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叼着烟袋的老崔进屋就乐了,招呼大家伙儿随便洗洗手,赶紧吃饭,大家早就又饿又冷,见了这点吃食,高兴地恨不得吼一嗓子!谁还洗手?冲过去摸起几个馒头窝头,就往嘴里塞,噎得红头胀脸,青筋暴露,端起碗喝点粥顺顺,免不了被烫,引得众人大笑,都是年轻人,就着桌上的小油灯,又说又笑,虽没大鱼大肉,也吃得欢声笑语不断。


  大杨在衣服上抹抹手,一个两面馒头早下了肚,喝了半碗粥,左手举着俩窝头,右手俩馒头,大嘴张开,左右开弓,这通吃,老崔眨眨眼笑了,小声说:“嗨!先少吃点,一会儿,还有酒菜呢?”


  “菜?”大杨看看低头猛吃的大家伙儿,塞得满满的嘴里嘀咕:“您甭糊弄我、我、咯!咱又不是掌柜的,哪有什么酒菜?”

  老崔拿烟袋敲了他脑门儿:“你小子,真是个棒槌!”


  车夫、伙计们正唏哩呼噜吃的香,门一开,随着冷风进来个小伙计喊道:“谁是老崔和杨大个儿?快,你们掌柜的叫!”


  老崔大模大样起身薅住大杨脖领子往外就走,其他人毫不在意,习以为常连头都不抬,大杨不明白咋回事,使劲捶捶胸口,把那块窝头顺下去,灌了半口冷风,问:“老崔大哥!掌柜的这会儿叫咱们去干啥?”

  “干啥?吃饭呐!你个傻小子!”老崔背着手,抽烟偏头嗔笑:“你小子,真是京里待久了。这外路上的规矩,一点儿不通!也难怪,你们哪出过这么老远的门儿?”


  大杨用袖子抹抹嘴,非得问个仔细,俩人跟着小伙计边走边聊。原来,车行跑远途的大车队,最是风餐露宿吃苦受累,钱赚的不少,遭罪是免不了的。可领头的车把式,却跟“五贱行”“五子行”里其他行业一样,都是大拿!但凡走远途,无论富商大贾还是官府老爷,都得对车夫头另眼相看,恭敬三分。一是那么老长的队伍,哪会儿走、哪会儿停、在哪儿打尖住店、哪里荒山野地艰难险阻,车夫头儿心里有数,手拿把攥,二来,车夫头久经江湖多阅历,沉稳精干,在车夫中威望高,口气大,大家伙儿都佩服,上头的人出门在外不认识道儿,遇上点儿大事小情,必得由车夫头出面才能转危为安。三一个,这些车把式都是壮年汉子,不好管,管住了车夫头,他就给理顺喽。最是省心。因此,车夫头可是车行远途万万少不得的人物呢!


  大杨听了,这才恍然大悟:“我说呢!咱们赶车的还能跟掌柜的吃一桌。这里头还有诺大讲究!”

  “赶车的?赶车的咋了?”老崔长叹一声:“咱赶车的虽操贱业,不偷不骗不诈不抢,靠卖力气过活,比他们大人老爷干净多啦。他们在城里是大人老爷,到了路上,连个狗……”前头小伙计听着捂嘴直乐,老崔摇摇头,闭了嘴。


  北房正屋,小伙计一挑帘,一股掺了异香的暖气扑面而来,熏得大杨直想打喷嚏,赶紧强忍住,偷眼瞧,屋里一色硬木家具,左右隔间垂着厚厚棉帘,正中一具硕长的硬木雕花八仙桌,当地一个云白铜的大火盆,红彤彤火苗子莹莹冉冉。八仙桌左边是胖墩墩的刘掌柜举着水烟袋满头热汗,右边坐着个中年汉子,四方脸,小黑胡,一身青缎子棉袍,狐皮坎肩搭在椅背,手上的金戒指锃亮。桌上热气腾腾珍肴美味杯盘罗列。


  “掌柜的,人来了。掌柜的?”小伙计回了声,老崔大杨进来,打千儿问安。可煞奇怪,两位刘掌柜,面沉似水呆坐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