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休息两日,大杨便赶紧照着郑学士给的方子和狼怪内丹采买药物,预备给老爹医伤,四姑娘也没闲着,把儿子嘱咐他做的狼皮背心找了块壮实的粗布,用大针线密密麻麻缝了个背心,将狼皮嵌在胸口之处叫大杨穿上,还甭说,这么小个背心一上身,冰冷刺骨的大冬天里,大杨就觉得前胸像揣了个火团,又热又舒坦,热的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简直省了棉衣呢。


  那张大豹皮,四姑娘瞧着太扎眼,不敢自用,跟大杨商量要卖了,他可不干!咋说也是郑学士的一番好意不是?再者说,这玩意儿价值巨万,谁买得起?也叫老妈合着土炕做了块棉褥子,白天给杨爷裹腿,晚上叫老两口御寒。四姑娘照样做了,谁知铺上去一试,特别熨帖!杨爷那双残疾的腿,见天暖洋洋地出汗,温热通络,内外热气攻的他连身子上也老见汗。到了晚上,屋外冰天雪地,老两口躺在土炕上,只盖一条薄被子,还热的浑身热气腾腾,这下连煤球也省了,喜得二老这才晓得儿子这是带回来块宝贝呢。


  跑了几天,终于配齐了郑学士药方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药:炉灰、古墨、藏红花等等,又买了些葱姜,先配了几料,在屋里烧了一大锅,大杨穿着小背心,亲自给老爹杨爷又洗又熏,又给老爹吃了两顿,看起来毫无起色,大杨寻思:莫非是老爹残疾太久?谁知第三次熏洗,杨爷双手比划着,意思是身上发痒,大杨仔细瞅瞅,不禁大惊:原来老爹双腿筋骨伤残处,都长了一层血泡!痒地杨爷手脚乱挣,想挠又不能,十分难受。


  大杨觉得奇怪,怕有什么不妥,赶忙赶了车去郑学士家询问,郑学士笑道:“不妨事!大杨,你回去照方抓药,照我说的绝无关碍。等你父亲好了,我还去看他呢!”大杨说:“学士公,上回在宣化,刘掌柜问起我家这根鞭子,您咋不说来历呢?嘿嘿,我也想听听,好叫我爹也知道,其实,听我妈说,这鞭子还是别人送的呢!”


  郑学士笑道:“呵呵呵,大杨兄弟,你太着急了。岂不闻宝物不可轻泄于外的道理?这鞭子跟那些怪物皮毛不同,是大有来历,我也只是略知一二,近来无事,正查阅古籍研究呢。刘掌柜是商家,商家莫不重利轻义,一张豹皮他还看的比天大,说了此物来历,他更得惦记在心,何苦呢?再者,你是平民百姓人家,这物件万一漏出去,对你家不利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古往今来莫不如是。放心,待我研究清楚,自然要跟你和你爸细说,咱们爷们的缘分还长呢。”郑学士留大杨吃了饭,又送了两样点心才叫他回家。


  大杨放了心,不管老爹杨爷如何刺痒,还是见天用药。果不其然,到了第二十天,血泡萎缩,杨爷双腿筋骨处,密密麻麻涌出些亮白色的小水泡,更是又痛又痒,再过三天,小水泡干缩结痂了。又三天,杨爷从膝盖往下,竟然像蛇蜕似得脱下两张浅黄色又皱又粗的皮,露出光洁干净结实的皮肤!四姑娘激动地上前摸了摸,脚踝脚骨处,竟是完好无损,原先上头留下的红紫伤疤、黑色伤痕一丝不见,宛如再生好人!


  杨爷也喜得蹦蹦跳跳,加上内服配制的小药丸,见天觉得浑身筋强骨壮,一股热乎乎暖流从丹田涌出,上走膻中、咽喉顺达双臂双手,下走气海、会阴过膝盖直达双脚,这股暖流越来越强,到了一个月头上,用药完毕,杨爷晃晃膀子,竟然比年轻时还有力气,气血强盛、身健体壮不输儿子呢!


  这一个月来的变化,看的老街旧邻们都傻了:原先那位受了重刑,又疯又傻、拄着棍子拉拉垮了一瘸一拐的杨爷,又回到了大家伙儿的眼里!瞅瞅,杨爷一出街门,除了看起来年纪大了些,可腰背挺直、双臂粗壮,大脚丫子踩在地下噗噗地,挺胸抬头红光满面,晃着膀子两眼冒光,不仅恢复成好人,举手投足干点粗活,简直跟小伙子似得精气神十足!连被割了舌头的嘴巴也能简单说出点似懂非懂的话语,这可叫大家伙儿又惊又喜,都纷纷背地里嚷嚷:当年多么憨厚仁义的杨爷,受了冤屈苦难小二十年,如今苦尽甘来,这必是好人有好报,得了上天的护佑,神佛的保佑!


  有的也纳闷:难道杨爷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咋一下变得这么好了呢?!老少爷们众说纷纭,只有杨爷一家心知肚明,暗中乐呵,一家人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少有的好运,仿佛降临了这个多灾多难的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