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春去秋来,再逢寒冬,足足洗了一年多衣裳,这天,大杨又来了邵大爷家,却见院里并没有衣裳,连那些硕大的木盆也不见踪影,邵大爷一身玄色细布棉衣,背着手在院里散布,一抬头瞅见大杨,微笑招手叫过来,一摆手:“走,咱爷俩今儿喝一杯去!”


  大杨挺诧异:这老头今儿怎么改脾气了?进了屋爷俩坐下,大杨一瞅,嚯!桌上满满都是酒菜,咽了口唾沫问:“您老今儿是咋了?还摆了这么一桌席?嘿嘿。”


  “咋?你小子傻不唧唧干了那么久的活儿,今儿吃我一顿,也该当的。也算给我践行啦!”老爷子端起烟袋,大杨赶忙给点上,眨眨眼问:“您老这是要出远门?啥时候走?用不用我送送您?”


  “嗯?哈哈哈哈……”邵大爷哈哈大笑乐得前仰后合,浑身乱抖,笑得大杨傻愣愣直挠头!半晌才格格笑着说:“我老人家不是出远门,是要走啦,人老啦,都有这么一步。你个傻小子,真是个木棒槌!小子,快吃吧!”邵大爷也不知咋了,不断给大杨夹肉夹菜,大杨正饿着呢,也不含糊,甩开腮帮子左右开弓,如风卷残云般,大半桌菜肴都进了他的肚子。俩人又喝了几杯酒,大杨觉得今儿邵大爷挺奇怪,只顾抽烟喝酒,并不怎么吃,自己吃了那么老些,抬抬头,不时就见邵大爷锃亮的小眼儿不住打量他,那眼神里,带着些意味深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杨吃饱了,舒舒服服想打个饱嗝,看看邵大爷又赶紧忍住了。邵大爷慢吞吞端起茶杯喝了两口,笑道:“小子,我要走了,这几天你得给我帮帮忙,还有点事儿嘱咐你呢。”

  “走?”大杨给他斟满酒,看看邵大爷满面红光,似悲似喜的眼神,猛然打了个寒颤!“您、您这是要……”


  “再喝一杯!”老爷子跟呆在当场的大杨一碰杯,“吱”一口干了,点头道:“不错,佛家说涅槃,道家说羽化,咱们老北京说:嗝屁着凉大海棠,脚巴丫子蘸白糖呵呵。就是个‘死’字。”


  说到“死”字,屋里一时陷入死寂。大杨吓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两眼呆滞目瞪口呆,瞅瞅眼前精神头十足,有吃有喝的邵大爷,晃晃自己脑袋,觉得像在做梦。邵大爷不像说笑话呐!好不当秧的,怎么说到这个了?!再瞅瞅吧嗒吧嗒抽烟的邵大爷,大杨笑了:“您、您可吓坏我喽!感情您是逗我玩呢!”

  “哼,”邵大爷冷笑一声:“我可没那个闲工夫跟你小子逗咳嗽!人老了,都有这么一天啊。咱又没吃太上老君八卦炉里的九转金丹,还能长生不老?”

  大杨心里猛地一沉,说不上的慌张、沮丧,带点感慨伤怀的热流顿时涌上来,一把拉住邵大爷:“您、您没吓唬我?您是得了啥病还是咋了?有病咱……”

  “坐下!”邵大爷不理大杨火急火燎的动作和夺眶欲出的热泪,缓缓说:“老子没病没灾,到时候了,就得去喽。跟我待了这么久,还跟个老娘们似得哭唧唧的!有泪给我憋着,听我说!”

  “嗯……”大杨一肚子肉菜满腹凄惶,回想这些年来虽没拜在邵大爷门下,只帮着他运土、挑水、洗衣裳,吃饭喝酒闲聊天,早成了亦师亦友的好朋友,一旦说到生死离别,哪能忍得住?一股哀气憋得他满脸涨红,眼泪扑簌簌砸落在地。


  邵大爷也不看他,自顾自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都八十多了。外头人不知道我岁数,我自己个儿的身子,自己有数。你小子,是个实在人,看人看行,听话听音儿,这些年接长不短来我这儿干活下力气,从不打折扣,从无怨言,不含糊!我都瞧在眼里了。吃完饭,陪我去清华池洗洗澡,回来,我收你为徒。”


  “啊??”大杨全身一震,猛地跳起来,不相信自己耳朵似得看看安然稳重的邵大爷,结结巴巴说:“收、收我……”