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大杨跟老崔一路之上处的挺好,从没红过脸,老崔待大杨跟家里小兄弟一样照顾关怀,大杨更是敬佩这位粗壮豪气的老哥哥,没想到一向温厚的老崔能说出这残忍的话,顿时扎的他心里一阵冰疼,也火了,正要反驳,却见大家伙儿有的默默无语,有的脸露嫌弃之色,有的小声嘀咕说他多事儿。更是怒火满胸!

  “老崔大哥!我不懂有什么忌讳。咱本来干的就是‘五贱行’,咱干得是贱行,可咱人不下贱!要是他真死了,我二话没有,抬腿跟你走。可这人明明还活着,大冬天仍在这儿活活冻死,我看不下去!我妈从小掰着我手指头说给我:穷帮穷、富帮富,甭管咋样,能帮人一把就帮一把,哪怕走到天边心也敞亮!您要是怕担上事儿,到时候他死了,本家儿找来我出头承当!要按您说的扔下不管,对不住,我干不出来!”


  “你、你个死小子!敢跟我犟嘴!”老崔伸手就是一巴掌,大杨不躲不闪,被狠狠扇了个趔趄。左脸登时肿的老高,老崔又气又急又恨又悔,没想到自己一向看重,机灵稳重听话的大杨当场给他个下不来台,连巴掌抽过去都不躲不闪,更是火冒三丈,跳着脚大骂。

  众人赶紧过来拉扯劝和,正没开交处,大杨怀里的倒卧哼哼了两声!老崔见状狠狠啐了一口,这才叹息着过来蹲下,摸了倒卧儿的脉、心口窝,果然,这人没死。


  “老崔,到底是咋了?掌柜的醒了,听见这边嚷嚷,叫我问问,没事儿咱们赶紧赶路呐!”一个伙计跑来问。


  “咋了?咱们的杨大善人救了个活人!哎,跟掌柜的说声!”老崔起身皱眉琢磨了一会儿,说:“算了,这雷你顶不住,还是我去说吧!你们瞧着干啥呀?!还真看他死在这儿?!快来搭把手!”


  一听头儿发话,几个年轻汉子才过来帮大杨把倒卧儿抬起来,抖了抖雪,呼呼啦啦回了车队。


  见了惊魂未定的刘掌柜,老崔大杨不免挨了好一顿训斥。这也不怪刘掌柜没善心,二掌柜说的那些神神叨叨的鬼事儿,早让他心里做了病,唬的他心惊胆战见风就是雨,今儿刚出来大雪天里碰上这么个陌生倒卧儿,换了谁也心里懊糟生气。大杨是个新手不懂事,难道老崔还不懂事儿?!



  话虽如此,毕竟人心到底都是肉长的,非是禽兽,就连经商多年精明油滑的刘掌柜也颇懂天理人情,平时在京城赶上灾年还出点儿银子赊粥赊饭,日常也去庙里进香拜佛,不为别的,就为祈求神佛保佑家业平安,赚起钱来心安理得,甭叫老天爷怪罪自己个儿为富不仁,损了阴德。这回猛然要仍下个大活人冻死在路边,他也下不了这个狠心呢。


  骂几声,唉声叹气了一阵,刘掌柜换了脸色,吩咐人拿出个大葫芦,是二掌柜为他预备路途上驱寒的热黄酒。老崔亲自掰开倒卧儿的嘴,灌了几口,就听他喉咙里咕咕响了几声,咕噜噜顺着嗓子下去了,大杨拿着鞭子,把倒卧儿的拐杖顺手搁在车厢里,往里观瞧。


  老崔嗔怪瞪着大杨,手下没停,拨开倒卧的棉衣顺着前胸给他大力揉搓胸口、脾胃、丹田等处,好一会儿,这人肚里咕噜噜发出一阵阵肠鸣,人也渐渐缓过颜色,从青灰变为蜡黄、再变为淡红,已然是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