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茉莉双熏和炉缸点心。茉莉双熏不是普通茉莉花茶,是茉莉花茶运到北京后,茶叶铺再加工的一种高级香茶,清末民国在老北京非常流行。


  炉缸点心:用各种高级点心末子回炉再加工出的一种非常便宜的点心,跟老北京“高末”茶的来历差不多。味道清爽甜润松软。是老百姓最爱的食品之一,现今登堂入室,成了有名的“八宝炉缸”。
  邵大爷一怔,脚步猛然停住,绿豆眼瞪得老大,神情中透着诧异,大杨被看的浑身不自在,知道老爹的名号好使,赶忙把老爹当年往事磕磕巴巴说了一通,半晌口干舌燥,见邵大爷肃然不语,才停了话。

  “哎!”邵大爷长叹一声,落寞中带着隐隐激动,一挥手:“你爸爸……是个豪杰!说起来当年,我们老哥俩,还有过几面之缘!甭说了,小子,这世道,好人没好报。不过,我还是不能收你!”

  “啊?”大杨泄了气。

  “不收徒弟,是我的规矩。我有我的章程!这么吧,咱爷俩挺有缘,交个朋友。”“朋友?”

  “对!交个朋友。你平日里忙活完生意,接长不短来瞧瞧我,咱爷俩吃点喝点聊聊天。咋样?”邵大爷有了笑模样。

  “我跟您交朋友?”大杨傻了,嗫喏道:“大爷,咱差着辈分呢!”

  “哈哈哈哈……”邵大爷仰天大笑道:“傻小子,不在江湖走,不知道有句话:江湖无辈、英雄无岁?先说好了,不许拜师,不许叫师父。我比你爸爸年长,你叫我声大爷,不吃亏!”

  大杨懵懵懂懂带着七分喜悦跪下磕了仨头,一老一少又聊了会,大杨赶车回家,临走,大杨问起来他们家的大鞭子,邵大爷想了想说:“这东西确实是好玩意,看工艺用料,绝不是市面上的大路货,来历我说不上,不过,你可收好了。说不定,以后有人惦记呢!”
  打这起,大杨隔三差五来德胜门外邵大爷家,陪他聊天说话,赶上饭点儿,老头叫他一起吃点喝点。也不教他功夫。大半年过去了,这天吃完饭,邵大爷背手围着大杨绕了几圈,嘿嘿一笑:“大杨,从明儿起,你的来天天帮我干点活,成吗?”

  “成!您吩咐!”大杨立马兴奋起来。

  邵大爷指着院里角落吩咐:“你呐,每天来了,用簸箩,把东边墙角里那堆黄土,都运到西边墙角,一天干半个时辰,不拘日子干完了算。再有,我不喝苦水,泡茶有送甜水的,你呢,瞅见厨房里那俩大水桶?去二里地外那条河里,每天提溜几桶水,把院里的大水缸灌满。我留着洒院子。这点活累不着你吧?”

  “成啊!”大杨呵呵笑道:“您就擎好吧!”

  说干就干,大杨答应地挺痛快,可等干起来,才发觉,这忙帮的真够累的。小院不算大,也不知邵大爷从哪儿拉来这么些黄土,既不是盖房子也不养花,堆得跟墙一边齐,瞅着乌央乌央一大片,运土还不能使别的,只用一个铁簸箩,插进土堆装满了,双臂举起来再一溜儿小跑搬到西墙角。一趟两趟没啥,可半个时辰下去,大杨全身湿透,俩胳膊跟软面条似得塔拉着,刚喝口水,又得去提水。

  这活更邪乎,俩大木桶足有四十多斤重,跑到二里外小河边,装满了咬牙提溜起来,坠的大杨差点摔倒喽!邵大爷举着烟袋锅子在后头嘻嘻笑:“呵呵呵……小子,这活可不好干呐,还有劲儿嘛?”激得大杨心血上涌,拼出吃奶的劲儿,双臂提着水桶一溜跑回家,倒进大水缸。三趟下来,小牛犊子一样的大杨累的快吐血了,呼哧呼哧直喘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