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果不其然,这堆狼肉、豹肉吃下去,众位哥们弟兄数日内变得筋强骨壮,体健身轻,精力旺盛,连刘掌柜也搞不懂到底是怪物的肉神奇还是大家伙儿听了郑学士的话被鼓舞。无论如何,大难过去,得了赏银又没耽误运货,在宣化府盘桓近一月,刘掌柜与郑学士商议好,众人满载而归。

  哥们弟兄们经此大难,更加心齐,一路之上平坦顺利,走到刘家老店,二掌柜摆酒接风,大家伙儿又是豪饮一番,将路上险阻细细备说,令二掌柜咂舌不已。踏雪上路,已然深冬,刘掌柜专门预备了一辆大车,跟郑学士聚在一处,叫大杨赶车,每日里聊得热络。这天看看北京城近,刘掌柜又请郑学士说说大杨手里这根不起眼的鞭子,郑学士大笑道:“刘掌柜,岂不闻智者多忧?你此次已然得了不少物件,就别打听喽,大杨这根鞭子,日后自然有它的造化。”


  车辕上的大杨问:“学士公,我忽然想起件事儿,上回咱们在尖站临走,我摇了一个什么‘讼卦’,您说不利涉山水大川,利见大人,最后是个‘终凶’,这次咱们末了却除了怪物,得了些宝贝,还安然无恙,是不是卦象不准呐?”


  刘掌柜最爱听些神神叨叨的事儿,一听这话来了精神,也凑过来静听。本以为郑学士说的卦象不准,不料他淡然一笑,指着大杨道:“大杨不说,我险些忘了呢。照你的摇的卦来看,确实跟咱们末了结局不同,不过,大杨兄弟、刘掌柜,可知,易理本身就在于变化,这‘讼卦’的变卦中还有一节,讲得是:‘讼,元吉,以中正也’。另外……”郑学士闭目微笑了一会儿,猛地睁眼望着疑惑地大杨片刻,说:“大杨兄弟运气好!”


  “运气好?!”刘掌柜张着大嘴笑的十分尴尬,他没想到郑学士说出这么“粗”的话,像个在赌坊里的赌徒。


  “对,一来大杨兄弟神鞭在手,二来么,就是运气好,此运非你本身自有的运气,乃你父祖辈上的运,常人说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是也。”


  “这、这何以见得呢?”刘掌柜莫名其妙盯着大杨瞧了很久问。


  “讼卦本来还有:食旧德,贞厉,终吉也。旧德,除了大杨兄弟自身的豪侠仗义,临危不惧,不是还有其父祖辈的阴德么?”


  刘掌柜听了还懵懵懂懂,大杨闻言好似头顶炸了个焦雷!猛然想起父亲杨爷多年前的奇人奇遇和前尘往事,心下大震!一股又酸又辣的血气冲得他两眼涌泪,哽咽片刻,装作咳嗽赶紧用袖子抹了,瞅瞅仿佛心照不宣笑容神秘的郑学士,不禁抱拳拱手,大起知遇之感。



  回到京城,交卸了货物,刘掌柜对郑学士不敢怠慢,选了两卷上好的海龙皮、水獭围领,恭恭敬敬亲自送他回府,以表一路安稳人心、救命之恩。到了他家,临别之际,郑学士对赶车的大杨笑道:“既然知道了我家门,以后有事尽可来找我,过些日子,我也要去拜访你呢。代我向令尊、令堂致意吧。”


  刘掌柜回了皮货铺,再次摆酒感谢老崔、大杨一众人马,每人特意多给了三倍的赏钱,每人一身新冬衣。吃饭酒饭,大杨喜滋滋摔鞭赶车回了右安门外的家。杨爷夫妻俩一见儿子回来,大喜过望,看看风餐露宿这么久,又高又壮的儿子,四姑娘撑不住抱着儿子嚎啕大哭,边哭边喊:“儿啊……你可叫妈想坏啦!我、我多少次做梦你遇上了歹人,哎,说给你爹,他也听不明白!这下可好啦!快着,叫妈好好看看!”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把儿子看了个够,发觉大杨不仅没瘦,还高壮了不少,红光满脸喜气洋洋,这才 放了心。杨爷说不出话,咿咿呀呀围着儿子只是跳,大杨心里热乎乎的跟揣了个热腾腾的烤白薯,赶忙卸了车,把银子、物件拿回屋。

  摆上酒菜,大杨掏出一封封包裹严实的大洋,足有四百多块呢,全交给四姑娘,笑道:“妈,这次可真没白跑!您瞅瞅,养活您二老的银子不都有了?!哦,您给留出五十来,我有用。这些是掌柜的给的”把狼皮背心、狼怪老怪内丹、那张十分漂亮的豹皮铺了一桌子。四姑娘和杨爷目瞪口呆望着一桌子五颜六色奕奕放光的物件,傻了。


  大杨跟杨爷饮了几杯热酒,就把一路上惊险说了一遍,杨爷两眼发呆,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末了双目热泪直流,拉着儿子说不出话,四姑娘吓出一身冷汗,想哭又不敢,只坐在那念佛呢。半晌期期艾艾说:“哎!儿啊,你这不是跟你爹当年……哎!!往后可别跑远道了,好也罢,歹也罢,赚得钱多也罢少也罢,咱们一家三口团团圆圆平平安安比啥都要紧!”


  “知道了!”大杨故意没敢说的过于凶险,见二老还是心惊,赶忙换了笑,把郑学士的话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又小小吹嘘了一下家里的大鞭子,二老这才转忧为喜。四姑娘听说郑学士给的药能治杨爷伤残毛病,合掌念了不知多少声佛,一个劲儿催着大杨快快操办,等医好了丈夫,一定要给郑学士立个长生牌位,永远供奉。又抹泪笑:“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这回挣来这些银子,我和你爹可得好好琢磨琢磨,给你说个媳妇儿,我们还等着抱孙子呢!”


  “哪里说这话?妈!先医我爸的病要紧!”大杨不好意思挠挠头。杨爷乐得手舞足蹈。一家人又说又笑,寒风刺骨,冬夜静谧,杨家小院昏黄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