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那日神鞭发威,郑学士助力,引天雷霹雳,终于打死了老怪,一场泼天大难算是过去。大杨昏倒、老崔昏死,剩下跑掉的伙计、车把式早已进了城,满城乱喊,终于惊动了宣化官府和当地驻军,府尹派了警察署又邀了驻军派了一个连,荷枪实弹呼啦啦一溜烟出了城,才发现当场惨剧,救回了大家伙儿,还把地下两只狼怪、一只老怪的尸身给运了回来,摆在衙门口示众三天。这位府尹老爷还算能干,立即着人查访,请大名鼎鼎的郑学士顾问,又派人飞马去众人遇险的尖站调查,这才查明了久悬不决的几桩惨案。

  头二年蒙古人进京那次,就是遇上了这三只久修的怪物,一行人马被杀了个干净,抛心挖肝吃了。衣裳却被怪物掠去,白日里竟然装作蒙古商人,在一路上杀人越货生吃活人,再逞凶威!那几位被请来除妖的法师,也是被老怪使了法术,当场生吞活劈。只可惜那座尖站,连掌柜的带伙计,在数月前忽然失踪,原来是风高月黑的大雪之夜,三只怪物化作人形,潜入其中将全店的人杀戮一空,做了怪物腹中冤魂!


  这些案子查出来,惊得府尹、驻军官长和满城士绅百姓悚然大哗,谣传纷纷,数年冤案一朝洗清,府尹老爷连日上奏北京内政部,连北京城里也震翻了,北洋官府、民间都传为奇事。总长传下话来,一定要重赏除怪众人,并命令将怪物尸身示众七天,以平民愤。


  “那怪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就是野狼成精?”大杨长舒口气,问道。

  “嗯,那两只狼怪确实野狼成精,只是这种类少见,那只老怪么,且等几天,你和大家伙伤好了,刘掌柜的货装运齐了,我再详说。”

  刘掌柜也连连称是。大杨和众哥们弟兄修养了好几天,刘掌柜这回可出了血:好饭、好肉、好点心,加上鸡蛋、白面、小米随便吃,吃的这些平日里窝头饼子咸菜的汉子们一个个喜出望外,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几日工夫就养好了。

  老崔叹气说:“这趟总算没白来,幸亏了大杨兄弟,咱们有伤的,没一个死的,不介,回了京,家里老婆孩子咋办?!刘掌柜的更担待不起吆!”

  第五天头上,府尹老爷派人送来花红表礼,五百块大洋,听说全靠大杨的能耐和大鞭子,特意请郑学士、刘掌柜作陪,请了大杨在衙门里吃了酒宴。单赏给他二百大杨。刘掌柜一个子儿不要,把钱全分给了大家伙儿,众人乐疯了,在宣化城里玩乐了好几天,还专门去衙门口,瞧了瞧那三只怪物尸体。


  这块早围得里外三层,人山人海,老少爷们挤得满满当当,都来看热闹。那两只丢了头的狼怪脑袋挂在一边,龇牙咧嘴十分狰狞,吓得小孩儿不敢上前。老怪尸身很奇怪,仿佛缩了好几圈,披头散发既像人,身上却是长绒绒的毛发,也不知是啥。

  示众完毕,府尹请郑学士写了几幅字,知道他是清贵之士,更听大杨几人说了,这除怪诺大功劳,得一半是郑学士的,既然他不要银子,特特要酬谢他些东西。郑学士点头笑道:“大人这么说,却之不恭,您就把那仨怪物尸身,赏给我吧!”


  在场众人全傻了,不知这位稀奇古怪温文尔雅的学士老爷要干啥,府尹一言既出,只好答应,叫人把三具血淋淋的尸身连脑袋,抬到了刘掌柜一行人住的老店。店掌柜可不干了,怕是凶魔邪祟脏了地方。郑学士哈哈大笑:“掌柜的,甭怕。刘掌柜包了你的院子还在其外,我呢,还给你留点镇邪的物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