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三



  自京西北通往张家口的大道上,裹着大棉袄,踩着烂泥的人赶着几十辆大车,缓缓而行,大杨在棉帽子里,露出俩大眼珠,有点气闷,拉下帽子,刺骨的北风割得他鼻子、耳朵生疼,一喘气就是一股白雾喷出,跟仙气儿似得,绕着脖子转悠。


  也不知咋回事,大杨收拾好行李,刚跟皮货庄的老板及其他车行哥们汇合了,初冬的天气突然骤冷,下起了大雪,起初大家伙儿都没当回事,等出了西直门几十里,鹅毛般大雪跟筛面般铺天盖地而下,冻得众人抵挡不住,才干净在打尖儿的店里,换了冬装。连皮货庄刘老板都说:“妈呀,这是闹的哪一场?还叫不叫我发财啦!啊?!”

  临走,他拜了京城内外好几十座财神庙,本想财神爷必得保佑,不料叫这场雪给搅和啦。大冷天的,又是人吃马喂,一天走不了几十里远,哪天能到口外?刘老板整天撅嘴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埋怨个没完,赶车的哥们弟兄,刚出京时那点儿新奇劲儿,早在这鬼天气和刘老板的絮叨中荡然无存。


  大杨不太在乎,身强力壮的他,经过在邵大爷家干得那些“活计”,体力猛增,穿着大棉袄、踩着大棉鞋,一天走百十里地,大气不喘,一点儿不累,精神头足着呢!可别人受不了。刘老板见他敦厚老实,能吃苦耐劳,还有眼力见儿,便叫他跟领头的车把式老崔,做助手,一起带着大队前进。


  车行里,原先也有规矩,拉座的不拉货,拉货的不拉座,不过这都民国了,兵荒马乱,能挣口嚼裹儿吃就不错,谁还管那些?因而,大杨把自家的车留下,赶得是车行大把头特意给他找的一辆没车厢的平板大车,马还是自家的马,还添了一匹新马,在车后头跟着,轮班替换。


  大杨赶车家传,有一套章法,刘老板裹着狐皮坎肩、貂皮大斗篷,窝在车队唯一的座车里,跟在大杨车后头,“咴咴”鼻子里不断喷白气的马匹跟人一样,冻得有些发抖。大家伙低头耷脑,无精打采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