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说话大汉脱了外褂,露出一身油亮的嘎达肉,晃着膀子过来:“咱是一个个上,还是一群上啊?”

  吴老二眼中飞过一丝犹豫,心下骇然:坏了!这下遇上硬茬子啦。面前的汉子非是别人,正是京畿八极拳高手王大师的徒弟,王德胜。其实,吴老二原本也不知道那日是不是自己师父暗中出手,这么胡天胡地吹了好些日子,敛钱不少,谁也没揭穿他,师兄弟几人把谎话说得自己也信了!到底是不是八极拳的王大师呢?谁也不清楚。

  可事到临头,关系到脸面,绝不能退缩,吴老二一抱拳:“既然王老兄有心,兄弟陪你过几招。”

  两个大汉拱手挥拳打在一处,吴老二黑虎掏心,迅猛刚烈,王德胜内功深厚,连环腿法如影随身,电花火石间窜蹦跳跃就是几脚,俩人垫步拧身越打越快,“砰砰嗵嗵”肌肉拳脚摩擦碰撞直刺人耳目,看得众人心惊胆战,有看闲事儿的说:“吆,功夫不赖啊,有这功夫,那天天坛打擂,咋打不过洋鬼子呢?”

  “嘘,仔细瞧着。你知道啥,咱们呐,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有功夫,下狠手!”


  大杨看得血脉贲张,攥紧拳头十分紧张。


  俩人只过了十几招,吴老二一个没留神,被王德胜瞅个空子,左手一拳打中脸颊,没等撤步,紧跟着王德胜纵身就是一脚,正踹在吴老二胸口,“砰!”吴老二被踹飞出一丈多远,噗通落地,一口血沫子哇吐出来,面如金纸大口喘息,已然输了!

  “哈哈哈,咋样?!”王德胜一脚踩在吴老二胸口,周围几个师兄弟全傻眼了。“你还敢吹你师父?呸!小娘养的!下次见了他,我照揍!”

  “你!……”吴老二又气又恨,捂着胸口拼力大喊:“你、你小子有两下子,我服了!可你今儿敢跟我会会我老师邵大爷么?”

  “就是为会他,老子们才来的!不就是会几套擒拿功夫?还有那个狗屁三十六路子龙枪?我今儿倒要瞧瞧,老头的玩意儿!来,架着他,收了摊子,去找邵宗祥!”


  一看动真格的,看客们全怕惹祸上身,呼啦啦散了。跟着吴老二的几个小弟兄垂头丧气扶着大哥,王德胜跟在后头大摇大摆,看吴老二被打重了,也觉得不妥,左右踅摸几眼,一下看见了大杨,挥手叫道:“嗨!那小子,过来!说你呢,赶车的,来,拉着这位爷,去趟德胜门外。”


  大杨一听是去找邵大爷,心中暗喜,赶紧拉马车请吴老二坐了,几人后头跟着,由打城里穿城而过,到了德胜门外。




  德胜门本是大清朝远征出兵的专用城门,这些年大清没了,民国别说远征出兵,连国内还打得一窝蜂似得热闹,哪还有什么胜利?平日里北城一带就荒凉,此刻,高大城墙斑驳陆离,砖土掉落,十分破败,城外老树昏鸦、杂草丛生,一派荒寂。


  城外二里远近,几条小街,邵大爷就在这儿住,前头几层租给了别人,大院外头东南角,又开了个小门。

  大杨吆喝住马,想扶吴老二下来,“呸!”狠狠吐了口唾沫,吴老二气呼呼自己下车,扒拉开别人手臂,迈步进去,后头王德胜几人也跟了进去。


  大杨卖了个小心,也随着进了院。“没你事,外头等着去!车钱一会儿给你!”几个小伙冲他嚷嚷。


  “谁啊这是?”不待大杨说话,由打里院,缓缓走出一个人来,大杨张望,俩人四目相对,果然!果然是那日天坛站在他身边的奇怪老头!


  那老头似乎并没认出大杨,披着夹衣,脑袋后面的小辫懒洋洋垂肩,手里长烟杆袅袅青烟,小绿豆眼儿跟没睡醒似得,迷迷糊糊打量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