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老崔说的慷慨激昂,可事关大家伙儿的性命,他也不敢大意,更不敢外传,让手下弟兄们知道了一吵吵还得了?只跟大杨每天找刘掌柜商议,等待其他商客来往,一起结伙搭伴前行。本以为这场雪几天就停,谁料竟成了连阴天,稀稀拉拉小雪不仅没停,等停了雪,又下起淅淅沥沥小雨,雨雪交加,夹杂口外吹进来的硬风,让本来寒冷的天气更加冰冷,地面上泥泞不堪,又湿又粘,这下子,路上甭说客商,连附近方圆数十里内也没了行人。急得刘掌柜困坐愁城,每日里跟二掌柜长吁短叹。停了这些天,掌柜的又是这幅模样,傻子也看得出必有缘故,底下的车把式、伙计们,便开始议论纷纷喽。



  “怎么还不启程啊?等什么呢!再不走,赶到腊月回来?一家老小在家巴巴儿等着嚼裹儿呢!”几个车把式嘀咕。

  “咋?你没听说,前头路程不安宁!有些风言风语呢!”

  一听这话,车把式、伙计们好奇心大起,凑到一块堆儿听闲话。一来二去,店里伙计不提防,把前头凶信儿说漏了一些,引得众人大惊失色。那年月,谁不怕个神神鬼鬼?又是长途,沿途深山老林荒野丘陵不断。这下子,刘掌柜想遮掩也遮掩不住,大家伙儿纷纷找老崔、刘掌柜问询。


  刘掌柜既不敢轻易启程前进,也不好就这么回去,折损了货物本钱,再者说,京里的铺子还等着呢!不由天天扎煞了手顿足捶胸,这趟买卖真倒了大霉!脾气急躁的老崔呵斥制止了大家胡乱猜疑,气呼呼又等了两天。实在没了招儿,这天,天色阴沉,又下起了雪,老崔披着大棉袄找到刘掌柜:“掌柜的,咱们不能再等了!您瞧瞧这天?再等下去,不定有没有客商来呢!咱们这么些人,在这儿人吃马喂的,兄弟们心里不落忍不说,都等着干完了活儿,回京给家里稍钱呢!前两天,我跟大杨兄弟赶车去前头看了看,路上潮湿烂泥巴多点儿,旁的真啥也没有!要不,咱甭等了,先启程?”


  刘掌柜托腮瞧大杨,大杨挺胸点点头:“掌柜的,我和老崔哥都走出去二十多里呢,没事儿。路上没人烟,就是烂泥多点,没那么邪乎!”


  看看俩人跃跃欲试,刘掌柜跟二掌柜合计了半天,二掌柜说:“这么着吧大哥,我派四个人带着火器,送你们一程!到了宣化府,我就放心啦。”

  “火器?!”老崔一听来了精神。“二掌柜,甭麻烦!您把火器借一把给咱们壮壮胆儿,不一定用得上,咱回来再奉还,咋样!”

  “成啊!一把不够,两把!”二掌柜即为刘掌柜的安全担忧,又操心他的生意,见老崔会用,赶紧叫人取来两把火器, 大杨侧脸瞧,原来是两把乡间的火铳。


  火铳这玩意儿,明代就有,明代京师禁军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中,神机营是特有的火器部队,除神机炮外,多管火铳和单眼火铳遍布全军,乃是大明当年最具战斗力的精锐禁军。只可惜大清入关,八旗骑射功夫威震天下,一统寰宇后,历代帝王只秉承“祖训”,不思进取墨守成规,死抱着骑射功夫躺在祖宗功劳簿上睡大觉,京师火器营的枪炮,还比不上数百年前大明的威力,被西洋人奋起直追,到后来才有丧权辱国连年战败。


  不仅如此,满清帝王为了防止汉人执掌火器,图谋不轨反抗朝廷。乾隆爷那当儿便传下严命,严禁各省民人收存火器,全部收缴入官,一旦发现,立即锁拿。因而,大清二百多年,民间火器凤毛麟角,到了清末,西风东渐,加之朝廷大权衰弱,各地动荡不安,民间火器才又复兴。



  二掌柜拿出来的,便是两把一尺多长颇为精致的自造火铳,木头把、紫铜枪管儿、扳机和火门子,都是黄铜的,这种火铳,在前头塞进铁丸子,塞火药,后头用火媒子点燃,轰然一枪,弹丸击发,近处十几丈内的人或动物,都得被打的头破血流!

  “哈哈哈哈,掌柜的,有了这玩意儿足足够用!加上我这把使了几十年的短刀,甭管什么妖魔鬼怪准得玩完!嘚来,多谢二掌柜,掌柜的,咱启程吧?”

  刘掌柜思谋半晌,看看众人摩拳擦掌,又有火器助威,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