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郑学士沉吟良久才说:“此一去必然是飞蛾投火自投罗网,凶险万端!我在明、敌在暗,与其在路上被害,不如守住此处,赶明日再走吧。”


  “您老这么装神弄鬼有意思么!”老崔被郑学士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激怒了:“您瞧瞧,你一会儿说不叫再往里挖!一会儿说赶夜路!一会儿又说什么凶险万端?!好端端的一队人马,叫您这么三说两吓唬,都成了窝里的鸡啦!成!您方才说都听您的,我呀,是瞎操心管闲事儿!您看,这里地处荒野,没遮没挡!别说妖魔鬼怪,就是有几个歹人来了,咱们也得叫人家连窝端!”老崔这通吼叫,震得大杨耳朵根儿疼,里里外外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郑学士却毫不在意,静静听了,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儿,点手道:“老崔兄弟,你火气太大,我不说明,自有我的道理。有些事,不说还好,说破了,大家伙儿今夜更不得睡了。大杨,随我来。”

  说完拉着大杨满院走了两趟,老崔气呼呼举着火铳在后跟随。等第三趟,也不知他看出点啥,背手用脚在西北角轻轻一点:“大杨,拿你的鞭子,在这儿画个圈儿。”


  “哎!是唻!”一脑袋糨糊的大杨只好从命。画完圈,郑学士凝神静气,用拐棍在圈里划了个字,俩人都些许认得几个字,一看,是个“临”字,不禁二傻子一样对视一眼。郑学士又慢吞吞走到东南角,示意大杨拿鞭子画圈儿,画完圈,也在其中划了个字。老崔又气又笑,恨不得用火铳柄敲他一顿。三人跟傻子逛大街一样,围着这所被大雪覆盖了的大院东一下、西一下,画了足有九个圈儿,每个圈里,郑学士都写个了字。末了,老崔看着郑学士鬼画符似得动作有些气急败坏,大杨眼珠一转,望着雪地里的大字发呆,这是九个端楷,仔细一读,却句不成句,乃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个大字十分端正漂亮,仿佛书写在宣纸上一般。可到底是啥意思,老崔、大杨都摸不着头脑。



  郑学士领着俩人回到残破的正屋门口,指点道:“大杨,挖。”


  “啊?”

  “挖个小坑,把你的大鞭子把柄竖着埋进去。这就齐活!”

  老崔狠狠瞪着郑学士,跟大杨蹲身挖坑,埋住了鞭子柄。起身冲他气呼呼道:“我的郑老爷!您、您这是搞得啥呀?不跟兄弟们说,跟我说明白成么?我们二傻子似得折腾这么久,又是画圈又是埋鞭子,到底此处有啥怪异凶险?这么折腾管用么?您说清楚,也叫我们兄弟俩明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