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六


  乍一听有仨人来,众人都有些惶惶然,昨夜的惊险教训实在太大了,这会儿想起来心里还都突突跳呢!猛然来了仨人,谁知道是好是歹?

  老崔大声吆喝着众车把式、伙计拿着仅剩的家伙什,紧紧盯着慢步而来的三人,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胆小的都聚在刘掌柜车前,互相吆喝着壮胆儿。大杨伸脖眺望,看不清,郑学士默然不语思索着什么,刘掌柜却有点兴高采烈,说:“学士公您老真是神算!刚算了个有贵人相助,莫非来的便是贵人?!哈哈,这回咱们有救了。”

  郑学士沉默不语,大杨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昨晚的卦象不是算完还没到半夜就准了!便笑着跟把式、伙计说:“掌柜的说话有理!大天白日,他们仨人,再厉害也斗不过咱们这么一大帮子!快看,老崔大哥过去了。”


  不远处,仨人到了车队前头,果然站住了。老崔过去先看看地下,阳光明晃晃地,映地仨人影子硕长。不错,是人!。老崔送了口气,仔细打量面前仨人。


  面前是三条足有八尺多高的壮汉,穿玄色蒙古式大皮袍,领子竖的老高,遮了大半个脸,脚下大皮靴,腰里系着宽版蒙古式大带,却空着没挂蒙古刀、火镰荷包,头上裹着带护耳的大皮帽子,只露出
  两只黑溜溜的眼,有点呆呆的。当中的汉子仿佛病了,有气无力被两边的大汉搀扶,一步一趔趄。


  “我这儿有礼了!”老崔沉着脸抱拳在胸,大声道:“您三位爷是哪儿的?为啥拦了我们的车?”,仨人微微施礼,不知是听不懂汉话,还是伤风感冒,都不答话,片刻,左边汉子像是吃了沙子似得粗粝沙哑嗓子慢吞吞说:“我们……是……宣化城……蒙古皮货……庄的,夜里……赶路……碰见歹徒,抢……货。我、我哥被……打伤,诸、诸位……爷,行、行好,搭载……一城,进城……有重……谢。”说完三人提线木偶般又轻轻一躬。右边大汉指了指中间伤者说:“我们……蒙古人……的是,这是、大哥,我的……是二弟,他的……三弟。”

  “歹徒?受伤了?”老崔赶紧左右张望,四野一望无际,一个人影没有。众伙计们肚里暗笑:怨不得说话跟嘴抽筋一般,原来是蒙古人。那当儿,内外蒙古各部商人进京做买卖的不少,做事仗义仁厚,只是说话确实像蹦字一样结巴。有几个车把式、伙计就放了心。

  老崔自然见多识广,上前摸了摸三人胳膊,都是粗壮的汉子,又靠近仨人又看又闻,生怕是什么厉鬼变得,摆弄了半天,仨人身上除了像其他蒙古汉子一样带着浓重膻腥味,确实如常。想了想,说:“按说咱们都是同行兄弟们啊,听人说这地界不太平,还真是的!昨晚我们碰上一档子,没想到你们也碰上了!哎!都是苦命人。这么着,我做不了主,得回去问我们掌柜的,你们稍等。”回头对后头几个拿家伙的一使眼色:盯住他们仨!大步流星走到后车,低声说:“掌柜的,学士公!这仨人不是厉鬼凶魔,是宣化府里蒙古皮货庄的伙计,我瞧的真真的,地下有影子。昨夜也被歹徒抢了货物,有个受伤的正要回宣化疗伤,想搭咱们的车,我做不了主,来请您的示下!”

  郑学士问了几句,老崔说的很仔细,刘掌柜一拍大腿笑了:“既然是人,那怕个啥?既是同行又是同路,人多了也作伴嘛。哎,不定遇上啥劫难了呢!咱们福大,没出事;他们福小,伤着了,怪可怜的。就搭他们一程吧。反正离宣化府也不远啦。”老崔闻言转身要走,刘掌柜招手叫过他小声道:“跟他们说,坐前头那辆预备拉货的大车吧,进了城,重谢倒不必,到时候给说合几个买卖。啊,就这话。”

  老崔答应一声过去了。大杨摸摸疼痛的胸口,暗笑不止:这位刘掌柜生意做得真精明!郑学士闭目养神,他是勘透世情的人物,闻言就知道刘掌柜不仅把这仨人当成了救命的“贵人”,又打着救人后再拉拢买卖的主意,真不得不佩服这位时刻不忘本分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