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民国九年的秋天,北京城秋意盎然。眼见民国了,大街上的买卖铺户依旧按着老礼儿,温厚实在对待来客,说着多少辈子传下来的吉祥话;天桥的把式场子,依旧热闹喧天,每逢日子口,各类打把势卖玩意儿撂地的满满当当,说的唱的玩的还是前清那一套;连民间各类朝山拜佛的会,也丝毫没变,衣着鲜明敲锣打鼓耍着老辈子传下的玩意儿把式,去妙峰山赶会;大姑娘小媳妇穿着大红大绿,掺杂在留着旗头的旗装妇女中间,一起去白云观、东岳庙上香祈福,场面热闹温馨而和谐。那些前清的旗人们,除了再没有铁杆庄稼在家优哉游哉,其他的一点儿没变,早跟汉人们一样,融入了这座600年天子帝都的生活。

  时间过得异常缓慢,慢到大街小巷的老少爷们,对于改朝换代,皇上退位,一丝儿也觉得如何,数百年流传下的民风习俗,让这座城市仿佛是静止的,安详的,温厚的。就在街谈巷议、家长里短、生儿育女中一天天过去。慢条斯理,豁达而稳重。

  右安门外,杨家小院里,贫苦生活重压下双鬓早已斑白的四姑娘,系着不合身的大围裙,正坐在小木凳上洗衣裳,四周满满当当大木盆里,一盆盆全是泡的脏乎乎的衣裤、袜子甚至贴身的兜肚,没一件裁剪合体、料子金贵的,都是老百姓们家常穿的,更多的是干力气活的力巴,穷汉们的破衣烂衫,油脂麻花臭烘烘,一般人被这腌臜气熏了,准得十天半月吃不下饭。

  擦擦额头的热汗,四姑娘直起腰来歇口气。最近的活儿不好揽,成日介打仗,不是段大帅打了王大帅,就是李大帅打了张大帅,城里的大总统和各衙门的大官,跟戏台上的戏子一样,走马灯似得轮着圈换来换去,老百姓的日子可苦透喽。

  自打杨爷因庚子年那档子事儿,被上头折腾疯了,本就贫苦的杨家更陷入困境。虽说有崔副总管和小张的照应,送的那些银子,早在这十几年生活中,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慢慢花费尽了。养活儿子还得照顾疯癫的杨爷,别的不说,一天三顿饭不能省啊。四姑娘咬着牙挣吃的,赶上她没啥手艺,还好邻居们照应,给她找了不少替穷汉、百姓洗衣服、缝穷的额活计,饶是这么着,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街坊四邻看在眼里,少不得东家给点米、西家送点面。苦不堪言的日子,就这么挺过来了。

  儿子打小就懂事,五六岁就捡煤核、拉冰、拾洋火棍儿、拉小襻,凡是穷人家孩子帮大人挣小钱的活儿,一样没拉下,全干了一溜够,可算给当妈的帮衬了不少忙。十来岁上,随便跟邻居大人认识了几个字,便开始跟着车、脚行里的叔叔大爷赶脚拉买卖,家里那匹老马,早死了,车行的大把头不忍心把兄弟杨爷一家子挨饿,跟行里弟兄们一说,大家伙儿凑了点银子,买了匹壮马送给杨家,有他爹当年在行里留下的威名和那挂大车,学了几年,叔叔大爷们很疼惜爱护这孩子,有点轻活、近活,都照顾他,到后来一天也能挣个一两吊钱,给家里买粮食,一家人的嚼裹儿,靠着娘俩,刚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