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天坛正门内外人流不息,几乎半个京城里的人都嚷嚷动喽,都来看洋人打擂。做小买卖的也都乌央乌央挤进来,想趁机多赚几个,人声鼎沸吵嚷不息,比三月三逛白云观的老少爷们还多好几倍!

  大杨仗着身大力不亏,满头热汗挤了进来,不等看红墙黄瓦汉白玉栏杆拱桥,耳朵里立即塞满了叫卖声:

  “炸面筋儿,熏鱼儿唻!不香不要钱呐!”


  “咧 包儿咧 咧 包儿得了热地咧,一个劲咧,这包儿热的咧,发面的包儿要热咧!”


  “羊头肉!正宗老马家的!”

  “馄饨!鸡汤馄饨!”

  “ 卖药糖哎,谁还买我的药糖哎,桔子还有香蕉、山药、人丹,买的买,稍的稍,卖药糖的又来了,吃了嘛的味儿呀,有了嘛的味儿呀,桔子薄荷冒凉气儿,吐酸水儿呀,打饱嗝,吃了我的药糖都管事儿,小子儿不卖,大子儿一块”

  “洋片儿唻!您就再往这儿看呐!穆桂英独创天门阵……”


  …………

  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韵律齐全的吆喝声直震得人脑仁儿疼!眼见好端端的威压巍峨的天坛被撂地小摊占满,不少人也摇头不止,可老百姓乐意看,乐意听,乐意吃。大杨苦笑着瞅瞅卖馄饨的,咽了口唾沫,他有点馋,不过兜里没啥钱,还得给家里买粮食呢。

  好容易牵马挤到擂台边上,大杨都快湿透喽。说是擂台,可也并不在天坛祈年殿、圜丘、祈谷等“圣地”上摆。谁不知道那是祭祀老天爷的地儿,连袁大总统早几年也全服古装来祭祀过,最是神圣,因而就算洋人来了,北洋衙门的官员们也不能、更不敢在那摆。就在圜丘附近的草地上,用木板砖头搭了个一米多高的,方圆两丈左右的台子,台子正北是看台,京城老手艺人搭的棚子,素绸彩缎交相辉映,十分华丽,座位上早有些大鼻子黄头发蓝眼珠子的洋人跟不少道貌岸然正襟危坐的大官谈笑风生。看台下头是些背了枪的警察,有的提溜着木棒子,紧盯四周越涌越多的看客。


  大杨踮脚伸脖看了会儿,洋人大力士还没来,这头,不少雄赳赳气昂昂膀大腰圆、腰系大带、短打扮的汉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慢慢凑过来,有几个双手抱在怀里,怒目而视。对众人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充耳不闻。

  老少爷们一瞧,嚯!都是京城武林中的英雄豪杰呐,赶紧让开几条人胡同,请众位好汉进场。擂台下头早摆了些粗木桌椅板凳,凡是打擂的,现在报名处报名,再等在下头。


  大杨抽个空子,拉车到擂台西角一丈多远的大树下停住,把大鞭子扔到车上,掏出块贴饼子,边吃边等着。


  一旁不少老少爷们正说的热闹:“怎么?敢在咱爷们这一亩三分地儿上找茬?姥姥!不揍他个孙子!还想着是八国联军那档子呢?”

  “没错您呐!您说说,咱们老中国论吃、论武艺,那是独步天下,是他们洋鬼子的老祖宗!切!我就不信,咱们的形意、八卦、罗汉、梅花各种拳脚,打不过他们洋鬼子!”

  “嘘!您二位小点声。”

  “怎么?您害怕啦?”

  “怕什么?”这位显得很知道点内幕:“我听见说啦,这洋鬼子可不白给!那是在老英国、大老美那里练了多少年拳法,见天吃生肉长大的,接连打了十几个国家,楞没遇上敌手,您说,厉害不厉害?”

  “呸!再厉害,能有咱们的功夫厉害?我不信。”

  “不信,您往哪儿瞅!”


  大杨嘴里嚼着贴饼子,顺势往擂台上看,这才发觉,擂台两侧竖着两根长杆子,每根上吊着一副大红锦缎黑漆大字对联。他识字不多,可都认得。


  上联是:拳打北方好汉


  下联是:脚踢江南英豪



  “我日他祖姥姥!”前面有个黑大汉认出了这副对联,其他那些武林中人还懵懵懂懂,他们练功练的好,可认字的不多,一听大汉说了实情,都气得三尸神暴跳,肺都快炸了!

  “妈的,什么娘生的敢夸下如此海口!不如直说这小子给咱们武林中人脸上抹大粪得了!”

  “快叫洋鬼子大力士出来!”

  “对!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三拳不揍趴下他,老子就改姓!”

  武林中人都脾气躁,咋咋呼呼一嚷嚷,前头北洋衙门的小官吓坏喽,赶紧过来点头哈腰作揖不止:“诸位,诸位爷!您诸位都瞧我了!千万别急躁,我知道您诸位都是武林豪杰,您稍等,大力士正在往这儿赶呢!”说完看看众人一脸怒色,矮了半截似得,四处抱拳道歉。


  这些武林众人,谁也不正眼瞧他,还骂骂咧咧:“等?!他他妈以为是谁?!在咱老北京摆谱儿?快去催!再不来,兄弟们就要拆了他的擂台啦!”


  “是、是、是”小官惊慌失措连连答应着,一溜烟儿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