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你什么?”刘掌柜冲他一瞪眼,叹口气说:“老崔,不是我说你,你也是老江湖啦。昨晚咋回事?我到这儿会也不明白!哎,要不是大杨和学士公,咱们爷们算是交代在这荒山野岭喽!你啊!”


  听着刘掌柜一句句埋怨,前几天还赫赫扬扬胸脯拔地老高的老崔,低头不语,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昨晚明明说着话,突然头一懵,后来就不知道了。见众人瞧他无比惊恐,又指指点点说是大杨被他害了,吓得他自己也心惊胆战,害怕自己真的被鬼上身伤了大杨,看大杨昏睡,心疼不止,又不敢过去碰。这趟算是载了!不仅叫大家伙看了笑话,听喋喋不休的刘掌柜话里话外意思,自己差点害死大家伙,这、这以后还怎么在车行里混饭吃呐!


  刘掌柜叨叨半天,累得口干舌燥,看看郑学士闭着眼打坐,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叹气道:“学士公!还是您老人家有道行呐!能稳得住,您、您给断断,老崔到底是咋回事?大杨吃了跌打丸,身子没事儿吧?咱们再往前走……”


  “前途未卜。”郑学士平静睁开眼,也不看他,望着远方起伏不定的幽暗阴森群山淡淡说:“再过半个多时辰,天也就亮了。再给大杨喝点热黄酒,都是外伤,看着无碍。不过,老崔这事儿,还真是祸从口出。”



  一听这话,老崔赶忙凑过来了,众人也竖起耳朵,刘掌柜皱眉问:“学士公,啥叫祸从口出?老崔是个车把式头,又不是妖人邪祟,咋聊着聊着邪乎事儿,就变成那样了呢?”

  郑学士沉吟片刻说:“这就是机缘定数喽,也是我算漏了一招:夜不谈鬼。”

  郑学士娓娓道来:“夜不谈鬼,乃古时候传下来一种忌讳,说的是白天为阳,夜晚为阴,白天阳气旺盛,人气也旺,所以谈论些神神鬼鬼的事儿,没什么事;然而,夜晚阴气上升,万籁俱静,夜色冥冥中,不知多少游魂野鬼四处飘荡。人虽是万物之元首,毕竟生在三界之内,一到夜晚,阳气弱化,再谈论神鬼之事,无论说的人还是听的人,三魂不安七魄损耗,元神失守,很容易被外邪所侵,发生异变。”


  众人闻言悚然。老崔打了个哆嗦,刚要张嘴,郑学士摆手止住,接着说:“昨夜天象诡异,本来就是大凶之兆,加之此地凶气异常,本就是个凶上加凶的征兆,而四野山林又潜伏了魑魅魍魉邪祟游荡,暗中窥探咱们,你再谈论些鬼魅邪事,岂不更是凶上加凶?”


  “您老不是说,大杨的鞭子和您的九个字能镇住?怎么老崔……”刘掌柜忙问。


  “本来就不占天时地利,我的雕虫小技再厉害,能抵得住这凶上加凶?还不是大杨的鞭子在外镇守。碰巧老崔谈论鬼事,三魂七魄动荡不宁,心惊神眩,早已被外头的邪祟感知,因此才吓走老崔真魂,侵入元神,酿成后来之事,若不是大杨的鞭子灵动,不必外头那些凶魔邪祟,就老崔一人也能杀光咱们,这就是邪祟内外勾连的诡计呐!”



  众人倒吸着冷气,更是视老崔为大凶之人,老崔吓得魂不附体,唉声叹气良久,才说:“哎!怪我!我、我该死!真他娘晦气!不懂这忌讳,差点出了大事!我给诸位兄弟谢罪!”说罢跪在地下冲大家伙儿团团作揖。


  刘掌柜惊怒交加,也不理他,众人面面相觑懵懂,不敢说话,郑学士拉着老崔劝慰好久才安了他的心。


  此时天色将明,东方地平线上,渐渐起了一阵鱼鳞金似得霞光,映地覆盖大雪山林树木披上了一层融融金色,天上团团绵绵的云层渐渐黯淡,尖站里的一堆堆火焰也越发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