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手掌印煞是奇怪:比常人手掌大不了多少,却比常人手掌胀大一倍,仿佛被四只长指甲挠地皮肉翻出来,另一个指头若隐若现,并不明显。几丝带皮血肉令人目眩,周围黑紫往外渗血,肿的老高,上了药恢复了一些,看来是没有毒。轻轻一按,流出些许鲜血。疼的大杨“嘶”的一咧嘴笑道:“咋样?学士老爷?咱爷们够份儿吧!”


  郑学士十分诧异,沉吟半晌也不答话。扶着大杨坐下,叫过老崔、刘掌柜,指着大杨鞭子说:“你们闻闻!”俩人提鼻子一闻就是一怔:一股说不出来的腥臭直熏人。再看鞭子上污血斑斑,像是抽破了什么玩意儿滴滴答答落上的血。


  刘掌柜瞪着老崔:“是你的?”


  老崔摸摸头上裹得白布,纳闷道:“不对啊,我这脑袋才流了多少血?您瞧,这鞭子上头的,足有大半碗呢!再说也不是人血味儿!”


  一听老崔这话,大家伙儿都凑过来又摸又闻瞧热闹,有个伙计,大爷是做屠户的,闻了半天拧眉说:“掌柜的,这不是人血。可也不是猪血、羊血、牛血。”又抹了点捻捻说:“也不是鸽子血、蛇血、鹿血,不是我夸口,我大爷当年杀猪宰羊,连山里的獐狍野鹿都宰过,我也都见识过,可这是什么血,我还真没瞧出来!”


  老崔一面往大杨胸口慢慢抹药,一面问郑学士:“学士老爷,您看,咱们到底还往前走么?”

  郑学士苦笑看看刘掌柜,又盯着大杨问:“小兄弟,你觉得身子怎么样?”

  “没啥!上了药好些了。学士老爷、掌柜的,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光这么商量,早走出十几里地了。大天白日的,能碰上啥?又有学士老爷,又有我手里这鞭子,怕啥呢?!”

  老崔听了一惊,这才发觉众人手里光溜溜,昨晚逃命,把家伙什丢了一大半,连两支火铳都落在破屋废墟里。刘掌柜点点头:“好兄弟,你要能挺得住,咱们自然一路赶紧走,趁着天亮堂,今天一定到宣化!”


  “好!”大杨拼了劲儿站起来,握了握老崔大手:“老哥!赶紧招呼人。咱这行掉血掉肉,也没听有个半途吓回去的!”


  众人见大杨豪迈,是条热血汉子,都佩服得点头称道,听凭老崔指挥着收拾车马,预备上路。刘掌柜却不放心,跟老崔嘀咕了几句,蹭到郑学士身边,陪笑道:“学士公!您不是会算卦么,昨天那卦,灵!我这会儿才明白过味儿呢。您再给再占一卦?求您了!!”


  郑学士踱了几步,肃然道:“刘掌柜,可是你要再卜的。我昨晚说了,再渎不告。万一摇出个凶卦,准不准可难说。”

  “成!只要您肯再卜,就算帮了咱的大忙了!”凑过来又小声说:“说点好听的,给大家伙儿提提气呐。”


  郑学士摇头笑了笑,顶看不惯他这番做作,摸出那仨小铜钱,掂了掂,看大家都瞧他呢。郑学士眼神扫过众人,把钱递给大杨,微笑嘱咐:“小兄弟,你摇吧。”


  “对!大杨,你接着!”刘掌柜嘿嘿笑道:“不是我麻烦事儿多!本就是你的命好,鞭子又是你的。你瞧,老崔昨晚中邪,我又胆小,可不能动手。大杨兄弟,你可诚心点,给佛祖菩萨念叨点好话,求个好信儿!”

  见众人期待的目光,大杨顿觉得手里仨小铜钱重若千钧,压得他心里紧巴巴的,七上八下。郑学士点点头示意,大杨庄重吸了口气,双手合掌闭目不知祈祷了些什么,使劲儿晃了晃,顺手洒在雪地上。大气不敢喘,反复摇了六次,众目睽睽下,大杨头上都冒了热汗。


  众人都不懂,只有郑学士紧盯着一次次落下的铜钱,末了刘掌柜凑过来小声问:“学士公,咋样?您先给我交个实底儿。”


  郑学士不满地瞥了他一眼,沉默片刻才缓缓对众人说:“是个天水讼卦。”

  众人莫名其妙傻呆呆望着他,郑学士挥手叫大家拉着车马出了大门,也不登车,帮着老崔扶着大杨进了车厢,刘掌柜心里发急也不敢问,众人收拾停当,都大眼瞪小眼等着他解说呢。郑学士偏偏不说话,只跟着车队慢慢启程,一面走一面嘴里自言自语。


  刘掌柜忍不住悄声问前头领路的老崔:“老崔,学士公这是咋了?到底是吉是凶。我怎么瞧他有点癔症呢?”


  “噗!”大杨失声笑着坐起身:“掌柜的,您叫人家卜卦,又说这个?我瞧,是学士公算着什么呢。甭打扰他。”


  走了几里地,郑学士才登车,仨人挤在车厢里,耳边尽是大车轮碾动冻土“吱吱嘎嘎”声。郑学士闭了会眼,“哦!”了一声,霍然睁眼,对早已等得急不可耐的刘掌柜淡然说:“走吧,此卦半凶半吉,也是个凶中有吉的卦象,我看,不是大杨,别人也摇不出来的。”


  “啊?半凶半吉?学士公,您快给咱念叨念叨。”刘掌柜凑过来瞪大了眼。


  “天水讼。讼者,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郑学士又恢复了那副名士派头,摇头晃脑清晰背诵着,可周围这几位别说懂,就是听也没听过,都小学生一样恭恭敬敬瞧着他,老崔忍不住问:“学士老爷,您说的这些个,我们都不懂,您只说前头还有没有艰险呢?”



  “当然有!”一句话说的刘掌柜眼皮一跳!郑学士微笑道:“这是个上乾下坎的卦。乾为刚健,坎为险陷。刚与险,健与险,彼此反对,定生争讼!且后头虽有‘中吉’,却又来了个‘终凶’,穷极难成,终有凶灾。也就是说,是吉中有凶,凶中有吉。为何?因利见大人,意思是咱们会遇到刚毅的贵人相助,或许才能逃脱大难。不过,你们知道前面有河么?”


  “河?”刘掌柜听了这似是而非有凶有吉的话,肚里实在忧心忡忡,还不敢跟郑学士呛呛,低头寻思一会儿,猛听他忽剌巴说起河,忙说:“没,学士公!前头都是一条大道直通宣化的,没有啥河!这个我记得准!”


  老崔也点头称是。大杨问:“学士老爷,前头有河好么?”,郑学士沉吟道:“不利涉大川……有河倒是不好,不过,正因为没河,才会碰上更加心惊动魄的事儿!”


  “啊?!您不是说半吉半凶,咱们还有贵人相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