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客厅里,王会长装了一袋水烟,咕噜噜抽了几口,花白的短须一颤一颤的,望见西墙上那副石涛画的水墨画——一幅荷叶下头,几只憨态可掬的大螃蟹张牙舞爪,端的是栩栩如生、疏秀明郎中带着纵横恣肆的风气。

  旁边一笔颜体小字————看你横行到几时!!

  院外传来大街上阵阵又叫又笑、杂乱无章、呜呜呀呀的叫喊:“恭请袁大总统登临大宝!!”
  “袁大总统圣德巍巍!!堪为君主!!”
  “共和不如帝制!我等黎民恭戴袁大总统君临华夏!!”
  “袁大总统万岁!!”
  。。。。。。。
  不消说,又是那些妓女、车夫、乞丐劝进团的人收了银子在大街上出洋相!

  王会长越听越乐,对着石涛的荷叶螃蟹图心里默念:看你横行到几时!!

  果不其然,王会长当天递上了因病辞职书,消息传出,不少跃跃欲试想鸠占鹊巢的行里人赶紧去内务部活动,内务总长皱起了眉毛,他可门清儿,这位王会长在前清末年就执掌北京商会,算是两朝元老,跟京城里各行各业的掌柜、把头和东家们都混的溜熟,算得上德高望重,各行业的把头、掌柜的,多少得给他几分面子。
  王会长跟政事堂的各位大人们,也走的热络,原先又是庆王爷的门下,虽说大清国没了,可人家庆王爷威势荣华还在,政事堂更厉害,简直成了民国的军机处,是袁大总统处置军国大政的中枢,不看僧面看佛面嘛。自己这个总长对各行各业又不熟悉,还有没完没了的卫生、警政、行政、民政要管,原本管理商业的农工商部总长是个只会贪财的饭桶,自己分内的事都扔给了内务总长,成天贪钱去了。
  而王会长在民国之后,不论为袁大总统的新政府筹粮食、筹银子,还是安定北京商业市面,都称得上老成持重、兢兢业业。因此在内务总长眼里,这位王会长竟然是个须臾不能离位的人物!
  看来王会长是不想趟劝进帝制这趟浑水哦,或者王会长从政事堂几位大佬那里得了什么密信儿也未可知!也罢,总不能强人所难不是??八面玲珑的总长大人挥笔批了几句——王会长德高望重、老成有为,今患病须调养,特赏给病假三个月,由副会长暂代会长职务,待王会长康复后再复位视事,云云。
  一个批示压根儿连辞职都没提,写的是风雨不透、左右逢源、进退自如,这就是民国大官僚的权术!
  王会长得了批语,心中安慰,上头虽不允准,却给足了他面子,还能逃开蝇营狗苟的北京城,何乐而不为??因而立即谢绝了副会长惺惺作态的挽留,回家带了行礼。此刻,山田一男听说老友邀请他一起去南京游览,高兴坏了,连忙布置太太看铺子,自己带足银子,领了个小仆人就来王宅相会。

  俩人先去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大吃了一顿,又玩了会儿西洋台球,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凌晨,趁着薄薄晨雾,俩人各带了一名仆人,坐马车来到前门外北京火车站,登车先赴天津换车,再乘津浦铁路南下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