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据我看,这处尖站并没有被大雪压塌,昨天咱们过来,我嘱咐你带人挖雪,为何要你挖一半?因为这屋里也有玄机!”

  “为啥?”老崔抽着鼻子对郑学士佩服的五体投地忙问:“您老人家说屋里玄机?莫非这屋里……”


  “因为此地上空隐隐有些黑气,可见不祥。”郑学士叹口气:“本来我想赶夜路,可天上有毛月亮,这才觉得一动不如一静,暂住此地,却还是没躲过呐!这就是定数使然。你们想,这尖站在此开了不是一年两年,怎么说声没,一下子连屋都塌了?房倒屋塌还说得过去,难道里头掌柜的、伙计们,不要撤了店铺,去东家那交代就一窝蜂跑了?然而据刘掌柜说刘家老店的二掌柜根本就没提这里撤铺子,且此地黑气弥漫,据我看,恐怕是尖站里原先掌柜、伙计们在大风雪夜里,突然遭了毒手!全被残杀在此,尸体很可能就堆砌在破屋下头。这些人死后心中怨冤不灭,魂魄未离,并未变为中阴身魂归地府,所以游荡尖站内外,那腥臭气,就是尸气。”

  众人闻言无不惊悚,再回忆到昨夜屋里那股诡异的腥臭气忽隐忽现和老崔那狰狞可怖的面容,心下大骇。

  郑学士指着老崔继续说:“本来屋外四周有我布下的法阵和大杨的鞭子镇护,应该无事,可老崔夜里谈鬼,说的兴起。或许就引得屋里一众冤魂厉鬼趁机侵入他的元体逞凶作怪。这些人即便不是为妖作伥,也跟外头的魑魅魍魉一样,成了咱们的心腹之患。万幸有大杨兄弟神勇!不说这个了,老崔,快看看大杨身子如何了。”

  老崔满怀愧疚跑前跑后给大杨喂水喂黄酒,刘掌柜心里一动:他早听人说,郑学士虽是末科进士出身,学问自不必问,就是对佛道两家的内典经论所知不少,更兼着其人博学广识,竟然跟几位黄教上师、正一派的道长私交颇深,怪不得认识他的人,十亭有八亭这么尊敬仰慕,原来他还会望气之说!哎,瞧瞧郑学士这长相,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呢!


  大杨醒了,见老崔涨红了眼圈又红又肿要说话,叹口气:“老哥!甭说别的,活着就好呐!一路走过来,都是您照应我,这回可是我照应了您呵呵。”


  “还说笑话呢!小子,你差点吓死我!都是老哥的不是,给你赔礼啦!”老崔心下感叹,猛抱住了大杨,“哎吆,我的胳膊!”大杨咧嘴苦笑:“您可别再用劲儿了,再使劲儿,我这胳膊也断了。”


  俩人都是实在人,几句话一逗,立时解了心里疙瘩,顺带着说笑几句,连周围伙计们也送了心,再不是方才防贼似得紧盯着老崔的模样。


  刘掌柜鼓着腮思索,走是不走呢?众人都吓得够呛,想回去。大杨抚着胸口笑道:“怕啥?!老崔大哥,哥们弟兄们,咱们昨晚那么大的风浪都过来啦。前头不远就是宣化府,紧赶慢赶不到两天路了,一口气赶过去吧。咋样?掌柜的,您说!咱都到这儿了,掉头回去,算咋回事?”


  说完要站起来,老崔搀扶着刚起身,胸口一阵剧痛,疼的大杨龇牙咧嘴冒了冷汗,刘掌柜私心想答应,见大杨伤重,众人胆小,又不敢轻易答应。蹲在地下仔细打量大杨鞭子的郑学士早一步跨过来,看看大杨脸色,让他掀起衣裳看看伤。


  “有、有啥可看的,都是些外伤……您瞧。”轻轻脱去外衣,一把拉起里头穿的粗布小褂,露出了古铜色结实的嘎达肉,郑学士一撇就是一愣神,老崔不看则已,一瞅也吓了一跳!

  大杨结实健壮的胸口中间,一块紫黑色肿块,活像个巨大手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