐道:“你们记着,把式是专门给我赶车的,谁也甭胡乱支使他差事!他要想干,就伺候伺候车马銮驾,不想干就歇着。明白了吗?”

  众人诺诺连声。见杨爷从前几日大大方方成了期期艾艾的样子,慈禧乐得呵呵大笑:“咋样啊,把式?那几声大妈没白叫吧?若你不是个白丁,我一定封你个引路侯!呵呵呵呵……你们下去歇着吧,有工夫就进来,咱们说话儿。”


  慈禧太后开了个玩笑,谁知她这“金口玉言”传出来,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王公亲贵大小臣工,不一会儿就知道,老佛爷在怀来县封了个赶大车的“引路侯”!大家伙儿都窃窃私语,对着忙里忙外埋头喂马刷洗牲口耷拉着脸的杨爷背后指指点点,都以为这里头有什么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