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听了王会长一席谆谆诚意的话,山田一男恍然大悟的点头称是,起身对着王会长轻轻一躬:“是我唐突了!!请兄台不要介意。原以为中国此刻混乱不堪,什么律法德性都能用银子衡量,不想还有兄台这样遵守商业良知的人。有贤者如此,贵国一定不会永远衰弱下去。我看到了一个真正老中国人的心,请饮一杯!”

  俩人又开怀畅饮了一番,山田一男告辞而去。
  王会长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就没放在心上。
  不料,没几天功夫,古玩行有人送信儿来,说有个日本商人托人打听谁家有石刻古佛出售,愿意以重金购买。
  “这个山田一男,怎么痴心不死,要一意孤行呢?!”
  又接着袁大总统指派内务部下令古玩行组织劝进团的事儿,闹得王会长心里实在不安。




  3 正是无巧不成书。
  王会长一面把自己铺子里那尊传世的大明成化年间的鎏金坐佛重新修整,想送给山田,以阻止他收购石刻古佛回日本的主意,一面又得支应着内务部总长成天打电话,要他组织成立古玩行劝进团的命令。
  有些焦头烂额的王会长实在不明白,怎么这个日本朋友如此执拗呢?
  这天,王太太听见丈夫长吁短叹,问了情由,缓缓起身道:“老爷也不必为难,这事儿我也听见一耳朵。大街小巷上都传的厉害呢!”
  “你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王会长说完就有些后悔,毕竟是40多年正经夫妻,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又在庚子年纪上吊自杀,因此,觉得愧对夫人,自那以后,说话做事都敬着夫人三分。
  放缓了声音,王会长示意太太落座:“这不比别的事儿,筹款、筹粮食的,这是要劝进呐!谁知道袁大头怎么搞得?!搞来搞去闹出个劝进登基!你也识文断字的,念过些书,这种事能做??别说孙大炮在南边儿闹得厉害,听说被老袁赶到日本,还在闹。就是咱们这种中等人家,也不好凑这个趣儿。咱们是本本分分的买卖人,不是当官的,能翻脸不认人,不要脸似得上赶着拍马屁。要是成了,该交的税一文不少,要是败了,你想想,书上写的那些乱臣贼子是什么下场??我呢,又在这么个位置上,哎,还有那个日本朋友,山田一男,前些天说要个摩崖佛像,还得是古佛!我说花1万大洋打个金的送他,他都不要,最近他跑到几家铺子里问人家,这不是跟着添乱??”

  “阿弥陀佛!我的天!你答应他了??!”王太太念叨了一句。

  “谁敢?这种损阴坏德的事我能答应??这人也太执拗,改不了的东洋毛病!”王会长叹着气说。

  思索了一会儿,王太太看四周无人,小声说:“劝进的事儿也没什么,我看呐,只是这个山田要石刻古佛的事儿,要当心。”

  “哦??怎么说呢?太太有什么主意??”

  王太太嘿然一笑,打趣到:“我们妇道人家懂得什么??只是为老爷想,不能留在京里,跟那些马屁精乱闹,您不要脸面去劝进,我们还拉不下这个脸呢!咱们家只要平平安安,我又不想戴什么凤冠霞帔做官夫人。我说个法子,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太太请说!”

  王太太剥了一只龙眼,放在嘴里品咂着滋味儿:“老爷不如称病!说是去南边儿医治修养,去金陵我弟弟家住上半年六个月,先躲开这场劝进戏再说,人家几位老先生说的对,不能留在京城里白染一水,让人戳脊梁骨骂咱们!俗话说,皇上还不使唤病人呢!再说老爷这些年在商会维持着,不算有功,也算无过,我看时局不好,有些人还想争老爷这个位子,有什么?就让给他们去台上表演表演,等这事儿过了,您再回来,就算不当会长,咱们还有买卖铺户呢??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王会长砰然击掌:“呵呵呵呵,原来家里还有位女诸葛啊!!太太一席话,解开了我的心结!也罢,这事儿,就让他们闹去吧。正好,我带着山田去金陵南京府游览游览,让他留在京城,不定买通哪个见利忘义的,再毁了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物件。这就一举两得了不是?”

  王太太稳重得点点头:“我弟弟那边好说,今儿我就写信给他,让他先预备着,老爷给山田说好了,三天后启程。今儿您先去商会里请假,不,您不能出去,拍管家去说。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不,写信太慢,让管家立即去拍个电报给孩儿他舅舅,就说我明天就启程,反正他舅在那边有买卖铺户,也不用准备什么。写个辞呈一刻钟的事儿。你这就去预备行李,多戴上些礼物,让他们去正明斋多装几样点心,还有酒铺子里的竹叶青、莲花白,多买,他爱喝。嗯,还有山田送我的那些洋烟卷!都拿上。说走就走!”

  王会长来了精气神儿,王太太也欢喜,吩咐管家仆人匆匆而去,自己回内宅收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