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2
  山田一男见王会长脸色古怪,笑了:“兄台怎么了?您在北京各行中名望甚高,难道一尊石刻佛像也令您为难了??嗯,如果兄台不好出面办理,我想自己出大价钱收购一尊。”
  王会长掏出块素白的纺绸手帕,擦擦额头上一脑门的热汗,问:“贤弟,咱们兄弟这些年风风雨雨,算得上知心,我想问一句,为何非得要一尊石刻的古佛呢??”
  山田一男轻叹一声,说了原因。
  原来,山田出身平民,祖上自德川幕府那当儿便笃信日传佛教,作为他们家的祖训一直流传至今,父祖辈虽是平民,却是虔诚的佛家子弟,生前便初一、十五的去东京各大寺庙烧香拜佛,即使明治年间,日本朝廷实行毁佛崇神道教的活动,大肆贬低日传佛教的名望,提倡崇拜天皇始祖的神道教,以维护天皇制维新朝廷的稳定。而山田家族也一直不改初衷,算的上矢志不渝。
  且山田远渡重洋来中华经商前,在东京提经寺许下了罗天大愿——祈求佛祖保佑他能在中国功成名就,如果真的实现,他将捐资为提经寺重修庙宇,为佛祖再塑金身。还要请一尊石刻古佛在家供养,等他百年后,捐献给提经寺供养。

  等到今天,功成名就的愿望算是基本实现了,老婆孩子都很幸福,银子赚得盆满钵满,虔诚的山田一男认为,这是佛祖护佑的效果,重修寺庙没问题,可时刻古佛难办的很,又不是金玉佛像,于是乘今天跟王会长喝酒,直接提了出来。

  王会长听了,沉吟许久,心里责怪自己嘴欠!!懊恼不已,脸上还是和颜悦色:“贤弟的虔诚之心可敬可佩啊!!为兄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嗯。。。。。。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出1万大洋,买350两黄金,请工匠铸造一尊金佛,再请大万寿寺的大师父开光入藏,送与你带回日本供养,一是表表我的心意,二是为纪念咱们兄弟的友谊??可好?”

  1万大洋?!山田一男心里一震,知道王会长确实为难,才提出了这么个折中的办法。

  为啥??

  那当儿印的钞票不值钱,袁大总统命令财政总长以盐业银行、中国银行名义发行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在市面上常见,可老百姓习惯了用铜制钱、银子、银元,而民国的法统又不那么强势,各省、尤其是南方各省都有自己印制的钞票,这种钱老百姓都不怎么认,加上币制混乱,可能北京的票子在北方各省能花,到了南方人家不认,反之亦然,南方票子到了北方也不认,如此这般,银元——当时因为有袁大总统的头像,也叫袁大头,轰然成了民国最主要的货币。
  1万大洋相当于什么??当年1两黄金才卖31块3毛钱!京东富饶的玉田、遵化、固安等地最肥沃的土地,才25块钱一亩,一般的旱地也就16块大洋一亩,一袋美国产30斤的洋面粉才4块大洋,在正阳楼叫一桌子最好的燕翅席,才5块大洋!

  这1万大洋,能买400多亩好地,可是多少人一辈子的梦想!

  山田一男点点头,望着王会长诚挚的眼神,疑惑的问:“兄台见谅,咱们是好朋友,我也不缺钱,更不能收您如此大礼。而且,我想请教您,怎么这些时刻古佛,是万金难求还是有什么别的忌讳呢??请兄台直言告之。”

  王会长笑着摇摇头,觉得这日本人实在固执,还是脱不了日本民族的特性,起身背着手踱了几步,慢条斯理答道:“贤弟在我中华经商也20来年了,对我国传统民俗也知道些,不过,有句俗话,叫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嘛。你既然问我,老哥哥就跟你念叨念叨,这事儿不是我为难,而是我们这一行儿,有规矩。”
  “有规矩??”山田眨眨眼,抹了抹仁丹小胡子。

  “早年间咱们兄弟聊天,我跟你说起过,没说那么透彻。”借着院里西府海棠的花香,王会长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