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嗯?!”方才还咋咋呼呼的老崔闻言顿时全身一震,烟袋锅子掉落,眼珠子瞪得老大,抖手拔出两把火铳对准前头大呼:“在哪儿!哪儿呢!!”


  缓慢走动的车队停了,别的车把式、伙计不明所以踹手跺脚拉住马匹疑惑往前看,只车厢里的刘掌柜听了登时想起来那段可怖险情,吓得如五雷轰顶机灵灵打起冷颤,冷汗如雨口歪眼斜,嘴唇哆嗦爬出车厢,使出吃奶的劲儿期期艾艾喊道:“老、老、老崔!救、救……”没说完便两眼一翻,昏了。



  这下子,前头人有些慌乱,几个伙计赶紧冲上来救刘掌柜,老崔举着火铳大喊大叫,一面为自己壮胆儿,一面领了大杨和几个年轻力壮伙计前去查看,后头的人、马也立时紧张起来,纷纷跑到前头查看。人喊马叫乱作一团。


  大杨紧紧握着手里的大鞭子冲在前头,抹了一把混了雪水的热汗,他看清了,不远处大树底下,确实躺着个人!


  紧走几步到了近前,大杨刚要迈过去,“别乱动!大杨!退后!”老崔大嗓门里带着颤音,惊得大杨一哆嗦,赶忙退后几步,老崔领人跑过来先示意手持刀棍的伙计们四散围成个圈儿,手里的两柄火铳平举,死死盯着地下快被大雪淹盖的人。



  细细打量,地下这人身形不大,又瘦又弱,戴着顶不知道啥皮的裹脑袋帽子,大半截身子被雪盖住,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旁边雪堆里还露出半截马鞭子和一截拐杖头。


  “是个死人!真他妈晦气!”见是死人,老崔放了心,冲大杨说:“跟咱们京城里冬天的倒卧儿一个样!嗐,这个鬼天气,咋死在这儿啦。”说罢,走到近前冲死人拱拱手念叨:“这位兄弟,不知道你生在哪儿、叫个啥,哎,冰天雪地死在这儿啦,老话说哪里的黄土不埋人!你呐,就安安稳稳去投胎啵!赶上好天气,咱哥们没别的,一炷香必然奉上,这日子口不成呐。保佑我们一路顺顺当当的!”


  说完,老崔冲拿刀动棍的伙计们摆摆手:“走吧,一个倒卧儿,没啥大惊小怪。”


  见是个倒卧儿,大家伙儿立马送了口气,纷纷往回走,有个爱贪小便宜的伙计,瞧倒卧儿头上的帽子又厚又新,不免动了歪心思,窜过去伸手要拿。被老崔一眼瞅见:“嗨!干啥呢你!死人的东西你也敢用?不嫌忌讳!”


  大杨也要制止,话没出口,就见小伙计手一摸帽子,脸色突变,手像被蝎子蛰了一下猛然缩回来,一屁股瘫在地下,面露惊恐指着死人喊:“妈、妈呀!这、这人没死!还有气呢!”


  “啊?!”大家伙儿惊呼,大杨离得近,一个箭步窜过去,扔下鞭子伸手抄起倒卧儿的脑袋,轻轻拖起来查看,被赶过来的老崔制止:“大杨!你小子犯傻是吧?!快扔下!”


  “咋?老崔大哥,你摸摸他胸口,还有热乎气呢!怎么说是条人命,咱还能见死不救?!”大杨抬头望着老崔,有点气。


  “救?救什么救?!”老崔掐腰一瞪眼,狠狠扫视大家伙儿,冲大杨吼道:“你才走过几趟远道儿?懂个屁?!咱们车行拉长途的,是逢山开道遇水搭桥,赚得是辛苦钱!一路之上多么艰难你不是没瞅见!最忌讳就是烂发好心。你以为你是大财主开粥场赊粥呢?咱自己不干这个都不定怎么穷死呢。再者说咱跟他非亲非故,远日无恩近日无情,这人身份不明又冻又饿,救活了还好说!救不活再死在咱手里,人家没亲没故还好说,万一本家儿找了来,谁出头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