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仨人走过来,要上预备拉货的大车,谁知车队马匹此起彼伏一阵喧嚣有点乱营,有的四蹄瘫软有的踢踢踏踏乱尥蹶子,“咴咴……啾啾”惊恐嘶鸣!老崔起初也有点慌乱,一琢磨明白了:队伍的马匹都是长途,跟车把式、伙计们早熟悉了,别看是畜生,马通人性呢。来的这仨蒙古人是生脸客,又长得高大威猛,显见是吓着了马。

  仨蒙古人见马惊恐大叫,有点尴尬,迟疑不敢上车,受伤那位老大伸出裹着皮手套子的手拍了拍几匹马的脑袋,方才还嘶鸣的马,一时竟都老老实实耷拉了脑袋,老崔瞧见心中佩服,一挑大拇指:“好手段!哥们儿,有两下子啊。”仨人慢慢上了车,对老崔和赶车的把式点点头并不答话。


  “走!”老崔一嗓子吼,车队缓缓前行。


  刘掌柜见一路太平,嘴里念叨不停,想着进城后去哪座老店住,哪个铺子拿货,哪里吃喝,哪里有口外的好玩意儿,看看大杨,笑道:“大杨,你这点伤没啥,我还知道个蒙古大夫,老有名气,打前清那会儿,就专治跌打损伤,据说是他爷爷当年跟着僧王爷打长毛留下的军医呢!传了三代喽。咱们一进城,就请他来,内服外治,三天保管好!”

  “那敢情好,我先谢谢掌柜的了!”大杨也高兴,自打他的大鞭子救了众人,连刘掌柜、兄弟们瞧他的眼神儿都带着崇敬和欣喜,刘掌柜还说要给加一倍的辛苦钱呢!年轻的大杨禁不住有点飘飘然。想着赶紧进城,先支点银子,给家里的二老买点可用的物件,也算没白辛苦跑这么老远。


  刚出去二里地,“咯嘣!哗啦!”一声响,刘掌柜这唯一的一辆厢车车轴断了,车架顿时散了,车里的刘掌柜、大杨、郑学士跟头把式摔了出来,吓得老崔赶紧领人跑过来瞧:哎!原来昨晚飓风大作,乱撞乱刮,把车轴榫给打飞了几个,早起走的急,竟没发现!这可倒好,一辆好好的厢车成了扔货。刘掌柜气得直跳脚大骂,这荒郊野地,也没修车的,只好收拾了车里的铺盖物件,移到拉货的大车上。

  天寒地冻,挺会享受的刘掌柜耷拉着脸苦笑着对郑学士说:“学士公,您瞧!快到地儿了,咱的暖车还垮了!真是的。就委屈您了,咱一块坐拉货的吧。没遮没盖,好歹有两条大棉褥子,您靠着挡挡寒气。”

  郑学士也沉了脸,一言不发,仔细看了看碎裂的厢车叹口气。刘掌柜爱热闹,见仨蒙古人那辆车上还空着好大一块呢,便拉了郑学士和大杨上了这车,老崔不放心,叫车把式加小心,自己亲自跨辕。这种车前头两匹健马驾辕,车身较长,运两三千斤货没问题,坐上几个人跟空着差不多,轻轻松松就跑得挺快。刘掌柜仨人一上车,见仨蒙古人不约而同往后挤了挤,他笑道:“诸位甭客气!都是同行嘛!哎,出门在外可真不易呀!您们说说,咱这行赚得都是辛苦钱、要命钱呢!”打着起,刘掌柜喋喋不休发起了牢骚,一面说,一面话里话外,跟仨人拉拢关系。


  郑学士和大杨对坐,大杨把鞭子搁在手边,也笑嘻嘻打量仨蒙古大汉,心中暗笑:这仨人吃啥长得这么高壮,坐着就跟矮人站着那么老高,还穿的这么厚!郑学士靠在褥子上,静静想心事。


  路很滑,人走得慢,车走得却很快。大轱辘“吱呀呀”在冰雪地下碾过,响成一长溜。还有十几里地,就到宣化府了。两边山峦树林走势也逐渐开阔,众人心里都送了劲儿,加快行程,要赶紧进城松口气。


  刘掌柜说了半天,那仨蒙古汉子结结巴巴回应几句,老崔也跟着凑趣儿。可越往前走,大杨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