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哦!那全仗您老人家啦!”大杨信心更足,跟老崔起身安排了一顿饭工夫,各自值夜的人手和替班的才算妥善,刘掌柜和一众伙计、车把式心事重重闭眼安寝。一旁的老崔端着烟袋四处查看了两遍,凑过来问:“学士老爷,您既然能掐会算,不能再卜一卦吉凶么?哎,我可担着心呢!”

  “岂不闻初筮告,再渎则不告?如此,安稳过了这一夜,明日再由别人试试吧。老崔、大杨,你俩在队伍里,算是艺高人胆大,切记:无论夜里外头发生何事,看见何种诡异,听见何种声音,就当不见、不闻、不想,千万不可随意出屋,有什么事,我在后头打坐。到了紧要关头,我自然会醒过来助你二位一臂之力。”

  大杨抱拳拱手:“晓得了!学士老爷。您睡您的。”老崔嘴上答应,心里还有几分疑惑:难道这位文质彬彬渊博高深的老爷,除了画的那些圈,还真有神通异能?真要是真刀真枪杀起来,这位能顶的上?
  郑学士嘱咐完,望了望外面风雪月色,深沉吸口气缓缓吐出,双膝跏趺盘坐,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不多会儿,入定去了。


  虽说有了郑学士这番布置壮了大家伙儿的胆色,在这荒山野岭毫无人烟的地界,谁又能睡得踏实呢?众人和衣而卧,闭了眼心里无不胡思乱想。


  老崔、大杨裹着大棉袄,一个抽着闷烟闷闷不乐警惕打量外头鹅毛雪片被风卷得呼啦啦作响,一个托着脑袋,死盯着屋外不远处自己那根埋在雪地里的大鞭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油灯、蜡烛和屋里炉灶中的火,逐渐黯淡,看火的俩伙计忍不住蔫头耷脑的昏昏欲睡,连担惊受怕的刘掌柜也蜷缩在炉灶旁睡着了。


  “老哥,困了你就眯会,我看着外头呢。”大杨看老崔沉默,问道。

  “睡?这会儿谁能睡着?”老崔声音压得很低:“只怕屋里兄弟们都竖着耳朵呢!”

  大杨倒不大在乎,起来端了两碗热水,递给老崔一碗,自己捧着碗吹着热气,暖了手,问:“老哥哥,您说,咱们啥也没瞅见,就这么失惊张怪地自己慌乱起来,不是自己”说着回头瞧瞧早已入定的郑学士,接着说:“不是自己吓唬自己么?”


  “嘘!你小子,懂啥?!”老崔捧着热水暖手,嗔怪一瞪他,低声道:“你哪里知道这路事儿?甭说今儿亏得救了这位学士老爷,若不是他老人家,只怕这会儿连我也慌神儿了呢!”


  “您?您见多识广,慌啥!莫非也是瞧着四野风雪怒号,还有方才的怪风?”大杨再回身瞧瞧,老是觉得屋里那股子怪味有点浓。

  “哎,那些都是人家学士老爷会看,咱们这些大字不识几个的大老粗哪儿懂?我说的,是天上那个!”老崔一指天上月亮。大杨抬头看,月亮很圆,周围的紫红光芒氤氲硕长,像是比刚才又长了一截!

  “毛月亮?”

  “对,毛月亮!”

  “这毛月亮到底是啥意思呐?为啥学士老爷和您老哥,见了都心惊呢?方才你还骂我傻,不瞒您说,我爹也是赶大车的,打小我也没听他老人家说过毛月亮是个啥。”大杨抽抽鼻子,屋里涌出那股怪味直往鼻子眼儿里钻。

  注释:初筮告,再渎则不告。——原文“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

  这句话并不是郑学士无中生有故意搪塞老崔,而是出自八卦中第四卦:蒙卦的卜辞。

  它的意思,也并不单指第四卦蒙卦,而是有特殊含义的。



  


  需知自八卦占卜出现之后,上古的先圣先贤,尤其是商王朝,经常以此作治国、治军、理财和治民的预卜手段,但是,在实际占卜中,有很多禁忌,这句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

  上古占卜时,大巫们礼敬之后,要诚恳虚心,诚心实意地起卦占卜,祈求上神赐予的的预示,初次占卜,上神会赐予预示吉凶,但是,不能因为同一件事而三番五次的进行占卜,这样做,就是亵渎上神,也就是蒙卦卜辞原文的“再三渎”,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上神则会立即停止预示甚至降罪,就是“渎则不告”,任凭大巫们再有能力,也不会再问出一点预示结果。


  这种规矩延续到后代,自大唐开始的八卦占卜数术行业中,就明确规定了这一禁忌规定:一事一卜,一卜一次,无论吉凶,不再起卦。从元朝开始,加入了变通规矩:如果一卦不明,问卜者必须要问另外的事或者换人、换时间后再问相关的事,也不能就一件事三番五次的问卜。只是这种问卜方法,比起第一次占卜,有的准确,有的不准确。



  用通俗的话说,这句话的意思是:神灵对问卜人的第一次求测是指点的(不论好坏),如果因为第一次占卜到凶卦,而三番五次求卜问询,那么对神灵是不敬的;如果不敬神灵,则神灵就不指点预示结果了。



  有的书友问我,郑学士作为清代翰林遗老,会卜卦是不是太玄乎了。其实不是,当年科考《四书五经》里,本来就有易经,是必选考试教材。所以旧社会很多深通经典的读书人和遗老,都会占卜术。跟江湖上那种靠算命为生的打卦、测字的算命先生并不是一类。

  今天两更,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