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姑娘放生嚎啕,老街旧邻脸色晦然都陪着掉泪,天空朔风嚎叫,鹅毛大雪下的正紧。



  好端端的杨爷疯了,给口吃的,他就吃;给个枕头,他就倒下睡。不给饭、不给枕头,他能整天整宿的满世界转悠,嘴里嘀嘀咕咕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俩大眼直勾勾地,一会儿抬头看看蓝天,一会儿蹲在墙根儿底下,头顶着墙想事儿,旁人问他句话,有时候他也能听懂,只是张牙舞爪呜呜呀呀说不出来,有时不知想起什么,抱着家里那匹装饰华丽的老马,咧着嘴嚎啕大哭,那么高大健壮的汉子,哭得跟个孩子似得无助,引得老马泪眼婆娑直拿脑袋拱他。老街旧邻们见了,无不暗自抹泪。


  他的腿也断了,在大牢里没接好,只能一瘸一拐圾拉着鞋,明眼人一看,就是上了夹棍给夹断的。


  杨爷这一疯,家里没了进项,四姑娘月子里抱着襁褓里的儿子愁苦难捱,四邻八舍的送来了吃喝,都来上赶着跑腿,这才把日子过下去。

  正当大家伙儿都疑惑杨爷身陷囹圄,惹了滔天大祸,上头怎么忽剌巴放了他?后来街面上传来消息,原来,被逐出宫外的崔副总管,到底神功广大,根基深厚,说动了他的干爹、老佛爷的亲弟弟,便是那位一起逃难时的“舅爷爷”祥公爷,在老佛爷面前说了多少好话。老佛爷眼前李总管上了年纪,暗地里维护起光绪皇帝来,这样首鼠两端,自然逃不过老佛爷的“佛眼”,一道口谕,便叫崔副总管官复原职,加上小张成了御膳房的掌案,这师徒俩权势陡然赫赫扬扬,跟李总管分庭抗礼起来。

  崔副总管得知自己被逐出大内,李总管没少在老佛爷跟前儿给自己上眼药,还把杨把式抓了,说是自己一党,要杀人灭口,更是气得三尸神暴跳,一面在老佛爷跟前儿兢兢业业小心谨慎,死心塌地伺候,伺机而动;一面找了刑部、九门提督步军统领衙门的人,好说歹说,饶过杨爷。

  可这案子是钦定的,哪个敢放人?赶上光绪二十八年,老佛爷十月初十的万寿,内外大庆,崔副总管忙前忙后十分卖力,喜得慈禧太后大加赞赏,要重赏他,崔副总管才悄悄奏请,放杨爷一马。沉吟许久,老佛爷发了话:“也不是不能放,不过,万一这小子出去满嘴胡沁乱说,怎么办?”崔副总管灵机一动:“老佛爷,既然他的毛病在嘴上,咱们不叫他说话不就得了?您老人家菩萨心肠,活佛在世,跟这么个草民一般见识,岂不伤了您的圣德?”

  得,老佛爷一挥手,这事儿就交给崔副总管处理,反正,她现而今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更加上海关大开,西洋各种奢靡享乐的玩意儿传进来,玩还玩不过来呢,这点儿小事,她早扔到爪哇国去了。


  为了保住杨爷性命,崔副总管交代九门提督乌公爷,既得不让杨爷说话,还得让他活着。乌公爷一听脑袋就大了,他这种亲贵哪懂这种弯弯绕,明面上九门提督步军统领,位高权重,可京城里的大小人物,他一个也得罪不起,还是衙门里的师爷有办法,便用了这法子,割了杨爷的舌头,给他灌了药,成了疯子。


  等消息传回去,惊得崔副总管连连跺脚,然木已成舟,他也回天无力,只好将错就错,叫小张又给杨家送了点银子,也算一路之上,跟杨爷俩人的交情有始有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