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也不知天象怎么了,紫红光芒镶边的月亮越发晦暗,也像被漫天风雷电闪吓得退避三舍。放眼望去,一道道猛烈的巨雷霹雳憋足了劲儿轰击破院周围山峦草木阴暗处,登时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周围荒野里簌簌啦啦漫山遍野不知名凄厉的惨叫嚎叫顿时响成一片。仿佛数万大军咆哮怒吼屠城杀戮般血气冲天惨绝人寰,充满天地,撕裂众人耳膜,趴在地下的众人东滚西爬像落进深渊地狱,惊叫地没了人声!只有郑学士盘膝坐在门口大口喘着粗气呆呆望着四周的风云变色。大片大片的焦臭味至上云霄,熏得人直恶心。半空中九个金灿灿的光圈再次爆发耀眼光芒,忽地叠在一起,化成一个巨大的金黄光环,缓缓罩住了破屋,门口大杨的鞭子随着金光猛然缩小,光影重重罡气四射,缓缓恢复了原状,却依然挺立不倒,发出一色冉冉霞光,鞭梢却随着天空上逐渐逼近的巨雷闪电指定了破屋!

  大杨忍着痛苶呆呆抽着内外五色缤纷光怪陆离的场面,瞠目结舌,震惊不已。忽见鞭梢指定了破屋,登时大惊失色毛骨悚然。来不及多想,回头拉住哭爹叫妈的刘掌柜大喊:“掌柜的,快,快出去!”
  “大家伙儿快出屋去!”,郑学士异口同声大叫。话音刚落,一个炸雷轰隆隆在破屋头顶炸响,“咔嚓嚓!”紧接着就是一道巨大霹雳直直打下来!奇怪了,雷电声就绕着破屋轰隆隆响个不停,却并没伤人。屋外九字金黄光环“嗡……”响起阵巨大波动,方才如海浪颠簸的大地再次涌动不停,破屋里檐柱断壁噗噗簌簌掉落,眼看屋子要塌了!

  事不宜迟,几个伙计哇哇大叫一把扔出昏迷的老崔,架着刘掌柜、大杨就往外跑,郑学士早出了屋,站在大鞭子附近紧张地吆喝着大家众人屁滚尿流连滚带爬逃了出来。众人刚出屋几步,金光一闪,数十道霹雳闪电从天而降借着罩定了破屋的光环“咔嚓嚓”击中破屋,耀得天地一片极光!登时浓烟烈焰冲天而起,还夹杂了一股股浓臭的腥臭,刚逃出升天的大家惊魂未定,却见面色阴沉肃然的郑学士拉着刘掌柜大喊:“万幸!你们看!”巨大硝烟火焰里,十几个扭曲身躯僵硬的身影像提线木偶般从破屋后面墙壁废墟里缓慢蠕虫一样慢慢钻出,当即被雷击电火打得四散飞溅,却丝毫不见血肉横飞。

  “啊?!”刘掌柜一屁股瘫在地下,左右看看:“难道是咱们的人没跑出来?!”周围几个伙计一清点,却一个不差!

  “那不是咱们的人,更不是活人!”火光冲天中,郑学士像尊坚硬的石像,被光影笼罩,影子一晃一晃异常沉静缓缓说:“今夜,咱们进了魔窟了!”众人目瞪口呆不寒而栗瞧着眼前可怖一幕,心里打了卷,一股股冷气比四外狂风暴雪更寒彻人心:原来,住了半夜的屋里还有邪祟!
  “轰!”一声巨响,那尖店的破屋早已千疮百孔,哪经得住这么雷电轰击,片刻间化作一堆瓦砾,金光顿熄,少时,雷霆电闪倏然停了,连四周山麓草木间也渐渐平息。


  月亮出来了,光芒柔和而安谧。跪在地下念佛不止的刘掌柜这才敢抬头打量四野,除了漫天风雪吹得人潮湿冰冷,四野依然幽暗阴沉,被雷电打得东一块西一块黑乎乎焦土赫然在目。尖站大院里车马俱在,也是东一块西一块焦黑色,破屋废墟和四野涌出来又腥又臭又焦黑烟浓雾,熏得人站不住脚,赶忙七手八脚往院子里撤。

  刘掌柜见众人并没大碍,车马也在,顿时放了心,趴在地下嚎啕大哭:“佛祖保佑!菩萨保佑啊!今儿全活了我等性命!待我回京再给佛祖菩萨塑造金身!”喋喋不休念叨了好久。郑学士冷冷说:“刘掌柜,别许愿了。今儿晚上咱们全靠了大杨这根鞭子和九字真言镇妖阵,说句不恭敬的话,若是等人来救,这会儿咱们早就成了邪祟肚里的粮食喽!且此事大有蹊跷,我看,还没完呢!”


  “啊?我的佛祖!还没完?!”刘掌柜一个大喘气差点晕过去,爬起来又是作揖又是打躬:“我的学士老爷!您这、这是什么话啊?难道……”话音未落,倒塌的废墟里“砰”伸出一支长满黑毛的爪子呼啦啦挤出个狰狞人影,一飞而起,像个机灵的猕猴一跃冲众人扑了过来!


  “啊!”众人惊呼顿时炸了营,人影快如闪电就要到近前,突然罡风大起“啪!”一声脆响,一道金蛇蜿蜒闪烁而至,一下打得人影四散飞溅,骨头尸块扑簌簌落了一地,刚醒过神儿的刘掌柜张大嘴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噗地落在他脚底“索索”打着旋儿,定睛一瞧。“我的娘!”两眼一翻又晕了。原来,是颗狰狞可怖獠牙咧嘴黑乎乎人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