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郑学士看看发急的刘掌柜摇摇头:“不利涉大川因为入于渊,既然无河,这沉重深渊大凶之难,岂不会移在处?易,本就是变易之说,先圣先贤据天文地理,夺天地造化才造出‘易’来,真正是包罗万象神化难明,变化万端,为的就是告诫后人应时顺命,体天道而应人道,加上我等凡人自强不息,坚毅勤奋,只要顺时知命,虽说不上万事亨通,必然会逢凶化吉了。一个字‘易’已然明了。只是既然没有大河溪水,因此前途才更麻烦。”


  刘掌柜肚里这个气吆!本以为让郑学士说几句提气的话,谁料这位老学究在这儿喋喋不休说什么“凶灾麻烦”,虽说他声音不大,可周围都是车把式,大早晨周围又没人烟,谁听不见?见周围车把式们脚步踟蹰,低头不语,更叫刘掌柜心乱如麻,偷偷翻了个白眼,不言语了。


  大杨体力恢复不少,摩挲着大鞭子却很有兴趣,跟郑学士请教“讼卦”的意思,郑学士乐呵呵跟他聊起了自古摇出讼卦的名人典故和结果,从晋朝南迁金陵直到万历年间三大征的古记,朝廷庙议或是迁都逃难或是出兵征伐,司天监都摇出过这卦,从后世来看,也果然是凶中有吉的预兆。


  也亏他记性真好,把当年的年月、朝廷、人物、事迹说的清清爽爽丝毫不差,连老崔、刘掌柜都听住了,其余车把式隐约听见这位神乎其神的学士老爷说古记,心里都有些轻松。


  一行人马走了半天,中午啃了点儿剩下的吃食,又上了路。老崔越走越熟悉,到车队前头掐腰大喊:“兄弟们!快着点!前头还有几十里就到宣化啦,我看前头一路平坦,没啥阻碍,都加把劲儿啊!赶到天黑前进城,咱们就算安全啦!”

  吼了几嗓子,众人心里有了劲儿,脚下发力走的溜快。经历昨晚那场大变,谁心里都揣着个兔子似得蹦跶,谁不想赶紧进城保住条性命?


  老天爷也来凑趣儿,雪停了。四处白茫茫一片,能看的很远,道边树木丛林枝条上被大雪压的抬不起头,脚下虽冷,一踩一个坑,不过都是常走远道的,“咯吱咯吱”踩上去稳稳当当。大杨被大车颠簸地头疼,给刘掌柜说了声,非要下车走几步,自己挣扎着下来,亏得他年轻气盛,体力好,跟着老崔大步走了几里地,身上一见汗,竟是十分精神。


  “兄弟,胸口还疼不疼?”老崔关切问。

  “嗨,老哥,您甭惦记我。都是皮外伤,没啥大不了!车行大把头早训过我:不趁着年轻多历练历练,摔打摔打身子骨,到老必然难捱。”


  老崔点点头:“这话没错!咱们这行,自打西洋人弄来那些火车轮船,就伤了根,人家又快又稳,咱们还得一路走一路颠簸。哎,还不定能再干几年呢。不说这个了,我看你胸前伤口,瞧着怎么像个大巴掌印子呢?昨晚你在外头被砸了这一下,就没看清是什么玩意儿搞鬼?”


  大杨想了会儿有点迷惑:“也没看真,是几股旋风里的。学士老爷也没琢磨明白。叫我说,呸!不定是什么猫狗成精呢!”


  “不像!”老崔叹口气:“普通猫狗野兽哪有这么大的爪子?我心里也一盆浆糊呢!这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甭说……”俩人一面走一面聊,正说的热闹,前头领队的车把式似乎看见了什么,踮脚迟疑往远处张望。


  “咋了!”老崔此刻就怕有异常,赶紧扶着大杨过来。那把式挠挠头,疑惑道:“老崔哥,大杨,你们看,前头好像人。”


  “哪呢!”老崔一惊,一把掏出腰里匕首,咬牙一个箭步窜到前头,这一下惊得众人纷纷失色,拿着架势生怕有什么鬼祟妖魔蹦出来。刘掌柜瑟瑟发抖挑帘喊:“快去几个人瞧瞧!”

  其实不用去就能瞧见,不远处,隐约出现三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