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姑娘很欣慰,自己个这辈子遇上个好男人,知疼知热忠义厚道,生了个好儿子,孝顺仁义,善良懂礼。多年前的那桩旧恨,早就叫她忘怀了,碰着有好事儿的问询,四姑娘也只一笑而过,从来不像其他老娘们一样叨叨个没完。

  大清国都亡了,找谁报仇去?日子苦?现而今,谁家日子不苦?哎,看看疯癫杨爷时好时不好,总算是个大活人,儿子又渐渐长大能支撑家了,还有啥不知足呢?


  “妈!妈!我回来啦!”

  四姑娘听见喊声,立即浮现出欢喜的笑。大门哗啦推开,一辆大车慢慢驶进来,前头那匹大青马撒欢儿“咴儿咴儿”直叫,轻松扬蹄,好像跟四姑娘打招呼。后头进来个黑大个儿,摘下破草帽,顺手把赶车的大鞭子扔到车上,把车拉到马号里拴好,喂了料,脱了灰塌塌的汗衫,光了脊梁在水盆里又擦又洗,末了舀了半瓢凉水咕嘟嘟喝下去,精精神神在院里转了一圈,这才从车厢拿了包东西跑过来,轻轻蹲下,跟献宝似得:“妈,您瞧,嗬,今儿多赚了2吊!我买的半空儿,给我爸下酒呢。”


  四姑娘瞧着浓眉大眼的儿子,看了十八年了,越看越看不够,她怎么也想不到,小鸡仔一样的娃娃,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眼前这条黑大汉。一对抹子眉,比墨汁还黑。大环眼透着精气神十足,黑黝黝的国字脸十分英武,嘴唇上还带着淡淡的青软胡须,头发短而硬,连这副大高个、大身板、宽肩膀粗腰身,浑身嘎达肉,都跟他爸爸杨爷仿佛一个模子变出来的,只是说话大嗓门带点嗡嗡闷响。

  “又喝凉水!”四姑娘嗔怪而喜悦得回过神说:“当心喝多了闹肚子。屋里有给你冷得开水。快去喝点儿。”

  “凉水怕啥?”儿子满不在乎,咧嘴大笑:“听外头人说,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您瞧,我十八了,正火力壮呢哈哈。妈,您快尝尝,今儿的半空炒得可香了,我打永定门里买的,还热乎呢。”

  “胡说,年轻不小心,年老了才做病呢。傻小子,你啊,甭听外头人瞎咧咧。有那钱,多买点儿棒子面,买这些玩意儿做什么?”话虽这样说,四姑娘捏了一个花生仁放进嘴里,微笑品味焦香四溢的味道。

  “咦,这您就不知道吧?”儿子凑过来:“我爸上回比划了老半天,又是叫又是嚷,我才明白,敢情他老人家是想吃半空儿了哈哈。您说逗不逗?今儿正遇上一个卖的,人家还多饶了我一大把呢。您晌午吃了没?”

  “你啊,就惯着你爸吧。锅里还半锅粥,窝头在炉子上呢。今儿这活不得闲,没做别的,你快去街口叫你爸回来吃饭。”

  “嘚来!妈,您快歇歇。我给您捶捶。”说着话他做张做智在后头给老娘一通捏把肩膀,疼的四姑娘哭笑不得:“傻小子,快挺下!你这孝心妈领了,那么大劲儿,谁受得了。快去叫你爸。窝头凉了就不好吃了。”

  儿子蹦跳着出门了,四姑娘被儿子捏把一顿,起身用围裙擦擦手,仰着脸笑了。

  别看儿子十八了,懂事仁义,可连个名儿还没有呢。老京城起名,小时候叫个狗剩、二丫头、马驹子、驴头、铁蛋,为的是多少辈子传下的规矩,小孩名字丑,阎王爷瞧不上,能长寿。长到十五六岁,就得有个大名,所谓“官名”了。不过这大名,非得嫡系长辈,爷爷爸爸能起,或者请有学问的给起个有吉祥涵义的名字。然杨爷疯癫日久,自己又是不识字的睁眼瞎,老街旧邻们又没学问,就这么一直耽误了。

  所以,对杨爷的儿子,有的看他个头高,有叫“大杨”的;有的叫他小名“铁柱”的,还有的叫他“杨大个儿”他也答应。这么一来二去,反倒省了他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