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众人早已按照老崔吩咐暗中收拾利落,就等这句话啦,一听要启程,即刻喜上眉梢,拉马、驾辕套车、装干粮忙的不亦乐乎,一会儿功夫齐齐整整在出了刘家老店,二掌柜到底不放心,披着大氅带着伙计们顶风冒雪,一直送了足有五里远,才下马跟刘掌柜惜惜依别。



  领头的老崔抖起来喽,腰里左右别着两支火铳,怀里揣着短刀,挺胸抬头大踏步吆喝着马匹,心气儿十足。连哈出口的气都粗壮了不少:“老少爷们!兄弟们!看好脚下路,招子放亮点儿!大步走哇!”

  老崔这精神头儿一来,引得车把式和跟随的伙计们也纷纷开怀大笑,在店里听得那些神神叨叨的事儿都仍在脑后去喽,只有刘掌柜裹着大皮袍依偎在车里心里忐忑。


  大杨年轻,也爱热闹,手里时刻不离那根赶车大鞭子,瞧着老崔怀里的火铳就眼热,不时凑过来瞧,老崔哈哈大笑道:“小子,知道么!咱爷们今儿也有这火气家伙啦,哈哈!这会就算一路走到蒙古咱爷们也甭怕!小小不然来点山精水怪,爷们当时给崩了它!”


  众人顶着冬风一路前行,不多会儿就出去十几里地。说来也怪,刚出来没觉着,走了小半天,天上的大雪夹杂了狂风呼啸不止,在四野萧瑟中如龙吟虎啸嗷嗷呼号,放眼望去,目所能及的地界,全是白压压一片,远处的山峦、丘陵和山上松柏成了银白色水晶世界,一眼望不到头的冰凌挂在树枝上摇曳透明,近处树丛林木也被大雪压得弯了腰身,如垂垂年迈的老者使劲儿挺直,奈何羽毛似得雪片从天飘坠,白皑皑没头没脑随风大降。风卷大雪吹得人眼眨毛都冻上了,眨眨眼,雪花瞬间在眼前打着旋儿卷成无数迷离景象。


  中途没遇上人家,找了块地随便吃了午饭,那苍穹上的乌云暴雪更是撒花儿一样铺天盖地顺风直下,冻得众人哈气吹手,抹脸跺脚,继续前行。下半晌,打正北起了几阵暴风,卷起千丈雪尘,在苍茫绛色乌沉沉云层下疯狂飞舞旋转,把眼前世界搅和得飞雪走石浑浑噩噩,所有的道路沟渠上,都覆盖了一层白乎乎的雪棉被,道路也越发泥泞难行,噼里啪啦的小雪粒子打的人脸生疼,一个脚印能陷下去两寸,闹得大家伙儿上午那点儿高兴劲全没了影儿,唉声叹气咒骂连连。


  只有最前头的老崔、大杨拉下带眼洞的帽子,一面低头顶风,一面不停揉了黏糊糊的眼皮,不敢错眼远眺前路。



  又走了多时,后头车厢里传出刘掌柜声音:“老崔!我瞧着怀表都下午3点多喽,咱们离前头的尖站还有多远?”


  “掌柜的!”老崔满脸白雪渣子,好似个白胡子老头,使劲儿扑棱抖落白雪,说:“还早呢!我看,还得俩时辰才到前头尖站!您瞧这大雪,打个折扣,到了也得天黑喽。”

  “哎,叫大家加把劲儿呐!咱可不能在这块鸟不拉屎的地界让雪给绊住喽!你瞅瞅,外头连个村镇也没有,荒山野地的,可不成!”


  “嘚来!您安稳在车上。兄弟们!”老崔挺胸放开嗓子:“脚下都加把劲儿呐!前头道儿还远呢!”


  老崔隔三差五来这么一嗓子,吼声传出去老远,大家伙儿听了心里安稳,都紧走几步。大杨笑道:“崔老哥,您这丹田气儿咋练的?好家伙!能跟着金老板唱黑头!”


  “哈哈哈,那咱可比不了!我这是现学现卖。小子,记着,佛争一炷香,人活一口气,要是人心口窝里这口气足了,啥也不怕!你就说那年……”老崔掏出烟袋锅子,招手叫过大杨要擦火,却见大杨眯了眼傻呆呆望着前头长大了嘴,便过去一拍他:“瞧什么呢!来,给我护着点儿,我抽一袋!”

  可煞作怪,大杨身子像定住似得一动不动,手指乱颤抖得厉害,连涨的通红,连音调也有些变:“崔老哥!你、你瞧,那树下头,是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